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三十二章 侧击
  怔了半晌,温文躺平身子,在单清澄看不见的一面扬起一抹牵强的笑容,揶揄道:“单老师现在是饱暖思淫|欲了吗?”

  单清澄笑吟吟地伸出一根手指摇摇,“老师提问时间不要打岔。”遂又单手支着脑袋调笑道:“温校长是想选择罚不责众还是自觉点儿负荆请罪?”

  “单老师的责罚方式着实让温某受宠若惊,”许是受不了单清澄半带玩味的眼神,温文半坐起身支着身子侧头居高临下道,“若是单老师向来都是如此,那想必许多人会乐衷于犯错。”

  “为什……”话开了头单清澄便选择了中止,嘴角的幅度愈发明朗,这一袭话的内容不细闻还真觉察不出当中的酸味。她虽然爱嬉戏打闹,可从不把这档子事儿归类到可以娱乐的范围内,天知道她有多在意自己的清白。以前和人稍有暧昧倾向,单清澄逃得比谁都快,不然第一次的亲密接触哪会让面前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捡到了。

  一时间卧室陷入尴尬的沉默,温文还在自顾自地懊恼自己方才过线的管辖,然而脑子里却不受控制地联想一些令自己不怎么舒适的画面,且不提单清澄是否同沈思远提过相似的要求,单有这一种想法亦或是处理方式就昭示着单清澄潜藏的危机……

  感觉到外力的牵扯,温文猝不及防地侧倾而去,待她下意识地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然是半伏在单清澄身上,她半参杂着无奈道:“单老师,我要是没及时撑住身子,到时候可不是皮外伤这么简单。”

  单清澄嘴角噙着浓郁的笑意,微眯的双眸专注在面前即使是保持这样的姿势仍然淡定自若的人。床头昏黄的灯光打在温文一如既往冷峻的侧颜上,明明是如此柔和的灯色却没能同化温文的脸色,单清澄心底暗想着温文此刻纠结的情绪便是一阵窃喜,谁说木鱼脑袋不会开窍的,只不过是细微得难以察觉罢了。

  “温文。”

  她不可能宽宏大量到能够谅解温文的不告而别。

  “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如果有机会,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苦苦痴等,一定会追上去问个究竟,因为她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渴望得到解答,然而结果却是不能……如果没有沈思远在一旁为她出谋划策,她不可能会耐下自己的急性子,甘愿于从第三方知晓温文的消息,然后努力说服自己,潜移默化自己刻定温文值得她去等……

  “我不知道你对我的好是独特的唯一的还是你对谁的如此。”

  她可以坚强到为温文收心敛性,孤身在c高奋战,然而她却脆弱到因为温文表现出对自己的淡漠而胆怯,不断地、重复地询问自己,是不是该停了,这样的思想、这样的情感,人家未必能够理解不是吗?最终被归类到独角戏中……

  “但是我是第一次厚颜无耻地跟人提这样的‘惩罚’,仅仅——只对你。”

  话音刚落的那一刻,单清澄难掩心底的羞赧,双颊渐渐映出了绯红,她渐渐松开了按压温文后脑的手,安逸地享受起此刻不知适不适合享受的柔软。紧闭的双眼无法让她看清温文此刻的神情,然而即使是她松了手也相贴的双唇让她稍稍放下了心,起码温文没抗拒地起身不是……

  温文与其说她是顺从还不如说是还没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唇瓣上既温热又柔软的触感足矣让她大脑当场当了机。再加上单清澄方才那一番话,可能温文一时间不能够理解所有,但是最后一句温文理解得特别通透,只有自己……单清澄如此,只有自己……

  一席话,一个动作,让温文彻底失去了引以为傲的从容状态,迷失了自己的心智。也许是夜太沉,也许是光线太柔和,也许是人太暖,也许……是太可口……让温文起了想要再细致品尝的心思。

  单清澄猛然推开温文,捂着嘴侧身闭眼躺好。方才唇瓣上传来的一片滑软触感灼烧着她的感官,沈思远谎报军情!谁说温文木讷的,分明就是得寸进尺的登徒浪子,她本就只是构想两人浅尝即止的画面,谁会想到温文会突然……

  “单老师可是对我的服务不满意?”温文惬意地整理微乱的上衣,靠在床头垂眸望着单清澄的背影浅笑,揶揄道,“单老师对我提出的惩罚是吻你对不?”

  “是又如何,温校长,惩罚已经结束了,现在是睡觉时间。”

  单清澄沉闷的嗓音惹得温文嘴角不住地上扬,害羞直说便是,一面牵强地巩固自己的“主导”地位,一面又耳赤地背过身子掩盖,这样的欲盖弥彰竟让温文觉得她可爱得无以复加。

  “不不不,单老师。亲——是一开始那样碰一碰,而吻……”刻意顿了顿,温文在她身后躺好,支着脑袋凑到单清澄滚烫的耳朵边低语道,“我正要进行,单老师就推拒我了……”

  “温文!”

  “哈哈哈哈——”

  温文闪躲着单清澄呼啸而来的枕头,猖狂的笑声掩盖不住她心底的喜悦,然而这份喜悦是因调侃单清澄而来还是因为亲吻,便不得而知了。

  总而言之,今夜——温文与单清澄皆是赢家。

  之后几日,温文开始如半年前那般与单清澄频繁来往,唯一令她觉得不寻常的就是现在看在自家进进出出的沈思远愈发不顺眼,三天两头地给沈思远挑毛病,对他提出的要求愈发苛刻。

  沈思远独自那儿纳闷自家姐姐为什么游了学回来性情有些突变,但是又看到她和单清澄打得风生水起便抛之脑后。女人不都有那么几天不顺心喜欢耍点小脾气,哪有关系到温文终身大事重要?

  下午,沈思远游手好闲地出去闲逛回来,正琢磨着是不是该请单清澄来家里作作客吃吃饭给两人制造一些契机,就收到来自温文的短信。

  温文:今天不回家,除了不要打搅我之外其他你自己随意。

  ……

  单清澄一下了班就被温文拐进车里,一路神秘兮兮地不肯对她透露半分约她出来的意思。尝试几次无果之后,单清澄随性当图了个清闲,在副座上闭目养神休憩。

  温文抽空往身侧瞅了一眼,对单清澄几近怄气的表情忍俊不禁,不再故弄玄虚开口道:“单老师还记得上一次我们讨论过的奖励吗?”

  “吻我?”单清澄想也不想地脱口而出,听到温文的笑声才睁眼怒瞪,“温文!”

  “那个是惩罚,不是奖励,单老师。迟到的人哪还有被奖励的道理。”温文强忍笑意,渐渐地缓下行驶速度,虽然她对自己车技有把握,但是跟单清澄这样语出惊人的孩子聊天事,在盘山公路上还是注意些为好。

  “某人一声不吭离开那么久,还想我的记忆停留在半年前吗?”说这句话时,单清澄的语气不自觉地带上了嗔怪,她赌气似的撇嘴不再看温文。

  “嗯,我的错。”温文欣然应下,提醒道,“有关于单老师职业的,再好好想想?”

  “我?”瞟了温文一眼,单清澄淡淡地开口,“那就只有四轮车了。温校长把我拐到山顶,荒山野岭的,你是想大变戏法给我变出一个四轮车来吗?还是说我现在坐着的这辆归我了?”

  在单清澄说话之际,温文恰好把车停在空地之上,对单清澄别有深意地笑笑,率先下了车,“单老师稍微变得聪明一点了。”

  温文待到单清澄下车跟着来了才打开后备箱,取出幼儿自行车摆好,再不急不慢地拿了两个辅助轮装在自行车上,遂又眯着眼对单清澄笑道:“四轮车,单老师可满意?”

  谁知单清澄二话不说调头就走,打开驾驶座的车门作势要将温文抛下独自离去。温文眼角噙着笑意跟上去,“怎么了,单老师要是有哪儿觉得不喜欢我可以慢慢改装。”

  闻言,单清澄猛然蹲下脚步,回身对她说:“温校长瞧我如此曼妙的身姿,那个御座装得下我这个大神吗?”

  “开车可是非常需要注意的,当然是什么样的心智配什么样的车了。”温文说得义正言辞,不顾单清澄脸上变幻莫测的脸色,待到单清澄快要爆发之际温文便见好就收,继而道,“明后天双休,单老师陪我看看日出可好?”

  说罢,她有意无意地扫了眼仍开启的后备箱,里面另一个箱子里安然地放置着一个未搭建的帐篷。同单清澄提出这样的提议,其实温文自己心里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只是想了,然后做了。

  “看日出啊……”低喃一句,单清澄皱着眉头回想,“好像上一次去看日出是跟思远一起吧……也确实有一段时间没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