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三十章 猜忌
  温文言简意赅地传述完此次会议的目的便结束了会议,便送同来的男子到停车场。

  而在场的老员工心底无一不是认为——温文好像从没离开过,她一直都是c高的校长,只不过是出了一次较长的差罢了……

  那些曾经习以为常的教职工纷纷起身离去,早以为这种快节奏的会议已经习以为常。

  “c高有温校长,上头一直非常看好。”男子解开车警报,在车前站定,“他们让我代为转达一句话,说是你能够明白——温校长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有机会再会。”

  “再会。”温文清冷地同他握手,目送他远去才回阔别已久的校长室。

  里面的格局与她离开时并无区别,毕竟c高的校长一职在她主动辞去之后便一直是空缺之势。

  在她离开t市之后,她才抛开杂念沉寂下心想清楚,她的父母即使再有权势,也切莫不可能将手从t市伸到c市当中为所欲为。当初一头扎进破案与保护单清澄当中让温文看漏了情势上的漏洞,她非常清楚,单凭她们家,c市不可能对这件事发生之后还不闻不问如此之久。

  如今一传十十传百的社会,只要有心,这个重磅消息曝光出去绝对是刷新月绩的好契机,然而——并没有。

  莫不是上头有人施压,谁会错过此等绝佳的机会。

  出国游学期间,某大人物下马,与此同时c高副校长被革职,料是温文再“不谙世事”也懂了是什么事情。

  三人重重联手,一为心理问题,二为利益问题。从调出考题内容,到毁灭传输工具,再杀|人灭口、医院反击……真是环环扣环环,根本让人应接不暇。

  当下已经真相大白,可能丑闻毕竟是丑闻,高度施压的情况下谁又能奈他们何?他们给温文开出的条件便是,让她复职,但是不可能公开半年前c高的重大事件从头至尾的缘由,不能为温文公开洗清污点。反之,温文另谋高就。

  要么隐忍,要么残忍。

  向来孤傲的温文万万不可能答应这般不平等条约,然而这次她让了步。不是为c高校长这个头衔、这个职位,也不是她费尽心思种植的桃林,而是半年来与家中通话时沈思远必提的人——单清澄。

  此刻,单清澄似乎对温文的回归也只有开始那一瞬的惊诧,遂又没事人一般同其他老师嬉笑,漫天说地地谈论不着边际的事情。手机震了震,取出,她一眼便瞅见这个被她半年记得倒背如流的号码。

  温文:下班一起吃个饭。

  陈述句,命令的口吻——这是单清澄从这只言片语中解析出来的温文,她轻笑一声把手机收好放入口袋,一面继续随意地聊着天,一面低头写教案。

  年关将近,c市即使是时不时地飘雪,也抵挡不住人家对新年的热忱。尤为老师和学生,他们共同的期待之一必然包括寒暑假。

  炮竹声不及幼年时所见的那般频繁,但是这些一点也不会削弱单清澄对年末的希翼。忙忙碌碌大半年,暑假都没如期过得那般美好,现在心态调整正常,又怎会再错过。

  下了班,单清澄同他们道别之后便背上包离了学校。

  一路驾轻就熟地绕到公交站,单清澄琢磨着今晚是出去犒劳下自己吃顿大餐,还是坐车去超市采购一番再回家慢慢烹饪。

  如今,漫长的等车与公交排队长龙皆不会引起单清澄的不适,长时间的如此,让她已经全然适应现在的生活节奏。

  学校内,因为公事在下班时拖沓了一下的温文再急匆匆去找单清澄时,已然没了她的踪影。温文眯起眼,想给单清澄打个电话,又忍住,加快了脚步小跑前往公交站。远远地,她便看见单清澄排在人群中,不疾不徐地随着人潮挪动。

  步伐一步步减下直至停止,温文深深地凝望了她一眼,每一刻迟疑地回身返回学校,驱车回到自己阔别了半年的家中。

  停好车,温文正要拿钥匙开门,就见门从内被开启,沈思远一边手系围巾一边跺脚穿鞋,见了温文愣了愣说:“回来了啊,饭做好了,我今天晚点回来。”

  “你要去干嘛,回来晚了就睡客厅,我要倒时差别吵醒我。”摆摆手,温文错开身绕到玄关,换了鞋径自往厨房走。

  “约会啊。”沈思远说罢,伴随着一声关门声,他已匆匆离去。

  怔怔地,温文取出保温着的饭菜放到餐桌上,无言地叹息,也难怪不理会自己去坐公交车了……

  餐后,温文稍微收拾了下便洗漱躺在床上补眠。半年来,她虽然半点都没跟单清澄联系,可是有关她的讯息却能够从沈思远口中不绝于耳地获取。不但不能忘却,反而有更为浓郁的思切心悬。

  接下来几日,急性子的单清澄和慢调子的温文开始了无休止的持久战。温文自从回归那天约过单清澄之后便再无动静,这样反倒让单清澄更为沉不住气。不过是冷落了她一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