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九章 慎重
  深夜时分t市飘起了绵绵细雨,温文一行人在沈旭尧的车里不疾不徐地往家中进发。一路上,沈思远专注于手机中不亦乐乎,即便是开了静音模式,一阵阵震动在寂静的车厢内显得格外清晰。

  就连一向寡言且对沈思远疼爱有加的沈旭尧也忍不住开口劝阻道:“思远,少对着点手机,对视力不好。”

  “只是聊天而已,我会注意的。”

  沈思远乖乖应下,收起手机惬意地靠在车座上,嘴角的变化难以掩饰他此刻雀跃的心情。

  反倒温文和他形成鲜明的对比,不但变得愈发得少言寡语,就连面容也是清冷得令人颤栗。

  下了车,沈思远和温文首先往家门走,而沈旭尧则负责去停车,没由来地,温文向沈思远提问道:“你最近和单老师熟络起来了?”

  听到温文提及“单老师”三个字,沈思远立即来了兴趣,他误以为温文开始对单清澄上心,极力地推荐起来,“对啊,单老师各方面都不错。人长得好又谦虚,还十分贴心、善良。私底下幽默风趣,认真起来又有别具一格的魅力,这样的好女孩可不多得。”

  “是啊,那就更要好好珍惜。”温文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正要从身上摸索钥匙才惊觉因为礼服的原因,她什么都没带。

  沈思远了然地拿了钥匙递交给她,继而不懈地努力,“是啊,有没有……”

  沈思远剩余的两个“心动”还没说完,温文便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声音也低了下来,“妈睡了,进去小声点。”提醒完毕,她才打开门,俩姐弟蹑手蹑脚地换了鞋便各自回房。

  刚洗漱完毕换了睡衣上床,温文就发现一晚都闲置在家的手机不断震动,她扫了眼来电显示,接通凑到耳边,平平的声线听不出任何情绪,“单老师。”

  “刚回来吧,累吗?”

  对于单清澄的关心,温文并没有多大的感触,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沈思远告诉她的,“还好,单老师这么晚打过来,是因为我一天都没反应然后就睡不着了吗?”

  “才、才没有。”单清澄不自然地结巴了起来,她把半个脑袋缩到被子里,有时候她恨透了温文某些方面的敏锐和口无遮拦,然而最为关键的方面又木讷得要命。

  “原来单老师这么需要我。”习惯性地调侃完单清澄,温文陡然惊觉不妥,长久的沉默让双方都不知该如何开口打破。单清澄是因为羞赧,而温文则是因为尴尬。

  毕竟在温文眼里,单清澄和沈思远是郎有情妾有意的状况,她继续如此,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忆起单清澄压在自己身上那晚,一句“我只是想知道而已,你很清楚我对你产生了依赖感,但是你是出于什么心理来帮我我却不得而知,时间久了,我会不知道该如何跟你相处”仿佛犹在耳畔,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相处?一开始沈思远是被默认成自己的男朋友出现在单清澄的面前,而后自己对她呵护备至且言语上的揶揄,至今沈思远和单清澄之间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分,是因为担心他们在一起了,而温文继续像以前一样对待单清澄,会让她不好拒绝又左右为难吗?

  “单老师。”踌躇半晌,温文决定问个清楚,免得三方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你是有一些话碍于我,所以才没说出来吗?”

  闻言,单清澄惊诧地瞪大双眸,她猛然坐起身,温文是发现自己对她的感情了吗?莫不是木鱼脑袋开窍了?

  若非不是,单清澄的回答明显会让自己趋于下风,而且且先不谈会暴露自己对温文暗藏的感情,就连以后的相处,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了。

  对于毫无感情经验的人来说,单清澄十分不愿意在没有确定温文对自己的感情的前提下跟温文说她喜欢她,一是不想连朋友的身份都失去,她舍不得,二是太过鲁莽草率,结局无法掌控。

  倘若是呢?这是温文对她难得的试探呢?错失了这个机会,她还要再等多久?思想上挣扎许久,单清澄决定不细解释,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个,“是。”

  “好,我知道了。早点休息吧单老师,晚安。”

  “晚……安。”

  怔怔地盯着已经断开通话的手机,单清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忐忑有、失落有、紧张亦有。就这样结束谈话内容了?后续呢,是什么,然而温文没有留给她任何讯息。

  而温文在睡之前,给之前等待的号码作了回复。第二天清晨,天刚灰蒙蒙亮,温文便已起身,她熟练地搬出行李箱,将日常用品和衣物简单地整理到其中便搬着行李下了楼。

  她在厨房里拿了面包和牛奶解决完早餐问题,便坐到了沙发上,而昨晚发送的讯息也有了回复,对方效率极高,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步温文之后起床的,是温瑟。温文望了眼走出房门的人,似乎对她在自己后面起床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怎么起这么早?”温瑟降低音量,按理来说他们三人昨晚那么晚回来,怎么也会补眠到十点钟才是,她视线一眼便落在沙发旁的行李上,眉头微不可察地敛起,“你要走?”

  “嗯,教育局安排我出国游学。”温文不咸不淡地回答,起身抱了抱温瑟,低喃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你都已经决定好了我还能说什么,我知道你一向自主独立,但是有事还是要跟我们说,别一个人抗,知道吗?”温瑟拍拍她的肩膀,她的女儿越大越不中留。不过向往外面的世界也是好的,只怪自己过于不舍与袒护。

  “嗯,飞机票已经订了,等不到他们起床,你帮我跟他们说。”

  说罢,温文理了理温瑟的衣服,大抵是陪温瑟久了,她竟产生了难以启齿的不舍。

  温瑟将她送到门口,望着女儿渐行渐远的身影,只得在清冷的早晨留下一抹长叹。

  坐专车抵达飞机场,温文把手机关机,取出sim卡,放到随身包的最里层,然后头也不回地登机,离开了她眷恋的国家。

  既然教育局好不容易给了她答复,她自然是要收心好好珍惜这次机会。游学中,一面吸收知识,一面散心,也是不错的选择。就是不知道没了她这个绊脚石,单清澄和沈思远的感情进度会不会顺利一些……

  坐在飞机上,震耳的轰鸣声让温文烦躁地扯了扯衣领,自己最近实在是太过情绪化了,这股莫明的烦躁感让她至始至终都未能搞定出是为什么而来,难道是一直追随着自己的弟弟有了心怡对象,让自己产生了这样的情绪?

  早间上班高峰时期,c市的一处住所炸开了锅,沈思远打电话给自己时,一句“单老师,温文出国游学了”让她顿时面容黯然失色。突如其来的讯息一切都毫无防备、毫无预兆,单清澄怔怔地望着手腕上的手表,一时间五味杂陈。

  前段时间对温文趁热打铁的一些情景如潮般涌来——

  “温校长,听说你家只有一间卧室,我第一次去你家过夜的时候你在哪睡的?”

  “书房。”

  “为什么不选择跟我一起睡在床上?”

  “当时跟你不熟。”

  “那之后又为什么天天抱着我睡?”

  “单老师,那会儿我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

  “温文!”

  ……

  “温校长,时间过得挺快,快放暑假了……”

  “单老师的意思,是想再跟我继续私奔吗?”

  “温文!”

  ……

  原来一切的欢愉都是单清澄自作多情的演绎,她以为这些天的相处下来,温文会对自己慢慢改善,然而依旧是对她只字未提地决定一切,然后付诸行动……

  半年后——

  c高一直空缺的校长一职终于有了安排,而半年前轰动的事件已经被世人所渐渐遗忘,成为了不值一提的往事。寂静的会议室中,各职员工已然就坐,空缺的位置一是校长的主席之位,二则是副校长。

  短短半年,c高的副校长已经悄然换人,之前任职的副校长被革职,具体原因无人得知,没多久,副校长之位就被填补之上,而校长却一直空至如今。

  据悉,副校长是出门迎接教育局派下的人,没多久,会议室的门再度被打开,首先迎门而入的是副校长和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他们身后跟着一位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下面向各位介绍下c高的新任校长——温文。”

  温文沉寂的双瞳扫视熟悉至极的会议室,视线定格在一处,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好久不见,我是温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