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九章 慎重
  深夜时分t市飘起了绵绵细雨,温文一行人在沈旭尧的车里不疾不徐地往家中进发。一路上,沈思远专注于手机中不亦乐乎,即便是开了静音模式,一阵阵震动在寂静的车厢内显得格外清晰。

  就连一向寡言且对沈思远疼爱有加的沈旭尧也忍不住开口劝阻道:“思远,少对着点手机,对视力不好。”

  “只是聊天而已,我会注意的。”

  沈思远乖乖应下,收起手机惬意地靠在车座上,嘴角的变化难以掩饰他此刻雀跃的心情。

  反倒温文和他形成鲜明的对比,不但变得愈发得少言寡语,就连面容也是清冷得令人颤栗。

  下了车,沈思远和温文首先往家门走,而沈旭尧则负责去停车,没由来地,温文向沈思远提问道:“你最近和单老师熟络起来了?”

  听到温文提及“单老师”三个字,沈思远立即来了兴趣,他误以为温文开始对单清澄上心,极力地推荐起来,“对啊,单老师各方面都不错。人长得好又谦虚,还十分贴心、善良。私底下幽默风趣,认真起来又有别具一格的魅力,这样的好女孩可不多得。”

  “是啊,那就更要好好珍惜。”温文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正要从身上摸索钥匙才惊觉因为礼服的原因,她什么都没带。

  沈思远了然地拿了钥匙递交给她,继而不懈地努力,“是啊,有没有……”

  沈思远剩余的两个“心动”还没说完,温文便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声音也低了下来,“妈睡了,进去小声点。”提醒完毕,她才打开门,俩姐弟蹑手蹑脚地换了鞋便各自回房。

  刚洗漱完毕换了睡衣上床,温文就发现一晚都闲置在家的手机不断震动,她扫了眼来电显示,接通凑到耳边,平平的声线听不出任何情绪,“单老师。”

  “刚回来吧,累吗?”

  对于单清澄的关心,温文并没有多大的感触,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沈思远告诉她的,“还好,单老师这么晚打过来,是因为我一天都没反应然后就睡不着了吗?”

  “才、才没有。”单清澄不自然地结巴了起来,她把半个脑袋缩到被子里,有时候她恨透了温文某些方面的敏锐和口无遮拦,然而最为关键的方面又木讷得要命。

  “原来单老师这么需要我。”习惯性地调侃完单清澄,温文陡然惊觉不妥,长久的沉默让双方都不知该如何开口打破。单清澄是因为羞赧,而温文则是因为尴尬。

  毕竟在温文眼里,单清澄和沈思远是郎有情妾有意的状况,她继续如此,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忆起单清澄压在自己身上那晚,一句“我只是想知道而已,你很清楚我对你产生了依赖感,但是你是出于什么心理来帮我我却不得而知,时间久了,我会不知道该如何跟你相处”仿佛犹在耳畔,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相处?一开始沈思远是被默认成自己的男朋友出现在单清澄的面前,而后自己对她呵护备至且言语上的揶揄,至今沈思远和单清澄之间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分,是因为担心他们在一起了,而温文继续像以前一样对待单清澄,会让她不好拒绝又左右为难吗?

  “单老师。”踌躇半晌,温文决定问个清楚,免得三方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你是有一些话碍于我,所以才没说出来吗?”

  闻言,单清澄惊诧地瞪大双眸,她猛然坐起身,温文是发现自己对她的感情了吗?莫不是木鱼脑袋开窍了?

  若非不是,单清澄的回答明显会让自己趋于下风,而且且先不谈会暴露自己对温文暗藏的感情,就连以后的相处,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了。

  对于毫无感情经验的人来说,单清澄十分不愿意在没有确定温文对自己的感情的前提下跟温文说她喜欢她,一是不想连朋友的身份都失去,她舍不得,二是太过鲁莽草率,结局无法掌控。

  倘若是呢?这是温文对她难得的试探呢?错失了这个机会,她还要再等多久?思想上挣扎许久,单清澄决定不细解释,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个,“是。”

  “好,我知道了。早点休息吧单老师,晚安。”

  “晚……安。”

  怔怔地盯着已经断开通话的手机,单清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忐忑有、失落有、紧张亦有。就这样结束谈话内容了?后续呢,是什么,然而温文没有留给她任何讯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