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八章 风声
  在t市相安无事地度过了最后的假期,温文将单清澄送到机场之后,待到她登机才返回家中。

  当晚,温文几近望眼欲穿的等待终于来了消息,可是得知具体之后又并不是如此乐观。放下手机站到窗边,太过专注于考虑全局的她以致于没发现频繁闪烁的手机。

  单清澄盯着屏幕,心底难免有些失落,暗暗揣测着温文是不是已经熟睡……也只有这个答案让她好受些,她担心温文因为那天晚上的话而对自己产生些不利于两人未来发展的想法。

  毕竟,她目前只有越陷越深的份,要想抽身,着实是难上加难。

  手机震了震,单清澄忙收回思绪低头查看,然而来讯息的人不是温文,而是沈思远。

  沈思远:安全问候,到家了吗?

  单清澄:谢谢关心,到了。她呢,睡了?

  沈思远握着手机啧啧几声,温文真是好福气,明明是他去问候单清澄,结果人家心思根本不在他这儿。一路畅通无阻地拐到温文卧室面前,敲敲门,沈思远直接推门进去,“没睡啊?”

  “还没。”拉上窗帘,温文推开椅子坐到书桌前,任由沈思远在她身侧转悠。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你们家小情人找你你是不是都没搭理?”

  “小情人?”愣了愣神,温文恍悟到,起身去床头拿了手机翻了几下,敷衍道,“没注意。”

  拉着沈思远走到门口,温文一点心软的意思都没有,径自将他退出门外锁上门,清冷道:“早点睡,晚安。”

  “哪有这样子的!我才和她聊起来你就把我赶去睡觉!”

  任由沈思远在门外吵闹,温文只是叹了口气才回拨单清澄的号码。从沈思远方才的话中来看,他们俩的关系还发展得不错,这么晚都有在交流……

  “思远去吵你了?”

  才接通,单清澄径自开口。温文微不可察地敛眉,遂又立即松开,“没有,我本来就没睡。”

  “打扰到你忙碌了?”单清澄小心翼翼地试探,突然有些后悔那晚如此冲动地对温文穷追不舍。她宁可后退一步,宁可像以前一样轻轻松松地嬉戏打闹,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没有。刚刚在想一些事情,手机放床上没注意。”在二人接通电话时,沈思远已经消停,温文熄了灯躺下,不觉地温和起嗓音,“到家了怎么还不睡?”

  “嗯,快要睡了。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匆匆放下手头上整理的行李,单清澄快步走回卧室锁上门,特意制造的安静氛围生怕错过温文所传递的半个字眼。

  温文倒是没太多的想法,直言不讳道:“私事,没什么太大的重要性。”末了,她如往常一般关心起单清澄,“怎么样,现在在家里能够睡的着吗?”

  “问题应该不大。”单清澄嘴角的弧度有些牵强,深深地感觉到她想要知道一些事情时,温文片面带过令她有些不适。

  不过温文不跟她说也属正常,她们如今顶多只能算得上是好朋友的关系。

  “那就好。对了……”稍作停顿,温文翻了个身侧躺,“要是思远欺负你了,记得跟我说。”

  “思远?”单清澄不明所以地挑起眉梢,糊里糊涂地应了一声,“哦……”

  “睡吧,不早了。晚安,单老师。”

  “晚安。”

  挂了电话,温文将手机放置到床头柜上再重新躺下,兴致缺缺的她觉察不到任何异常便陷入睡眠当中。

  往后的日子当中,温文将重心放到了家庭当中,使之温瑟的态度转善许多。而沈思远一面被温瑟赶出去面试,一面一有闲暇时间就抱着手机按个不停。

  “你们俩准备下,晚上跟你爸去参加一场晚宴。尤其是你,别只顾着吃喝玩。”温瑟瞪了眼身侧盯着笑嘻嘻的沈思远,虽说她清楚沈思远近期在忙什么,可见他这副模样忍不住地想教育……

  相比较之下,温瑟对温文放心得多,再加上她自主的陪伴,其实只要温文再开一次口要离开t市,温瑟答应她也未尝不可。

  她的女儿啊,既让她骄傲,又让她觉得心涩。

  俩姐弟的性格若是能互换,大抵温瑟可以不用操那么多心。

  “我上去准备下礼服。”说罢,温文站起身径自往卧室走。温瑟毫不怜惜地拍了下沈思远的脑袋,清冷道:“能不能有点出息?”

  “温女士,杜绝家庭暴力……”

  “什么时候你像你姐一样不令人操心,我管都不想管你。”抿了口茶,温瑟见他收好手机才继续说,“你也该上进了思远,我还等着抱孙子。”

  “可我还没考虑那么早……”

  锐利的视线扫过,沈思远自觉地住了嘴,他乖乖地正襟危坐。

  “难不成你指望温文?”拇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手臂,温瑟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那个女孩怎么样?”

  沈思远摇了摇手机,轻笑一声,“很适合。可是温文太木讷,估计很需要一段时间。”

  “收起你的小心思别帮得太过火,具体合不合适不是由你说了算,让温文自己去想清楚自己决定。”

  闻言,沈思远小心翼翼地开口,“温女士,你不反对?”

  温瑟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低语道:“谁知道呢。”

  ……

  是夜,说是让姐弟俩出席晚宴,实则只是露个脸,给主办方一个面子罢了。温文和沈思远皆不热衷于此,被沈旭尧领着同几位重要人士打过照面之后,沈思远便一路护着温文走到僻静之处,他长吁一口气,“想起以后工作了要更多地应对这样的场合,就觉得未来一片黑暗。”

  “爸对你期望很高。”温瑟冷不丁地开口,推搡几下身旁的沈思远,对着不远处端着酒水的服务生支支下巴,示意他去取杯来。

  “外出你最大……”轻笑一声,沈思远了然地快步离去,没一会儿就端着两杯红酒回来,递交、碰杯,“温女士好像最近对你放宽了许多。”

  “嗯。”

  “不趁热打铁跟她说你要回c市?”沈思远提议道,他们俩姐弟之间几乎无秘密可瞒,很多时候都会坐在一起谈论彼此,再交换一些个人的看法。

  温文将酒杯凑到面前鼻翼翕动,再浅酌一口,淡漠的神情看不出一丝情绪,“过段时间再说也为时不晚。”

  “你舍得让你的小情人多等你那么久啊?”

  温文没说话,听到有人走近的脚步声,挽着沈思远更往深处走一些,耳朵断断续续地接受到他人的交谈,“我刚看见沈先生身边带着俩年轻人,应该是他的儿女,你有听说前段时间的事件吗?”

  “哪个?”

  “就是沈先生的女儿是校长,她学校里的一个学生不仅带头大肆地作弊,还栽赃给老师并且谋杀未遂……”

  “听说了,可是不是他女儿查出整件事的原因吗?”

  “官商相护,谁知道真假,新闻里不是说是那个学生主动自首吗?”

  “……”

  牵制着沈思远要回身的动作,温文摇摇头,脸上挂着不温不愠的浅笑。他人的看法如何,他们根本无瑕管制,嘴和脑袋长在别人身上,与自己何干。如若偏执地和其他人理论,反倒是难为了自己。

  “诶,听说爷爷又种了一株桃树,我们有空去看看他们怎么样?”沈思远岔开话题,一手盖在温文挽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领着她远离这片区域。

  人多的地方是非多,他不想掺和其中,但是他至始至终都有一颗要保护温文的心。

  “你安排,要是爸妈那边肯放你走,我倒是没意见。”

  “……”闻言,沈思远垮下脸,近期温瑟和沈旭尧不断地为他安排工作机会,然而他一点兴致都提不起来。别说去爷爷家,连呆在家里沈思远都觉得是在应对各式各样的刁难。

  而c市那头,单清澄下班独自忙碌了好一阵子才拿了电话临睡前给温文打个电话,她隔三差五地如此,几乎快形成了一种习惯。

  然而连拨了好几通,单清澄也不见温文听电话,无奈之下她便打给了沈思远,没一会儿电话就连上,只是对面声音有点嘈杂,“在忙?”

  “跟我爸出来参加个晚宴。”

  眼尖的温文在沈思远拿出手机时就已经发现了上面清晰的“单清澄”三个大字,她漠然地撇开头,想要给沈思远创造单独的聊天空间,又碍于场合问题只得作罢。

  “她也跟你一起吗?”似乎只要和沈思远聊天,单清澄几乎所有的内容都是围绕着温文,而沈思远也乐在其中。

  “是啊。但是特别的无聊,要是你也在就好了,可以带你一起来。”

  “呵——你爸带你们去,我跟着去像什么话。”摇摇头,单清澄大抵是爱屋及乌,对温文的弟弟印象一直不错,两人你来我往久了,聊起天来自然了许多。

  “哪有,当然是以家人的身份一起带着你来,反正是迟早的事。”

  闻言,温文不自觉地敛起眉头,闷不作声地将杯中剩余的红酒全数喝下。如同沈思远带单清澄独自去图书馆那日的烦躁感再度倾巢而出,她不悦地扯了扯衣领,松开挽着沈思远的手默默地保持一定相对的距离。

  家人的身份?沈思远什么时候和单清澄熟络到那般地步,这么快就收了心想要迎娶单清澄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