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七章 破土
  “这话怎么说得感觉这么酸,你也真是大肚,单身男女出去约会,你还坐得住。”温瑟冷不丁地数落起温文,他们都说温文像自己,但是有时候她跟他们一样捉摸不透温文的想法……不过这榆木脑袋像极了当初沈旭尧追求自己时,当初自己的反应。

  她坐得住?倒不如说是坐立难安,温文烦躁地扯了扯衣领,她不清楚自己在烦躁什么,下车的时候就开始有。一开始还以为天干燥热,现在明明坐在空调房内却仍是如此。

  一杯又一杯茶水下肚,温文愈发不耐烦地开始摆弄起手机,他们俩……现在在干吗……

  母女俩静悄悄地坐在客厅内看书,温文翻阅了一本又一本,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专心地投入到书本中,就听到温瑟宛若自言自语的嘀咕,“才三点啊,是不是应该要去问下思远晚上回不回来吃饭……”

  说罢,温瑟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沈思远,她故意坐在温文面前明目张胆地说道:“思远,现在在哪儿呢,今晚回来吗?”

  “图书馆?哦,不回来啊。那你记得带人家女孩子去格调好的西餐厅,毕竟她初来t市,吃其他的话不适应就好了。”特意瞅了眼好似根本没注意这边的温文,温瑟继而道,“吃完送她回酒店,等她进了门确定了安全再走。什么?不用管你姐,直接送回去,都带着人家奔波了一天了还要拖着她来接你姐不成……”

  话还没说完,温瑟唰——地站起身,把面前的书册抱回房放好,然后望了眼地图确定了几处图书馆的位置便往外走,跟客厅的温瑟报备道:“我出去散步。”

  温瑟好笑地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散步?怕是去“捉奸”吧。

  温文一脸阴郁地走在林荫道上,不住地开始拉扯自己的衣领,沈思远说什么t市比自己熟,结果带单老师去图书馆,图书馆那么人烟稀少的位置也……

  思及至此,温文更为烦躁地加快了脚步,沈思远这小子要是敢初次见面就对单老师不规矩,她不拆了沈思远房里的珍藏品她就跟沈思远姓沈!

  如今,温文真后悔当初力护沈思远出国深造。毕竟国外的交往方式开放许多,进展也快许多……

  “该死!”

  低低地咒骂一声,温文阴沉着脸拐进离家最近的一处图书馆,驾轻就熟地走到阅读区,一眼就发现一对并排坐且凑得极近的男女的背影。温文一眼就认出单清澄,理了理衣服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们身旁,“在聊什么?”

  此刻,沈思远正极力向单清澄推荐温文,还拿出以前存放在手里的合照给她看,一面说着温文的糗事一面滑过屏幕,正起劲,就听到温文冷不丁的声响。他惊得把手机锁屏放到口袋里,讪笑道:“没,就看一些网上好笑的评论。”

  闻言,单清澄掩嘴忍不住噗哧笑出声,然而这一笑,更让温文心情直线下滑,跟沈思远聊得这么开心?是不是自己来得很不是时候打搅到她了?

  “你怎么来了?”沈思远端坐在单清澄身旁,两人刚刚因看手机而靠拢的距离如今并没有分开。

  “来借书,然后看见你们了。”

  如此生硬的借口沈思远一眼便看穿,哪有那么巧温女士打完电话,她就追到图书馆来的事儿。刚刚还特地问她介不介意单老师跟自己出去,现在还不是受不了跟过来了。

  “哦,我们相处得挺好的,对吧,单老师。”说罢,沈思远朝单清澄粲然一笑,而对方亦是点点头回以笑容。

  温文在就近的书架上取了本书在他们对面坦荡荡地坐下,视线在书上,然而注意力全在对面的二人身上,更准确点,倒不如说是在单清澄一个人身上。

  温文一来,沈思远没了要谈论的话题,毕竟人家本尊在这儿,他们怎么敢明目张胆地说她什么。再漫无边际的随便聊了会儿,沈思远识趣地还了车钥匙打道回府,“既然她来了,那你们俩聊,我回去跟温女士培养感情。”

  “嗯。”清冷地应了一声,温文望着单清澄将她送到门口又原路折回来,才收了心思转到书上。

  单清澄支着手遮住玩味的笑容,温校长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倒是一个很值得自己深究的问题呢。

  百无聊赖之下,单清澄抽了张餐巾纸折了一株玫瑰,放在掌心伸到前面,“好看吗?”

  “嗯?”温文头也不抬地应和一声,“哦,还行,就是读起来有点枯燥。”她不过随手拿的书,根本没指望内容能丰富到哪里去。

  “……”

  单清澄鼓着腮帮子站起身,单手撑在桌上一把夺过温文手里的书,再将纸折的玫瑰推到她面前,“我是问你这个好看吗?”

  温文瞟了眼单清澄,再看看眼下的花,点了一下头,“哦。”

  “温文!”

  “嘘——”起身,温文把桌上的书归类放回去,然后看着又被自己气到的单清澄,笑道,“花美人更艳。”

  说罢,温文拿了“玫瑰”,顺势牵着单清澄往外走,开车时发现礼品还在车里,盯着副驾驶上正系安全带的单清澄看了半晌,又阴沉着脸把车往家里开,自己独自下车把礼物送到家门口,又马不停蹄地折回来。

  温瑟悠闲自在地放下书本,对身旁剪指甲的沈思远说:“你惹过火了?”

  “我可没,说不定是你添油加醋太狠。”

  “……”

  回了酒店之后,温文一直闷不作声,晚餐也是叫服务生送上门,什么烛光晚餐完全不可能。单清澄虽然不能完全猜透温文在生什么闷气,但是大抵上还是猜得出来,然而她并不打算解释。要知道,当初是温文自己把她推给沈思远的,现在要她反过来哄她?

  她才不要——

  直到入睡,温文在单清澄躺下之后还是自主地将她拥入怀中,“睡吧,晚安,单老师。”

  “可我不困。”

  “……”无奈地叹息,温文好生哄着,“可是很晚了。”

  “我不困——”

  “不要调皮了,乖,闭上眼睛,一会儿就睡着了。”

  然而单清澄不管不顾地挣脱她的怀抱,挣扎着趴到她身上,宛若早上温文对她的那般姿势一样,双臂将温文禁锢在自己与床之间,微扬的嘴角勾起一抹摄人心魂的弧度,“温校长是怎么发现不对劲还救了我的?”

  “巧合。”

  “那又是怎么发现有人要加害我,不惜自己独自一人扛下所有去寻找凶手?”

  “职责。”

  闻言,单清澄嘴角的弧度愈发清晰,一双明媚的眼神渐渐半垂,声音也不自觉地柔和不少,“保护我、陪我睡,也是身为c高校长的职责吗?”

  “朋友不都该如此。”

  “哦——”特意拉长音,单清澄点点头,继续穷追不舍,“可是让我爸带我回去也可以啊,朋友和家人,应该更依赖家人吧,为什么温校长要亲力亲为?”

  一时间,温文语塞,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她索性保持沉默。

  “还是说,温校长是认为,除了自己,你不信别人能够比你更能让我安心?”

  怔了半晌,温文头疼地吁出一口长气,抱着单清澄翻了个身让她乖乖躺回去,“单老师,食不言寝不语,跟你说了好几次了,睡吧。”

  “可是你还没回答我……”

  单清澄大抵是受沈思远的开导出窍,对于温文这种闷骚型的死鱼眼,就应该主动出击,不然连机会都不会有。如果让温文一个人想清楚,单清澄都不确定那会儿她们还会有联系吗?

  “明天再说。”

  “温文!”

  “你再吵信不信我轻薄你。”

  说到这儿,温文就见单清澄挺起胸膛,一脸坦荡荡地说:“有本事你来啊。”

  “……”这回轮到温文凌乱了,沈思远到底给单清澄灌输了什么东西,今天的转变肯定不是突然兴起的,“算了……我睡了……”

  从单清澄身上抽回手,温文难以招架地背过身,然而还在调整睡姿的时候就感觉单清澄轻轻地贴了上来,低不可闻的诉说传来,“我只是想知道而已,你很清楚我对你产生了依赖感,但是你是出于什么心理来帮我我却不得而知,时间久了,我会不知道该如何跟你相处……”

  怔了怔,温文柔下眼眸,回身环抱住,低声安慰道:“没有目的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等以后知道了,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以后?意思是,她们之前有可能会有以后是吗?

  她该抱着那一份唯一且没有可靠性的期待,静候佳音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