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六章 情愫
  聊完电话,温文蹑手蹑脚回了房,床上的娇人仍睡得正香。她瞄了眼时间,七点一刻的时间似乎不需要将单清澄唤醒,没有工作之余,充足的睡眠自然是首要。

  温文坐在床边脱了拖鞋,正准备回被窝里睡个回笼觉,就感觉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随后手腕被一只温热的手包裹住。她正疑惑地回头,却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卡了话语,“醒……了?”

  被牵引的双手撑在单清澄两侧,温文居高临下地俯在她身上,稍稍愣神之后又恢复成波澜不惊。

  单清澄半睡半醒地半眯着双眸,其波澜泛着不易察觉的如丝媚眼,一双柔荑的手从温文手臂上上滑,攀附在她白皙如脂的脖颈上,嘴角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单清澄酥}软下嗓音,“温校长的陪睡可真不尽责。”

  “嗯哼。”

  饶是一贯气定自若的温文也难以招架单清澄突如其来的魅惑,她双臂用力欲起身摆脱当下尴尬的姿势,然而单清澄及时的施压让她只得按兵不动,好心提醒道:“小心手。”

  “哪有人陪到一半就擅自离去的,是我扫了温校长的兴致?”单清澄的右手若有似无地触碰温文未施粉黛的精致面容,觉察到温文欲想摆脱又瞻前顾后的模样,心里竟是说不出的一阵痛快。

  想来,这大抵就是温校长一贯招惹自己的作风,如今风水轮流转,不知道温校长作何体味。

  难怪温文玩得乐此不疲,能够发现不一样的温文确实极其新鲜有趣。

  “单老师睡醒了吗?”

  温文没由来的提问让单清澄摸不着头脑,她要是没醒是如何与她互动的呢?

  “因为单老师尽说梦话。”

  “……”

  轻笑一声,温文将她的手拿下,起身重新躺好再自如地将她拥入怀中,低喃道:“再睡会儿,酒店这么贵,不多睡会儿就太不值得了。”

  “……”单清澄闻言一阵郁结,反揶揄道,“温校长的冷笑话说得越来越炉火纯青了。”

  想哄她睡觉直说便是,还说什么酒店贵不睡不值得……

  挪了挪脑袋枕的位置,单清澄直到可以听到温文细微的心跳声才作罢,她故作不经意地提起,“温校长奔三的年龄还单身家里没着急吗?”

  “急也没办法,感觉来了就是到了的时候,随遇而安。”

  “那你觉得来了吗?”单清澄说这句话时怀着半忐忑半试探的意味,她静静地听着温文平稳的心跳声,心里有种无法道出的委屈,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温文的答案自然是“没有”。

  静默了片刻,温文继而说道:“单老师不也单身,这个年纪可是享受恋爱的大好时光。”

  “跟温校长一样,随遇而安,并不想刻意地去寻找。”

  “嗯。单老师以后可要找成熟稳重且脾性温和的。”

  “为什么?”

  温文抿着唇浅浅地笑起来,“因为这类人才会发现包容单老师的种种,是一件多么耐人寻味的事情。”

  单清澄脸上染上一抹不明的娇红,她紧了紧被子,将半张脸藏于其中。不知道为什么,温文的话仿佛是在悄悄告诉单清澄,她说的就是自己……为了防止再胡思乱想、自作多情,单清澄淡然地岔开,“你说的是沈思远那样的男子吗?”

  “思远?”温文垂眸观察到单清澄似是在娇羞的模样,又结合曾经单清澄时不时提及沈思远,她误以为单清澄对沈思远有意,心中别有深意地琢磨,“他确实不错,不过还是带了点玩性。”

  温文暗藏的含义则是在提醒单清澄,沈思远还没定性,要是以长远来看,他们之间需要下点功夫。

  然而单清澄实则根本不在乎沈思远如何,不过只是单纯的想岔开话题罢了。

  温文见单清澄无意再交谈,看来是听到这个不乐观的消息没了兴致吧,索性她转言道:“睡吧。”

  “嗯。”

  中午,温文带着单清澄吃完饭就将她塞入车内,给沈思远打了通电话让他在家门口等着便驱车回去。

  不过温文并不是带她回家,而是准备让沈思远取走单清澄带来的礼品,然后她们继续“私奔”。

  将车停在自家不远处,温文跟单清澄说了一声等人便拿出手机催促沈思远快点出来。没多久,沈思远一阵小跑而来,开了后座门大大咧咧地做进来,嬉笑道:“来晚啦,不好意思。单老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单清澄文质彬彬的问候在温文眼里就成了她刻意表现的温婉,哪有同自己在一起时的生龙活虎,果然在中意人面前会时刻保持最佳的姿态来博取好感。

  “拿了东西,回去。”

  温文幽然地扫了沈思远一眼,清冷的下达指令。然而沈思远似乎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两人走,好不容易再见到她们俩一起进出,他哪会错过调侃的机会,谁再说自家姐姐只是找个挡箭牌,他第一个站出来说不服!

  “别啊,清澄难得来一次t市,怎么我也要尽地主之谊啊。t市我比你熟,要不,你回家陪温女士,我带她去玩儿?我保证带回来是开开心心、完完整整的单清澄!”

  温文盯了沈思远半晌,又凝视了眼不做声的单清澄,让思远将单老师娶进门也未尝不可,再加上早上沈旭尧提醒自己要多陪陪家人,相较之下确实该给他们独自发展的空间……

  “你是男生,好好照顾她。”叮嘱罢,温文下了车让出驾驶座,然后又觉少了什么继续吩咐,“尽量别太多行走活动,回来了就把车停在这给我打电话,我出来。”

  “好好好,我知道。”沈思远连连点头应下,遂又不确定地试探,“你真的不介意我带她去玩啊?”

  “嗯哼。”温文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进去,“别让人家久等。”

  “哦……”

  坐上车,沈思远尴尬地偷瞄身侧一言不发的单清澄,再看看缓缓走远的温文,突然有些痛恨自己的嘴贱。开什么玩笑不好,现在好了,自家姐姐的老婆被丢给自己了……这怎么解决……

  “呃……单老师有想去的地方吗?”沈思远突然觉得有些头疼,他一板一眼地改回称呼,不敢再越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温文走后单清澄的脸色并不怎么好。

  “随意,你比较熟悉。我可以跟她一样叫你思远吗?”单清澄脸上的阴霾散去阴转晴,她一脸和气地和沈思远交流,然而双眸中的疏离感明显有浓郁。

  “当然可以,我还是叫你单老师吧,刚刚我只是在开玩笑……”

  “嗯,我知道。”就是因为清楚,才愈发的生气。温文根本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跟其他男身男士独处,说到底,她没对自己上心罢了。

  其实单清澄一直都清楚温文对自己没多大的感觉,然而现在现实摆在面前的时候,她又难以掩盖那不断涌出的失落。

  “温文鲜少回家,今天我爸教育了她,让她多陪陪家里人……”思来想去,沈思远开始替温文解释起来,生怕单清澄认为温文不重视她了去……然而,单清澄早已这样认为。

  “嗯。”单清澄在温文的教育下,现在情绪已经收放自如,她转念朝沈思远勾起一抹笑容,“走吧,只要不是游乐场和动物园,其他地方都可以。”

  闻言,深知单清澄为何会如此说的沈思远会心一笑,“好。不过——在出发前,我想问单老师一个问题,可能有点唐突……”

  “不碍事。”

  沈思远一改方才的随性与嬉闹,镇重其事道:“单老师喜欢我姐吗?”

  “怎……”一字说出口,单清澄生硬地收回即将脱口而出的“怎么可能”。轻笑一声,单清澄毫不退让的回视,“是。”

  沈思远手舞足蹈地拍掌,他就知道是这样!果然没有看错!

  “虽然她比较迟钝慢热,但是我支持你!”沈思远启动车,对单清澄说,“单老师,不如我们去附近的图书馆坐坐,我还可以向你透露很多关于温文的事情。”

  “呵——你决定就好。”

  转过脸望向窗外,单清澄嘴角的幅度慢慢下沉,连胞胎弟弟都看得出我的对你的感情,为什么你还没看清,温文……

  另一边,温文突然的到来让温瑟猝不及防,她望了眼温文身后,揶揄道:“舍得回来了,没带你的小跟班?”

  “让思远带她玩了。”

  “什么?”

  温文坐到温瑟面前,沏了杯茶抿一口,幽然道:“思远带她去玩,我来陪你。”

  回来陪自己?开什么玩笑……这副湿身落魄的模样,起码要装也要装得像一点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