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五章 相对
  单清澄听到声音的时候惊了一惊,细想知晓是走错才安下心来。她凝望眼身侧的温文,只见她始终回眸紧盯入口,不得已之下,单清澄才担忧地开口,“温校长,怎么了吗?”

  此刻温文正踌躇着是否要追出去,向自家跟踪上瘾的母亲大人好好谈谈,然而身旁陪伴的人儿着实让她支不开身。温文一方面是不想再说些牵强的理由,另一方面是心里太过在意她的安全问题,“没有,刚刚被人打断我的好事很不高兴罢了。”

  “好事……”低喃一句,单清澄霎时间一股热气上头涨红了脸,她正要从温文身边游开却被人家轻而易举的抓住。

  “去哪儿?”

  单清澄僵硬的撇开头,温文话都已挑明如厮,难不成她还留着等待发生什么不成……

  总觉得,这样子……不大好……

  温文觉察到单清澄又陷入自己的小世界,出言解释,“单老师方才不是很累要休息,这会儿又是想跑哪儿去。快过来,不然甭想下次我还会给你靠着休息。”

  “你说的‘好事’是给我枕着睡觉?”

  “不然?”瞅见单清澄脸上变幻莫测的模样,温文心中的阴霾被驱散许多。她拉着单清澄坐回自己身侧,扶着她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这才在她看不见的角度展露抑制不住的笑颜,“安心休息吧,我在这。”

  “嗯。”

  沉闷的声音不知是单清澄埋首于她怀内所致还是其他,温文错开视线,不再全神贯注在单清澄身上,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

  无论如何,她都要离开t市!

  约莫一刻钟,温文即使是于心不忍也要唤醒单清澄,毕竟要让她抱着单清澄出去,未免也太尴尬了点,“单老师,你的口水把我肩膀都弄湿了。”

  温文不大不小的声音却让单清澄尤为惊悚,她兀的失了睡意坐起身,正想去察看被自己枕过的肩膀就听温文冷不丁地继续说:“哦,单老师嘴角没有啊,原来是温泉水,是我错怪单老师了。”

  “温文!”

  “单老师,我们回房吧。”说罢,温文唰——地站了起来,肌理细腻骨肉匀的姿态毫无预兆的展现在单清澄眼前,单清澄好不容易缓下去的热气再度上脑。温文好笑地见她几近落荒而逃的姿态,惬意地拾起两人带来的物品往外走。

  回到酒店客房,温文瞟了眼紧闭的浴室,自顾自地从包里取出睡衣,随后站在一旁等待单清澄冲洗完毕。

  然而单清澄刚开门,一道身影冷不丁地绕开自己走进浴室,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单清澄就被赶到门外,她哭笑不得道:“温校长,你要不要这么猴急。”

  “不快点怎么伺候单老师睡觉。”

  闻言,单清澄独自一阵的羞赧过后,将这类话语归类到温文的“疯言疯语”当中去。时间久了,单清澄愈发了解温文,她永远都是口头上无遮无拦,行为举止上绝对是止乎于礼。饶是单清澄现在愿意她对自己行、口如一,也只是自己一人臆想罢了。

  单清澄一边整理白天剩下的行李,一边嘟囔着待会记得让温文把礼品带回去。没多久,温文就穿着睡衣出来,直奔大床,占据一半的位置之后对单清澄说:“晚安,单老师。”

  “你不回去?”站起身,单清澄走到她床边,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惊诧。她误以为温文只是回来冲个澡,换好衣服回家的……

  “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回去?”温文耐着性子反问一句,饶有兴致地望着单清澄开始的内心独角戏。

  关于单清澄心里想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时候,某些神情会立即显刻在脸上,温文一直在徘徊是否要好心地提心她,然而又觉得欣赏她的表情是一种享受……

  “温校长……”顿了顿,单清澄似乎非常地无奈,她居高临下地说道,“你家不就在t市嘛。”

  “所以?”

  所以……还有什么所以……所以就是温文自己回去睡啊,干吗要霸占她的床!

  “温校长彻夜不归是不是不大好。”

  “可是我离家出走跟单老师私奔了。”温文说得一脸义正言辞,仿佛煞有其事,根本看不出半点玩笑的含义,“单老师是要赶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走吗?”

  单清澄有些苦笑不得,因为让温文夜不归宿陪着自己在礼节方面似乎不妥,她正思忖着有何办法可两全,顺带无奈地喊了一句:“温校长……”

  温文半支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环抱住单清澄的纤腰,顺势倒下一翻,不顾她的惊呼轻笑道:“单老师,我们俩以前都睡过了,还怕什么?”

  “温文!”单清澄嗔怪一句,这登徒浪子真是越发的口无遮拦,一些好端端的话在她口里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不让人想入非非都难。

  “单老师,食不言寝不语。”

  “……”

  见单清澄乖乖听话窝在自己怀中,温文这才将碍眼的灯熄灭,正欲好好入睡就听到单清澄低不可闻的挣扎,“我东西还没整理好……”

  “呵——单老师,东西没脚,不像我,跑不了。”

  ……

  翌日,因为生物钟的缘故,温文依旧比单清澄早醒过来。她蹑手蹑脚地下了床,洗漱完毕之后便替单清澄将剩下的物品清理得当,遂又握着手机往外走,“妈。”

  “还知道打电话回来?”

  母女俩的清冷声线如出一撤,温文倚在墙边,眼神微染寒霜,“我要回t市。”

  电话另一端的温瑟神情有些令人捉摸不定,似是欣喜,然而锐利的双眸仿若透露着不悦,“你该知道我的答案,那边已经没有可以让你回去的理由。”

  “我已经二十七了,有我自己的选择权,我不希望留在t市生活在你们的庇佑下。这不是保护,是扼杀。”

  温文说得振振有辞,然而温瑟却根本不买账,用笃定的口吻说:“相亲的事情已经依了你,这件事没得商量!”

  温瑟太过了解温文有多顽固,她深知自己说多少,温文都不会听从。不得已,她推了推身旁悠然自得的丈夫,把手机交给她。

  “又把你妈给气到了?”

  听到沉稳的男音,温文不自在的望向窗外,低低道:“嗯。”

  “哎,你外出工作这么多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她只是思念你,你要明白这是她对你的溺爱方式。”沈旭尧苦口婆心的劝说,自家的两个孩子脾性上太像他们夫妻,真说不上是好是坏。

  他清楚温文并不是不恋家,而是一贯的独立教育方式让温文偏好自由,习惯凡事先由自己承担,他人的帮助反而对她而言并起不到多大的重要一般。温文是一个在跌跌撞撞中成长起来的人。

  而温瑟和温文大抵相同,然而年长与母爱的本性,让她对温文有一股发自内心的关怀。但是表达情感的方式上出现了些许强制性,也许温文还不能够明白,身为人夫的沈旭尧清楚得很。

  从小到大,温文清楚在家中真正做主的不是铁石冷面的温瑟,而是往往表现的得无害的沈旭尧。严厉起来的沈旭尧,教育起她们俩姐弟简直是游刃有余,所以某些情况而言,温文更听从沈旭尧的话。

  “我想靠自己的能力生活,我会多抽些时间回来陪陪你们。”

  温文主动在商榷上表示了缓和的意愿,可是让她留在t市,她仍是千百个不愿。

  “你跟你妈妈说。”

  达成了目的,沈旭尧主动让出谈话权,把手机归还给妻子。

  “妈。”

  手机另外一端传来清晰的脚步声,片刻,温瑟冷不丁地开口,“跟新欢耍了我一天,开心了?”

  “还不错。”

  “……”

  两边尴尬半天,温文无所谓地耸肩,是温瑟主动问的,她只是据实回答罢了。

  “温泉都泡了,进行到哪一步了?”温瑟似乎对温文的感情十分热衷,不知是因为新鲜还是其他,明明方才如此严重的话题顷刻间换了一种模式。

  “原地踏步。”

  愣了愣,温瑟不住地摇头叹息,“怂!”

  “是你思想快进过头。”

  温文不以为意地反驳,似乎现在拿起单清澄来挡挡箭牌比以往得心应手得多,这样也好,免得自家的老狐狸看出端倪。

  “回c市可以,先带她回来看看。”

  温文知道温瑟会提条件,然而这个条件并不在温文的考虑范围之内,她想也不想地拒绝,“不行。”

  “又护短?”

  “不是护不护短的问题,选择在t市或在c市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并不需要把她拉扯进来当作协商的条件。她是她,不是我们偏执中的妥协品。”

  闻言,温瑟眼神深邃得令人望而却步,温文极力的袒护让她觉得,温文这次不是在跟她开玩笑,不是在跟她搪塞,而是真的动了真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