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四章 私奔
  单清澄支着下巴闷闷不乐地望向窗外,她觉得自己被这俩姐弟耍了,而且是狠狠地耍了。

  那么长时间寄人篱下,单清澄痛恨自己居然没发现半点异常,真不知道是他们演技高超还是自己太过愚钝。

  本来引出温文找“男朋友”来避嫌的事件自己也属于参与者之一,然而却被他们蒙在鼓里如此之久。沈思远不知者无罪,温文这个死鱼眼竟然隐瞒自己,只字不提,让自己心里疙瘩了那么久……

  现在还说什么私奔……

  一想起“私奔”,单清澄脸上一顿灼热,好端端地说这种令人浮想联翩的话做什么,私底下的温文总是没个正经样。怎么说好歹也是做过c高校长的人……

  “单老师手去复查了吗?”去接机的时候,温文便发现单清澄手腕身上已经没了纱布,只是碍于怕触碰到单清澄的心病,所以没怎么敢提及。

  “嗯,已经好了。”说罢,单清澄下意识地把手腕藏到身侧。

  温文敏锐地捕捉到她这一小动作,叹息一声将车停在路旁,熄了火侧身盯着单清澄久久不语。

  “你怎么了?”

  单清澄眼睛开始闪躲,至始至终都不敢正对温文太过专注的视线。没多久,温文解了安全带欺身而来,单清澄下意识地退避到门边,正慌乱地想推开她,就见她开了身前的抽屉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

  温文牵过单清澄的左手举到眼下,一条明显的疤痕让温文深邃的眼眸兀的收缩。单清澄自不然地想要缩回手,但是温文并不想遂了她的愿,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令她动弹不得。

  视线从手腕中抽离,温文充斥着寒霜的瞳孔在望向单清澄时霎时融解不少,她不自觉地柔下眼眸,和煦的温暖萦绕在周围,“清澄,思远真的是我同胞异卵的弟弟,他随父姓我随母姓。我没有要瞒你的意思,你没有问过我,我这样擅自向你解释会很突兀。”

  简简单单的“清澄”二字让单清澄陡然暖了心房,令她感觉她们此刻拥有从未有过的贴近。

  “嗯……”

  觉察到单清澄的羞意,温文脸上浮现一抹浅笑,她指尖若有似无地轻抚疤痕,低喃道:“还疼吗?”

  “不疼了……”

  温文用拇指怜惜地在疤痕周围临摹,另一只空闲的手打开盒子将手表取出,举着手表试探性地询问:“可以吗?”

  心跳有一瞬的漏拍,单清澄抿着唇瓣,脑袋在这一刻似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温文,为什么如此依赖温文,为什么如此惦念温文。

  是喜欢上了。

  超乎性别,无关风月,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了温文,不是友情,不是感激,是寻常男女之间会产生的恋情,不过她喜欢的也是“她”罢了。

  单清澄不再逃避温文的视线,与之相对,粲然一笑,点点头,“嗯。”

  “嗯什么?”温文好笑地摇头,把手表递到她跟前,“我是问你可不可以帮我解开,不然我怎么给你戴。”

  “温文!”

  单清澄气急败坏地一把抢过手表,等到她拿着手表才知道自己被耍了,温文此刻只有一只手,自己何尝不是!温文浅笑着就着单清澄捏着手表的状况解开表带,再取过小心翼翼地戴上。

  完成最后一道工程,温文浅浅的吻落在表带之上,随后她便若无其事地坐好系了安全带继续开车。车厢里一阵静默,不知是空气中流动的暧昧气息作祟还是羞赧导致无法打破沉寂。

  温文口袋里的手机不住地震动,这也让她解决了短暂的尴尬,她解开锁屏,见是沈思远发起的软件语音。将车停在路边,温文连上蓝牙后接通,清晰地听到温瑟让沈思远驱车开往她们下榻的酒店。

  温文狡黠地眯起眼,将自己的语音开成静音后把手机放回口袋,蓝牙全程将沈思远那边的状况一字不漏的传达到温文耳中。

  想抓她回去强制在t市工作?她倒要看看这场猫捉老鼠到底是孰输孰赢。

  “单老师,我们私奔的第一站,先去玩乐一番吧。”说罢,温文在前方的一个灯口调头,没几分钟便直达t市风靡全国的游乐场。

  下了车,温文凝望游乐场内不容小觑的人潮,自然地牵起单清澄的手。购买门票期间,温文瞅瞅单清澄的模样再瞧瞧场内的设施,放心的点点头,不突兀,很适合单老师。

  在票卡里充值完钱,温文依旧是牵着单清澄往场内走去,她一边护着单清澄一边凑到她耳畔询问:“想玩什么?”

  “……”犹豫片刻,单清澄笑闹着拍拍温文的肩膀,“温校长,你多大了?”

  “二十有七。”温文一本正经地回答。

  反倒是她如此,惹得单清澄笑得更为欢畅。游乐场内无不是小孩、家长亦或是青少年,温文一个快奔三的人拉着自己去游乐场,是怎样的一种诙谐……

  “我以为单老师会很中意,毕竟跟你太搭。”

  “你才幼稚!”单清澄伸手打了下温文的手臂,这人真是,有事没事就喜欢揶揄自己,总想着怎么挖苦自己才好,“别以为你拐着弯说我我就不知道了。”

  “嗯,单老师确实聪明不少,果然长大了。”

  “温文!”单清澄气急败坏地捶了下温文,碍于公众场合不敢大声喧哗,只得恶狠狠地瞪她几眼方才解忿。

  两人走走停停,单清澄在眼前的几个设施相比之下选择了排队较少的镜子迷宫,温文至始至终皆是笑着陪伴在她身侧。

  刷了卡进入,温文紧随单清澄身后,单清澄探路,她跟单清澄。

  单清澄深知在镜子迷宫中磕磕绊绊在所难免,毕竟长这么大,她也不是第一次玩这个游乐设施。但是只是归知道,可是……“砰——”一声闷响,单清澄捂着额头,听到身后的轻笑声回头瞪了眼一脸云淡风轻的温文,继续在前方开路。

  温文一路抿着唇不让自己的笑声溢出喉间,发现单清澄又要撞上,立马伸手将她揽腰拥入怀中,右手抚住她的额头防止这愣头青再把脑袋磕碰到。温文低语取笑道:“单老师,我们不是花钱来买罪受的。”

  单清澄清晰地感觉到温文温热的气息在自己耳畔蔓延,再加上是夏天的缘故,两人的体温能够相互清晰地感受得到。霎时间,单清澄一阵热气上头,她慌乱地推开温文,掩盖自己的羞意绕到温文身后,嘀咕道:“你说得到轻松,那你走啊。”

  温文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棒棒糖,将柄向外握在手中向四周慢慢试探,待到她安然无恙地走出出口,单清澄甩开她牵着的手,置气道:“你作弊!”

  “竭其所用。”温文耸耸肩,把棒棒糖拆开送到单清澄嘴边,“单老师真厉害。”

  “敷衍。”

  单清澄嘴中如是说,可还是乖乖张了嘴将棒棒糖含了去,真不知道温文是把她当小孩还是同辈,可是某些方面来说,温文待单清澄的方式,令她很受用。

  温文伸手扶了扶蓝牙,淡漠的神情更为清冷。她重新牵起单清澄往地图牌走去,扫视了眼游乐场设施的地形,不假思索地往一处进发。

  “去哪儿?”

  “嘴渴,买点饮料。”

  说罢,温文牵着单清澄前往一处小卖铺,离目的地还有几米远时温文拐弯往另一处走,单清澄不解道:“怎么了?”

  “人太多了,待会再来吧。”温文回头望了一眼,飘然地勾起嘴角,刷了卡,两人一同进入一处设施。

  身后紧随而来的温瑟与沈思远站在门口定了半晌,沈思远指着招牌不确定地问:“温女士,你真的要进去?”

  “鬼屋”二字赫然摆在温瑟上方,温瑟脸色愈发阴沉。自家女儿明知自己害怕诸神鬼事还偏偏往里跑,不是摆明让自己知难而退吗?

  “进去,去刷卡。”

  “……”

  然而在追随而来的两人踌躇之际,温文牵着单清澄走到里面找到了工作人员,为难道:“不好意思,我临时要去洗手间,请问有后门让我们出去吗?”

  “这边请。”工作人员似乎对这种“临阵退缩”的状况司空见惯,将两人带由后门走出,温文连连道谢,眼角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狡黠。听着蓝牙里传来的尖叫声,温文嘴角愈发柔和,两人重新走到小卖铺买了冰淇淋惬意地品尝起来。

  反倒是单清澄愈发不解,“你不是要去洗手间?”

  “想是想,可是公共卫生间不怎么干净,我们先回酒店好吗?”

  “嗯。”

  两人交了票卡回到车中,单清澄一头雾水地望着温文,她至始至终都无法琢磨透温文陡然兴起的高涨情绪,莫不是在踏入鬼屋的时候受了刺激?

  “要不要我来开?”

  摇摇头,温文收敛了笑意,“没事,你不认识路,我来就好。”

  温瑟忍着惧意,拖着沈思远在里面足足逛了两圈,后来拿照片去询问工作人员才得知她从后面溜走。温瑟当场气得让鬼屋的气压低了几档,沈思远瑟瑟发抖得本想远离,又怕温女士被戏谑后做出什么事情来只好壮着胆子将温女士带走……

  温文一边享受温瑟隐忍盛怒的口气,一边惬意地陪伴单清澄。两人悠游自在地回到酒店,趁着单清澄整理行李,温文走到洗手间象征性地待了一会儿再洗手出来,对单清澄说:“累吗?”

  “还好,昨天休息得挺早的。”

  “那我们再出去逛逛。”温文不假思索地牵起单清澄就往外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t市的一些地方我想带你一起看看。”

  单清澄听到她前半句本想拒绝,毕竟一直劳烦温文带她出去奔波不大好,可是听了后半句她便默默收回了要说出口的话语,抿笑同温文一同离开酒店。

  出了酒店门,温文直接拦了的士开了车门与单清澄一同坐入后座,不待单清澄提问便默契地提前回答道:“车快没油了,打的节省点时间。”

  温文用方言和司机沟通了一番,单清澄虽说半句都没有听懂,却很是信赖温文。无论是何地,温文想带她去,她便去就是了。

  漫漫长路,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之后,单清澄看着面前的动物园忍俊不禁,“温校长,又是游乐场又是动物园,你是把我当成你的小孩子了吗?”

  “当然不是。”温文否认道,“只是以前没尝试过的,想试试看和单老师一起是什么感觉。”

  温文此番言论句句属实,以前她要么是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要么几乎足不出户,即使是温瑟盛情邀请,温文也不为所动,久而久之温瑟便不了了之。

  温文偕同单清澄坐观光车浏览了一番,望着单清澄脸上绽放的新奇与喜悦,温文的心情不自觉地随着她上扬起来。

  假如,没有干扰者,一切都是惬意的。

  单清澄隐隐约约觉得温文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是哪儿。偶尔随温文改了几条路线,单清澄盯着两人紧握的双手,便又将此逐之脑后。奇怪又如何,温文的性格本就怪异,只要当下开心便好。

  温文牵着单清澄进表演厅内寻了一处靠出口的位置坐下,拧开饮料递给单清澄,视线不离中央的舞台。

  “累吗?”单清澄自然地接过抿了几口,抽出餐巾纸为温文擦拭脸上的汗水。虽说整场下来玩闹的都是自己,可是主导的还是温文,单清澄心里深知顾全大局与只顾玩乐要累得许多。

  “还好,是不是觉得无聊了?”

  “没有,很有趣。”

  “呵——”见单清澄手舞足蹈竭力表达自己的看法来让自己信服,温文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揉揉她的脑袋,“看表演吧。”

  “嗯。”

  温文望着台上两名驯兽师分工合作,一名驯兽师出算术题,令一名驯兽师嘴含口哨站在一旁。每每海豚敲锣敲对了计算题的数字,台上便一片欢呼雀跃,温文侧头见单清澄专注的神情无奈地摇摇头,这种戏码也确实只适合小孩子去看看。

  拢了拢蓝牙,温文瞧了眼时间,凑到单清澄耳边低语,“时间不早了,待会儿人多了会很难打的,我们去吃晚餐吧?”

  “好。”

  两人一同收拾了物品起身离开,走到出口快拐弯的时候,温文回头望了眼匆匆赶来的二人,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朗。温瑟正要追赶上来,就听主持人说:“站在入口的二位如此行色匆匆,不用担心方才错过的精彩,一起上来和我们的小伙伴们亲密互动吧——”

  听到蓝牙里传来的声音,温文忍俊不禁,不知道温瑟又一次让自己在她眼皮子底下溜走是不是已经快临近癫狂边缘。

  来到t市市区商业中心,温文领着单清澄去服装店换了一套一模一样的服装出来,又为两人选了两副帽子,单清澄不解道:“怎么突然起意买衣服?”

  “单老师不愿跟我穿同一款吗?”温文想和单清澄试试一样的衣服是真心的,另一方面,因为她被温瑟发现了两次,换了装更容易躲避。

  闻言,单清澄脑海里闪过“情侣装”二字,有些难为情的撇过头,温文却不以为意的牵着她进了一家口碑不错的餐厅。二十七岁的她和二十二岁的单清澄相比,从外貌上看两人年龄没多大的区别。温文放了心,果然自己还年轻,跟单清澄在一起根本不显老。

  殊不知,温文只为证明自己不老的行为让单清澄有了误解。

  两人刚点完餐,温文手机就来了个电话,温文同单清澄示意一下才接起,“思远。”

  “温文……”电话那头传来沈思远欲哭无泪的声音,他哀怨道,“你在哪……”

  “吃饭。”

  “……”沈思远暗地里一阵咬牙切齿,他被温瑟带着劳苦奔波,罪魁祸首倒好,如此心安理得地在吃饭,“温女士让你回家。”

  “我知道。”

  沈思远怔怔地握着手机,开始自导自演,“你不能不回来,温女士不是提前跟你说了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协商吗?”

  “嗯。”点点头,温文见单清澄要喝烫连忙摆摆手,用口型对道:“太烫。”

  这回沈思远真的是欲哭无泪了,他瞄了眼身旁连连被耍后脸色极差的温瑟,继续瞎掰,“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接你。”

  “你们不是知道。”因为温瑟职业毛病,怕家里的孩子出事所以在他们的手机里装了定位软件,只要手机开着机,温瑟便能知道他们在何处。当然,使用的次数非常少,不到非常时期,温瑟也不会无理到天天监视他们。

  沈思远一阵气结,他故作大声喂了几声,然后挂了电话对温瑟说:“信号不好……断了……”

  “……”

  单清澄见她从耳边放下电话才问:“怎么了吗?”

  “没事,日常关心而已。”温文说得轻描淡写,收了蓝牙专心陪伴单清澄,按照她对温瑟的了解,她让沈思远给自己打电话就证明已经临近放弃边缘,起码一时半会儿不会来打搅她。

  “最近睡眠状况还好吗?”剥了虾放到单清澄盘中,温文小心翼翼地开口。说到底,单清澄怕提及阴影,温文也正为此担忧,深怕扩大她的负面情绪。

  单清澄耸耸肩,如实回答:“一开始还挺糟糕,后来慢慢的就好了。”

  “后来?”瞄了眼身旁的女子,温文揭穿道,“是我给你打电话之后就慢慢的好了点?”

  “温文!”

  单清澄难掩羞意,低声唤了一声。真不知道温文脑中的结构如何,总是提及她难以启齿的方面……

  轻笑一声,温文坦言道:“我很高兴单老师依赖我。”

  “……”

  两人在暧昧不明的气氛中结束了晚餐,回到下榻的酒店,单清澄瞅见前台的活动,指着它对温文说:“酒店有温泉?”

  “想泡?”

  “嗯,走了一天,想放松放松。”

  “好。”

  随后,温文行动派的安排妥当,领着单清澄回房说:“先回去放东西,换套衣服。”

  “嗯嗯!”

  瞅见单清澄因为一个温文如此欢呼雀跃,温文笑着摇摇头。只见单清澄三两步小跑到前方,回身向温文伸手,脸上绽放一抹绝艳的笑容,“快点,温校长。”

  温文眼底溜过一丝惊艳,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嗯。”

  二人回房分别换着浴衣,温文等待单清澄从浴室出来的时间看了眼手机,无奈地叹息一声,温瑟真是锲而不舍……

  “好了。”

  抬眸,温文一眼便看见单清澄手腕仍戴着手表,说:“把表解了,虽然店家说防水,可是也经不起温泉这么泡。”

  “哦……”嘟嘟嘴,单清澄依依不舍地解下手表放在床头,然后跟在温文身后去温泉区。

  见她如此,温文也只得无奈地牵起她的左手。和单清澄相处越久,便愈发觉得单清澄的稚气,如此没心机,真不知道单清澄怎么度过的这二十多年。

  走到单独的温泉区,温文落落大方地解了浴袍潜入水中,见单清澄踌躇的模样便知她在彷徨什么,主动背过身子说:“脱好了下来,要是不行,穿着下来也行。”

  片刻,温文听到细微的水声才缓缓回头,上下扫视了眼,揶揄道:“小孩发育得还挺好。”

  “温文!”单清澄毫不客气地掬水泼向温文的方向,本就泛红的双颊更为红润。

  温文随单清澄嬉闹了一阵,游到边缘阖眼休憩,单清澄也自觉地安静下来陪伴在她身旁。

  没有交谈的二人并不为此感到尴尬,反而是舒心与放松。

  单清澄轻轻地将头枕在温文肩膀上,就听她说:“今天走累了?”

  “嗯,有点。好久没出来走走了。”

  微微偏头望着单清澄阖眼休憩的香娇玉嫩面容,温文竟一时间失了深。单清澄无形中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睁开双眸竟直接与她对上,“温文……”

  “嗯。”应了一声,温文伸手将她湿润的鬓发撩到耳后,还没来得及开口说其他的,就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抱歉,走错地方了。”

  温瑟加快脚步匆匆离去,眼中的狡黠与温文如出一撤,不要以为调虎离山偷偷摸摸带着小情人出来玩她就见不着了,准媳妇儿的身材与样貌,过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