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二章 流水
  温文将王彦送去警局自首之后,透过玻璃窗看着被阻拦在门口的各大媒体记者,头疼地揉捏起眉心,方才在车中王彦的话记忆犹新,“校长,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听过‘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最终的结局,校长有预料到吗?”

  对于王彦扭曲的思想,温文保留一切观点,不仅是懒得计较,而是这一阵子耗下来然而让她失了兴趣。

  事已至此,与其说是松了口气,倒不如觉得是解脱。

  温文待到他家长前来才得以解脱,对于他家人的态度,他们在知晓了王彦的罪责之后并没有多加为难温文。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们有什么理由呢?

  “怎么样,有受伤吗?”

  正当温文打算从正门离开的时候,她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拉到一旁,只闻沈思远关切的询问。

  “没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温文细细打量,沈思远脸上挂着难以掩盖的疲态,如此风尘仆仆的模样一见便只是才到c市。

  “你的母上大人。”沈思远没好气的说,似乎这几日在自家母亲身上没讨到好处,他牵着温文往洗手间走,“我先送你回去,单清澄我已经找了司机先接她回她家了。”

  怔了怔,温文忆起单清澄每晚必须依赖她才能入睡的事情,思来想去还是由着沈思远安排的好,毕竟他们家门口如今有了必不可少的蹲点记者。

  换上沈思远带来的变装,温文低着头依偎在沈思远怀中,好不容易从后面绕过重重眼线上了等候着的的士,温文摘下帽子,低沉道:“家里闹起来了?”

  “她让你马上回去。”

  果然……

  得到沈思远的回答,温文深吸一口气,她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眼睛深处看不出是对c市的眷恋还是其他情愫。

  简而言之,温文在彷徨,这次离开了c市,她还有机会回来吗?

  沈思远背地里用余光打量起温文,思忖了一会儿,“你的单老师怎么办?”

  温文答非所问:“订晚上的机票,我们回去吧。”

  一路上,温文不言不语地回到家中,写了份辞职报告让沈思远代为上交之后,她坐在书房里,手中玩把着从抽屉里取出的精致物品盒。

  c市的暮色深沉又窒息,温文怔怔地凝视了会儿盒子,打开将里面陈放的耳钉取出握在手中。走出大门,扫了眼已然空荡荡前院,温文摇摇头。看来沈思远已经派人将记者清理了,他对自己的过分疼爱,真不知道是从小养成的依赖还是姐弟情深……

  由于车还扔在警察局,温文只得打车到单清澄的小区,她下车一边走一边拨通电话,“在家?”

  “嗯,你还好吗?”

  抬头望了眼被温文擅自装上的防盗窗,她置若罔闻道:“两分钟后来开下门。”

  说罢,她便掐断了电话,乘坐电梯上到三楼。

  她清楚单清澄已经通过新闻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她并不愿意和单清澄提及这些。对于她所做以及所承担的这些,是身为c高校长的她一所应当去做的,说多了反而会让单清澄误会自己是为了她而如此。

  愧疚与怜悯,温文不需要。

  刚从电梯出来,温文就瞅见单清澄露出个脑袋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她好笑地招招手,说:“做贼?”

  “你才做贼!”单清澄没好气地鼓着腮帮子,扭头进屋。倒是温文自主得多,进屋关门换了鞋就坐到沙发主座上抢了遥控器开始看广告,说:“我饿了……”

  “温文!”

  单清澄气急败坏地挡住电视站在她跟前,这人来她家到底干嘛的,到底谁才是这家之主了!“你自己回家点外卖,这是我家!”

  温文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轻然道:“距离我登机离开c市还有四个小时。”

  “……”

  见单清澄一言不发地走进厨房,温文嘴角上扬,正要给沈思远发信息就见他来了电话,接通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焦急地问道:“你在哪,怎么不在家?”

  “我在单老师这。”随手将电视静了音,温文看了眼厨房的方向举着手机走到窗口。

  “……”

  温文似乎听到了电话那头沉重的叹息声,她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询问道:“怎么了?”

  沈思远头疼的捂头,放弃了沟通。非常时期,他被温文派去当跑腿的忙东忙西也就算了,回到家一个人影都没有,居然是跑到小情人家里谈情说爱,这能让沈思远高兴得起来吗?

  “车给你开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随便帮我收拾下行李,我吃完饭后回去。哦,晚饭你自己解决,我不会给你带的。”

  “……”

  电话两端静默许久,温文看看手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