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二十章 苗头
  周一清晨,温文蹑手蹑脚地离开家门前往学校,一张写着对单清澄嘱咐的字条留在了床头柜上。与单清澄相处的时间算起来,大抵也就一个季度,温文心里似乎已经完全认可了单清澄是她朋友的关系。可能是因为过去的日子被她的性格主导,生活无一不是压抑或单调,如今有人能够陪她嘻嘻闹闹也不错。

  因双休赶工成效显著,温文回到学校处理起公务来没了前几个星期的手忙脚乱。她停好车后站在教学楼大厅深深地凝望远处那一片花瓣消失殆尽的桃林,惋惜地上了楼。

  今年错过了赏桃的胜景,只盼来年能有福分了。

  徐徐信步至办公室门前,温文方拿钥匙开门,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空旷的校园显得异常清晰,伴随而来的是来者的声音,有些彷徨又有些急促,“校长……”

  循声回头望去,一位身着校服的学生疾步奔来,温文心里觉得有些面熟,再细细一想,原来是单清澄班上学习委员。曾经查证他没有作弊,然而过高的分数仍是引起校方的注意,所以被她传来说过话。

  “同学怎么来得这么早?进来坐。”开了门,温文侧身邀请他进去,自己放置公事包的片刻就见他拘谨得站在椅子前,她倒了杯温水放到他手心,轻言道,“坐下慢慢喝。”

  察觉到他额头上的汗水,温文体贴地开了空调,随后坐到他对面,“快期中了吧,学习紧张吗?”

  “嗯,有点吧……我们班现在感觉乱了套,还有些同学没从上次的影响中走出来吧……”

  敏锐地捕捉到他神色中的黯然,温文不着痕迹的扯开话题,不再和他谈论沉重的内容。慢慢地,学习委员开始放下了初来时的紧张,而他们紧闭的门外已经有学生上学的喧闹声。

  温文深知他有什么话难以开口,所以慢慢给他时间平复心情。果不其然,没多久他主动打开话题说到:“校长,之前……你找我问话的时候,我隐瞒了一件事……”

  “嗯哼。”轻然地挑了挑眉,温文漫不经心的抿了一口茶杯,静候下文。

  “在考试的前一天,我收到一封单老师发来的邮件,上面说让我们全班务必仔细做附件里的习题,说是她辛辛苦苦总结出的精要……”顿了顿,他察看一番温文的表情,见她鼓励自己说下去才继续道,“里面还自带参考答案,当时我发到班级群里了……我们是真的没想到考卷里会出现一模一样的内容,所以……”

  “不是你的错,放宽心态。”温文上前安慰一番,询问道,“那封电子邮件你还存着吗?”

  “还在的。”

  接下来,温文暂时借用了他的邮箱,将他送出门时低声的安慰,他现在来跟她说,想必思想上挣扎了一段时间。毕竟一方是他敬重的老师,一方是道德心理问题。

  有了邮箱这一线索,温文宛若在穹极之时得到了一场及时雨,她势必要从此绝处逢生!

  叫来了学校里可信的计算机老师,温文让他在自己的电脑上操作搜出发送邮件方的ip地址。

  温文一边处理公事一边等待,不知过了多久,计算机老师抬起头说:“跟踪显示结果是我们学校机房c03号机。”

  “我们机房的机子?”疑虑地重复一番,温文起身,沉声道,“能带我去看看吗?”

  跟随着计算机老师来到一间机房中,温文脑袋开始不断地运作,只见他指着一台看似崭新的机器对自己说:“就是这台,不过这台是新机,之前的旧机器报废之后回收了。”

  “什么时候换的?”

  “大概……”沉吟许久,计算机老师思索一阵才说,“是调考前一天吧。你等下,我去看下记录。”

  温文深邃的眼眸愈加深不可底,沉寂的双瞳中黝黑一片,不可预测的阴暗处一股暗潮在涌动。凶手时机的把握、目标的转移都精准得无懈可击,多少次让温文以为重见光明,结果又是死胡同一条。

  她走到计算机老师办公室的门口察看了一番课表,虽然按理来说在考前前一周大部分班主任会将副课全部暂停,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例外……对照日期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温文没能发现当天有他们年级的排课,只有两节新生届的信息技术。

  “温校长,我找到了,确实是调考前一天换的机子。”计算机老师出门便见温文,快步走到她面前报告。

  “当时搬电脑的时候有学生帮忙吗?”

  “有啊,不仅有当时上课学生的帮忙,课间还找了些学生过来。因为电脑长期累积下来,内部出现老化要换的还挺多,而且坏掉的键盘鼠标也要重新装上。”

  “嗯……”点点头,温文垂眸想了片刻,道谢道,“辛苦你了,谢谢。”

  “客气了。”

  逮着计算机以旧换新的时期趁着人多眼杂以单清澄的名义给学习委员发送一封邮件,从中浑水摸鱼取利。如果去查看走廊上的监控记录,路过机房的学生数不胜数,全校师生上上下下她不可能全部翻查,这形同于大海捞针!

  不知今日招来了什么风,温文正往办公室走,就看见陈老师在她的办公室门口徘徊,温文疾步上前说:“陈老师,找我吗?”

  “温校长……”

  瞅见他脸上的犹豫不定与浓郁的担忧,温文再次询问道:“陈老师,是有什么事情吗?”

  憋了半晌,陈老师总算开口道:“单老师现在是住你那儿吧……”

  “所以?”

  “我老婆想邀请她来我们家吃饭,刚打电话过去一直没人接,所以有点担心就来问问你……”

  “可能是在睡觉吧。”皱了皱眉,温文拿出手机拨通单清澄的号码,手机屏幕上联系人“!”的标志让她眼底撩过一抹笑意。

  连续打了两通,温文也不见单清澄听电话。她犹豫着是不是单清澄将手机开了静音,径自朝家里的座机拨去。

  意料之外的是,家里的座机依旧是未接听,温文没由来地涌起一股危机感,沈思远现在不在c市,如果有人潜入家里对单清澄不利……

  “该死!”

  低低地咒一声,温文一路驱车快马加鞭的赶回家中,同时捎上了执意要跟随而来的陈老师。

  空荡荡的卧室,悄无声息的房屋,枕头旁是单清澄一直闪着光亮的手机,温文挂断电话将两副手机放入口袋中,回头对着身后的陈老师冷声道:“你不觉得你该跟我说些什么了吗?”

  “温校长,我……”

  吞吞吐吐半晌,温文失去了耐心,正要拿手机打电话就听到楼下开门关门的声音。她三步并两步跑到客厅,还没站稳就见单清澄提着菜篮一脸茫然地盯着温文,眨眨眼,“你不是在上班吗,怎么回来了?”

  温文一时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阴沉着脸走到单清澄身边,将她困在自己与墙之间,一字一顿道:“女人,你再敢离开我的控制范围之内,就别想我还会像这次这么好心放过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