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十八章 远近
  温文敲打键盘的指尖一顿,面色从容的说道:“单老师,我并非职业‘陪睡’。”

  “想什么呢!”单清澄气急败坏的抓住枕头砸向温文的椅背,不料温文趁机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便让她跌坐在自己怀中,温文为难道:“但是单老师这么迫切的需要,我想身为同一学校的好同志应当满足下单老师。”

  “你才同志——谁跟你需要了!”不断的扳动身子,单清澄挣扎着要起身,然而温文根本不想顺了她的意,惹得她又是一阵跳脚,“温文,你快放开我!”

  “不是你让我陪你睡觉吗?”温文单手揽住她的纤腰防止她下滑,另外一只手握住鼠标不疾不徐的操作,将除了正在看的文档外全部打印之后才继续说,“乖,你先酝酿下睡意,等我看完这一份就好好尽责我的新职业。”

  象征性的扭了扭当作最后无谓的挣扎,单清澄心知她是有正经事要忙便乖乖依偎在她怀中,嘴中却倔强的反驳:“我说的陪我睡觉只是单纯的睡觉好不好。”

  “嗯,陪你睡觉。”温文拽过她手里荡在椅外的枕头垫在她的背后,遂又覆在单清澄小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拍轻声说,“先这样将就睡一会儿,我马上好。”

  然而这“一会儿”因为校方发来的临时紧急邮件变得愈加漫长,直到单清澄拽着她衣服进入到深度睡眠都没能解决完毕。温文叹息一声,垂眸瞟了眼睡得十分安稳的单清澄,宠溺的摇头伸手将她身上盖着的外套掖好。在她眼中,单清澄属于彻头彻尾的小孩子心性,醒着的时候闹得不可开交又爱耍小聪明,睡着之后又宛如雏儿般清澈恬静。

  集中精力加班加点把紧急文件敲定,温文略显吃力地抱着单清澄躺在床上,然而正要起身又无奈迫于衣服被紧拽的形势,她单手支在单清澄头边低头想拉扯开衣服。约莫是动作太大的缘故,单清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隐隐察觉到自己身上有人在拉扯。低头,却见温文低头埋首自己胸下捣鼓着什么,她低低的唤了一声:“温文……”

  温文抬起头,望着身下的人儿尴尬的眨眨眼,还没来得及解释双颊就被单清澄一把拍住强行撇到一边,耳畔略有娇羞的低吟响起:“你趴在我身上干吗!”

  温文好气又好笑的挣脱开起身,深知是她误会了自己,漠然的瞟眼,索性随了她的想法去,清冷道:“讨点利息。”

  随后自顾自的进浴室洗漱一番才回床上躺下,昏昏欲睡之际感觉到有人依偎在自己怀中,单清澄低不可闻道:“温文……”

  “嗯。”温文面上一阵清冷,揽上她的纤腰重新阖上眼。

  沉默了许久,单清澄才鼓足勇气开口:“你都知道了对不对?”

  “嗯哼。”

  无奈的叹息,她就知道温文肯定知道了什么才会这么了解自己的所需……她醒来时自家父亲十句不离温文,说的全是在她昏迷期间温文对自己的照顾,越是如此单清澄越觉得愧疚。

  她不想温文因为自己的事情深陷泥淖,事件不单单是作弊这么简单,而是上升到了刑事罪上……按照温文清正廉明的性格,身为c高校长肯定会为难于左右,所以她才想要疏远温文。

  说到底,她的心里是有偏袒温文的意思,如果这件事曝光出去会让温文前途受阻,她会选择息事宁人。

  “在想什么?”迟迟未等到单清澄的后话,温文主动开口询问,尽管她已经疲惫的昏昏欲睡,还是强打起精神和她聊天,“把你脑子里的清空,除了好好休养什么都不要想,c高还缺一名英语老师来教课。”

  “我爸让我给陈老师他们家回礼,说他们在我住院期间挺关照我的……”

  温文软下姿态抚住她的头靠在自己肩头,轻声哄着:“我陪你,没事的。”

  想必单清澄在受袭之前也发现了陈老师的异常举动,不然也不会对他有所忌惮。即使指纹报告出来排除了陈老师的可能,可温文心里对陈老师一系列动机仍然有所保留。

  “温……”单清澄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温文嘘声打断,她说:“单老师要做的是调理好身体回去正常教课。晚安,单老师。”

  “晚安……”

  第一次,单清澄觉得温文虽为女子,却比男子更为可靠。

  清晨,尽管温文凌晨熬夜,可在六点时依然睁开了双眸,她瞅了眼又被拽紧的衣服苦笑一声,拿了放在床头的复印资料查看起来。期间,她考虑到单清澄应该不会在她家常住,那么回到自己家单清澄会不会精神上再受到重创?

  看来放单清澄自由之前,要首先解决她的安危问题与心理重创问题。

  “温校长每日与我同寝,你的正室不会生气吗?”

  单清澄的询问让温文拉回思绪,她放下手中的资料低声道:“醒了?现在的社会,小妾最得宠。如果我去跟他睡觉不陪你,岂不是要担心受怕单老师会不会半夜抱着个枕头过来找我睡觉?”

  “才、才不会。”撇过脸,单清澄显然说得很没底气,她欲盖弥彰的爬起床去浴室洗漱,而温文惬意的走到楼下洗脸刷牙吃起沈思远准备好的早餐。

  沈思远坐在温文身边细心地将她的鬓发捋到耳后,报备道:“我要回去几天,你不要独自行动,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

  “他们要你回去的?”

  “嗯。”

  温文没再继续说什么,其实她的心里多少有了些底,他们家里的那些老一辈精明得很。

  刚从楼上下来的单清澄看见他们亲密的举动不自然的撇开视线,径自坐在沈思远对面默不作声的进餐。

  每每三人相处时,单清澄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个。似乎她无形中给两位制造了不少麻烦,如今还住了进来和温文同寝……

  沈思远离开之后,温文领着单清澄去商场买了回礼,让她和陈老师通话后才开往陈老师所报的地址。

  这次如果能从陈老师身上获得一些讯息,温文相信,事件会进展得顺利许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