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十五章 取证
  温文和沈思远等护士离开之后,轻悄悄地走到门*谈。一方面是怕打扰到病床上的人休息,另一方面更是担心单清澄将醒未醒之际会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在楼梯口时,因形势所迫,温文言简意赅的解释了一番,如今成了我在明敌在暗的状况,她也不得不向沈思远更详细的说明,其中包括她知晓所有的讯息。

  与陈老师三番四次的“偶遇”,在此等非常时期,不可能不引起温文的注意。她“无意间”向陈老师虚报了单清澄已经醒来且精神状况不错的讯息,当夜就有人冒充他们的名义让护士来病房。

  这一计,温文不至于是惨败,应当是双赢。大规模作弊事件确实是学校内部人员在背后捣鬼,而对方也知晓了她已经看出蹊跷。

  既然如此,温文更要加快脚步,与暗处的人交锋时间越长,对她们就更不利,指不定损失越重。

  “所以你现在是怀疑陈老师在捣鬼?”沈思远神色凝重,他心里其实并不怎么希望温文卷入危险的风波内,对她人生造成威胁的,他都不愿其发生。

  然而目前最大的嫌疑犯确实是陈老师不错,温文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一切都是陈老师所为。正如她不愿别人冤枉单清澄一样,也不愿自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断言是陈老师一手暗箱操作操作。

  就连简单行凶动机,温文都没有想通。

  “温文,交给警方处理吧,我们查出是他人所为就已经够了,不要去做不是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好吗?”带着对温文人生安全浓郁的担忧,沈思远再一次提议道。不是他懦弱怕事,从小到大他和温文几乎形影不离,感情比父母都好上几倍,他真的不希望温文因为这件事出什么差错。

  “思远,你的心情我懂。”温文整理沈思远因奔跑而不整的衣服,柔下嗓音道,“你要清楚,我不仅是你的姐姐你的亲人,更是一校之长,我有权利有义务有责任优先为学校考虑。如果报了警,学校很多方面都会受到重创。c高的信誉度会下降,会说c高教导无方管理方针有问题等等,从而引发我们无法弥补的过失。”

  沈思远沉默半晌,他就是因为对温文的为人处事太过了解才无力反驳,“温文……”

  “呵——”兀的,温文嫣然一笑,恰好到处的温情多一份显浓,少一分显淡,温和地宛如皎洁玉轮。她伸手故意揉乱沈思远的发型,宠溺得无可厚非,“思远什么时候又跟小时候一样扭扭捏捏了,不相信我?”

  “才没有!”沈思远低下头任由温文蹂|躏,每次他肆无忌惮的闯祸就是仗着有个疼爱自己又可靠的姐姐,又怎会不信任,可信任归信任,安全则是另一码事儿,“我从今天开始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

  “寸步不离是没错,可是你要跟的人不是我,而是——”温文指了指病床上的清甜的女子,示意道,“你今天也看见了,对方肯定会有第二次行动,她是我们最重要的证人。”

  “可是你……”

  “我没事的。”温文摆摆手打断,开门利索地拆下门口的针孔摄像机回到病房,面容清冷,“他不敢出面就证明还有惧怕,不会无脑的对我下手。”

  “我每天都去接送你,其他时间我打电话给你你都要接,而且事件有什么新的进展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还有……”

  温文好笑的听着沈思远的喋喋不休,从桌上随手拿了个水果堵住他的嘴,提醒道:“沈先生,这里是医院,我们的病人需要静休,而我们也需要睡觉。”

  “……”

  一周仅仅两日的休息日,温文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然而这两天依旧没有苏醒的单清澄让温文除了叹息仍是叹息。她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容憔悴的单清澄,清冷道:“白雪公主和睡美人要是你这样,还真得学你一样沉睡不起……”

  新的一周开始,温文一面投入到工作当中,另一方面则依旧是在背地里调查。首当其冲的,便是陈老师。要想辨认他是否有嫌疑,对照刀上的指纹最适合不过,而取指纹则成了温文的一大难题。

  因为工作中,她和陈老师能够接触的机会并不多,贸然前往他的办公室拿他桌上的物品回来取证太过明目张胆,而且不能确保该物件上的指纹全归陈老师所有。

  许是陈老师上了年纪的原因,他活动得鲜少,除了班级就是办公室,单一的让温文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构造“偶遇”。

  既不打草惊蛇又不太过刻意明显来取到他的指纹的契机,温文着实需要花点精力构思一番。

  毫无进展地度过周一,温文给装修公司打了电话预约了时间才简单的清洗入睡。

  翌日,临时通知的紧急会议让全体教职员工又聚到了会议室内。

  温文面色从容的站在饮水机前,倒了一杯温水握在手中,听见办公室门被推开侧头察看,淡然道:“陈老师来得挺早。”

  “啊……是啊……”许是瞅见会议室内只有温文一人,陈老师面上有些闪躲。

  温文熟视无睹的取了个空杯,对他说:“喝水?”

  “好的,谢谢温校长……”

  两指捏住水杯的最顶端,温文盛了半杯水递到陈老师面前,等他握住要接过的时候取了回来,歉然道:“啊,抱歉,这杯水温度太高了……我忘记掺点冰水了……陈老师拿这杯吧,这杯我没喝过。”

  “好的,温校长真贴心。”陈老师从然的接过,平和道,“似乎贴心是大部分女子惯有的特性,男人属于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看来温校长的男朋友很有福。”

  “哪里,有些方面还不是要他惯着我。”温文随意的与之攀谈,在杯中参了些冰水后放到自己桌子面前,等到其他老师陆陆续续抵达办公室,温文眼光八方趁无人注意立马将水杯与桌下已经准备好的调换,若无其事的捧在手中轻抿一口。

  然而,会议的内容并不是那么令人讨喜,起码,温文不喜欢。校方要派一名代表出差,去参加为期两日的探讨会。历来这样的活动都是由副校长参加,但是副校长近期在负责学校的建设,无法抽身,所以最有可能被提议的自然而然是校长——温文。

  温文深知有人会提自己,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开口的竟是陈老师,“这次的主题是各校的调考情况,参加的人几乎都是学校的负责人。我觉得温校长是最适合不过的人选。”

  有人开了头提议,底下便有人迎合称是,温文毅然一副坐山观虎斗的姿态望着会议室内争论不休。陈老师这么执意的支开她,难道真的是元凶?她不懂,他带领自己班上的人作弊然后再栽赃到单清澄身上能获得什么好处,给自己的班级抹黑不说,到头来可能会毁了自己的后半生。

  勾了勾嘴角,温文不咸不淡的开口:“我要去教育局开会,档期上冲突了,所以只能另推举他人了。”

  ……

  简短的会议结束,温文取了杯上的指纹之后就将卡片放入包内,正想送到检验科对比,就见沈思远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迎接自己。

  “她醒了。”

  接收到这个讯息,温文大脑有一瞬的当机,就像……就像……就像她儿时初种的一株桃花终成长开了花,何等的喜悦,何等的燠沐。

  病床上,单清澄恬静地陪着单父,看见温文时脸上的笑容透露着股疏离,“让温校长失望了,我比不上白雪公主和睡美人。不过温校长以后要小心,我没醒可不代表我听不到你背地里挖苦我哦。”

  说罢,单清澄俏皮的吐了吐舌,不再理会温文的反应,继续与自己的父亲聊着家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