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十四章 出击
  校方暂以舞弊的规章制度对雷同卷的考生进行了相应的处罚,表面风平浪静的c高不知暗地里隐藏了多少风起潮涌。

  温文心内的顾虑消除之后心态放宽许多,没了先前所谓的屏屏障障,连带着她去医院的探望次数都多了起来。再加上医生说单清澄又恢复得不错,近期有苏醒的迹象,温文更是期盼着她能早日醒来。一方面是为了让成日提心吊胆的单老能安心,另一方面则是期盼单清澄能记得凶手的面容。

  至于温文为什么会笃定是另有其人,则要归功到上一次去单清澄家打扫上。她有意说自己忘带钥匙让沈思远去攀爬是想看看单清澄的房间是否容易从外部潜入,床底下的灰尘量不一则说明床底很有可能是凶手进入卧室之后潜藏之处,沈思远在关上窗帘与拉开窗帘的情况之下都没能发现她的存在更是验证了温文的揣测。最后至关重要的一点,也是凶手的百密一疏,人在割腕自杀时,划刀的痕迹是从深到浅,如果是自己割腕必然是左深右浅,然而单清澄手上的伤痕跟温文画在沈思远手上的相同,是左浅右深。

  不得不说,凶手既聪明又愚钝,聪明则聪明在一环扣一环,利用校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来寻找最有利的加害者。愚钝则愚钝在,对方不了解单清澄的为人与人际关系就妄图让其背黑锅。

  从学校来到医院,温文和沈思远远远的便看见单老在病房门口与他人交谈着什么。兀的,温文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她和沈思远对望了一眼,再开口时表情已经恢复如初,不咸不淡:“单叔,陈老师是我校资深的教师,对晚辈更是照顾周到,是一名好老师。”

  “是嘛,我也觉得陈老师挺热心肠的,c高不仅有温校长这样尽职尽责的优秀校长,还有优秀教职工在啊。”

  温文发现陈老师在看见自己时有一瞬的尴尬,听闻单老的夸奖谦和的与之说着客套话。她看一眼沈思远,沈思远默契地闪身进入病房,确认病房内无异样才回到温文身边。

  而此时此刻两位长者寒暄得差不多,沈思远支开单老以后,温文借机说道:“因为学校的疏忽让一位父亲为女儿日夜操劳,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不过好在单老师已经苏醒,精神和记忆上都没出现什么紊乱真是万幸。”

  “单老师醒了啊,”陈老师自顾自的嘀咕一会儿,继续说,“没事就好。”

  “是啊。”温文神色从容,不动声色的开始拒客,“医生说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所以连我们几个都不能随意打扰。”

  “病人的恢复期确实很重要,我老婆也开了个诊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陈老师望了眼温文身后的病房门,略有失落的告别,“我先回去了,等单老师的状况稳定些再来慰问。”

  “陈老师真是有心了。”

  温文一语双关,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离去的背影,无言的陷入沉思。

  “怎么了?”沈思远完成自己的使命回到温文身边,关切道,“觉得他有问题?”

  摆摆头,温文心里只是有疑虑罢了,“你猜。怎么样,医生有说她到底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吗,有没有确切的时间?”

  “嗯,我的回答也是——你猜。”对于温文的故弄玄虚,沈思远也是一笑置之,并不会太多的关注,继而道,“医生没那么神,不过别担心,应该就这几天了。”

  “嗯。”

  深夜,温文以明天不用上班的理由让沈思远送单老去休息,因单老的住处并不在c市的缘故,沈思远经过温文的允许将他带回了家中。安顿好,他才回到温文身边,寸步不离的守护病房内的两位。

  病房内寂静得只剩下仪器枯燥的声音,沈思远愈来愈琢磨不透温文到底要做什么,帮助单清澄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他凑到温文耳边低不可闻道:“你是不是在做什么很危险的事情?”

  “没有。”

  “没有?没有你为什么不备案交给警方处理,他们办起事来难道不比你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做来得有效率一些吗?”温文那日清晨对他的提问宛若言犹在耳,他的“以为”与温文的“以为”截然不同,为什么不选择公开而是单打独斗?

  温文摆摆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我们出去说,别吵到她休息。”

  跟随温文的步伐,沈思远同她不知不觉走到了楼道中,只见她倚着墙拿出手机,屏幕上单清澄的病房与她房前的走廊一览无遗。

  漫长的等待成了最大的煎熬,沈思远不断地揉搓手臂,虽然他不信什么神鬼传说,可是凌晨的医院是经久不衰的鬼片素材……他捅了捅面不改色的温文,嘀咕道:“大半夜的,你确定要这样做?医院太阴森了……”

  “那就少出声,小心真招惹了什么来我可没空帮你。”

  “你……”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手机屏幕内的监视毫无异样可言,温文不禁开始怀疑,是她推测错了?

  “温……”沈思远即将按捺不住时想喊温文又立即住了嘴,他分明的看见屏幕远处有一道白影渐渐走近。一位护士着装打扮的人不假思索的走到单清澄门前,开了房门进入。

  “思远!”

  话音刚落,两人竭力跑进病房,沈思远首先抵达病房,开了病房门就斥令道:“什么人?!”

  “思远。”温文打开灯,关门反锁,视线紧盯着背对着他们的护士不放。

  “你们做什么……”护士压低声音斥责,回过身开始训话,“这么大声想吵到病人吗?什么什么人,不是你们自己打的电话叫护士来换药。”

  他们叫她?!

  温文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了眼自己放置的针孔摄像头位置。

  被摆了一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