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十章 自杀
  单清澄散会回到办公室,虽说有其他老师的安慰,但是温文对她造成的伤害并不是他人的劝慰就能够泯灭的。对她造成打击的,不是她班上学生的污蔑,而是温文对她的不信任。

  她单清澄向来行得正,如果是她做的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如此不分青后皂白就对她进行抨击,真的是她认识的温文会做出来的事情吗?

  温文就真如此铁石心肠,公事公办?

  试图慢慢静下心,单清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依旧笑脸待人,既然如此,她倒是要证明给温文看,到底是谁对谁错。

  然而正在去监控室的单清澄不清楚,她为什么如此在意温文对她的评价,难道真真只是为自己平反这么简单吗?还是更在意温文对她的看法?

  除去上课时间,单清澄几乎所有的空档都花在了监控室当中,她正如温文早晨那般反复循环查看她们年级所有的监控视频。

  然而当她发现确实是她班上的学生在用手机作弊时,心……凉了个透彻。她以为她这一个月和他们建立起来的感情可以推进师生的关系,然而现实呢?

  单清澄甚至开始反思,曾经小考当中体现的上浮成绩,是不是也是弄虚作假……结果只有她一人自我感觉良好。

  执笔记录下每个考场内自己学生作弊的时间,单清澄反复循环一段,然而她无意间发现一个共同点——就是几乎所有的大面积作弊情况,都是因为监考老师去门口与谁交流。从监考老师拿名册的细节上看,单清澄猜想是在查考勤并上报。

  得到这点讯息,单清澄马不停蹄地回了办公室拿了当日的教室调考安排表,他们年级的考勤记录老师赫然是她带领班级的班主任。

  怀抱着好奇与猜想,单清澄走在折返监控室的路上,偶然间遇上班主任,她面带和善地上前与之攀谈:“陈老师,刚上完课吗?”

  “哪还有心情上课啊,今天一天都在整顿班级。”年过半百的陈老师今日略显沧桑,就连往日雄厚的嗓音都变得有些干哑。

  单清澄关心的安抚起他的情绪,“陈老师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给你、给全班同学以及校方一个真实的答案。”

  “我自然也相信单老师的为人,但是希望这场风波能够早日度过,不然学生情绪受到影响,波及到他们以后高考可就耽误了他们一生啊。”

  “这是自然。”单清澄连连称是,遂又随意的提及,“今天我去监控室看了看,发现每个考勤记录员的方式都很不相同。但是我觉得还是陈老师做的好,不进教室不会影响学生考试,也不会让学生感到压力,值得很多老师去借鉴。”

  “哈哈,是嘛。”陈老师爽朗一笑,拍手恍然大悟道,“瞧我这记性,单老师待会再聊,我先去一趟政教处处理被记过的作弊学生。”

  “好,陈老师慢走。”

  随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单清澄嘴角的弧度慢慢落下,到底是他老奸巨猾演技太好,还是真如这般如此为学生着想?她的判断,会是错误的吗?

  单清澄不想成为第二个温文,索性继续一头钻进监控室当中继续寻找蛛丝马迹。只要是人为,必然会留下线索,单清澄坚信。

  她要做的,仅是为自己平反,她要让温文知道,温文错得有多彻底。

  深夜的降临让仍在家中看拷回来的视频的单清澄昏昏欲睡,她揉揉酸胀的双眼,关了电脑绕到浴室洗漱,随后瘫倒在床上迅速入睡。

  忙了一整天的她,精神以及身体上都造成了极大的负担。

  约莫凌晨三四点,正侧睡的单清澄不知怎的陡然醒来,她下意识睁开眼,然而在她枕头边凭空出现的一张人脸吓得她连退几分,如夜煞的狰狞、如鬼魄般惊魂。她正要尖叫却被那人盖在抠鼻上的手帕阻挡。挣扎得愈是强烈,手帕上刺鼻的气味愈是吸食得愈多,单清澄眼前一片灰暗,渐渐失去了知觉。

  又是一日清晨,温文依旧是早早来到校园,然而她已经无心在关心自己钟爱的桃花,心思完完全全落在了单清澄的事件上。

  思来想去,她决定找单清澄谈谈话,一来是确认事情的去向,二来是观察看看单清澄是否有受到影响,免得她精神崩溃,毕竟她也是初出茅庐的小丫头。

  结束了晨读,温文计算时间走到单清澄的办公室,然而她空荡荡的座位让温文蹙起眉头,问道:“单老师还在班上吗?”

  “今天都没看见,她们班今天不是语文早自习吗?”

  “没来?”显然,温文的声音变得有些不悦甚至是不耐,“她没来上班有跟谁请过假或者说过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

  教职员否认的答案更让温文心情莫明的开始烦躁起来,她隐忍盛怒沉声道:“她没来学校,你们就没人给她打过电话询问下情况?”

  “有可能是觉得做了这样的事情没脸再来学校了呢?”

  一抹事不关己的声音彻底让温文理智崩盘,向来擅长控制情绪的她在办公室大发雷霆,“我跟你们说了事情是她做的吗?只不过是她教导的学生出了事情,她身为任课老师应该付起责任!”

  说罢,温文冷冷的扫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