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九章 对立
  单清澄浑然不知如何度过的下午,脑海中不受控制的一直回荡温文似愁似怨的那句“我以为,单老师跟我一样把对方当成朋友”。说开心,是有的,说其他的感觉……也是有的,但是……算了。

  摇摇头,单清澄决定不再去思考无法琢磨透彻的问题,深深的望了眼桃林准备打道回府。可还没等她来得及转身,耳畔就传来纠缠了她一下午的声音:“单老师什么时候也开始中意桃花了?”

  “温大校长把桃花种这么大片不就是给人观赏吗?”单清澄不甘示弱地回击,“再怎么比,也比不过温大校长的闲情雅致呢。”

  “呵,是么。”温文不咸不淡的说了句,随后好以整暇的在她面前站定,“单老师晚上要一起吃顿饭吗?”

  单清澄眼角闪过一抹笑意,但一想到沈思远,双眸就转为黯淡,“温大校长是在邀约吗?”

  “自然是庆祝单老师成为我校一份子。”温文耸耸肩,侧头示意单清澄跟上,没走几步回头见她悠哉的跟在自己身后才放心的去取车,随后两人再度一同回了温文的住处。

  然而刚进门,温文搁了钥匙指指厨房对单清澄说:“单老师去做饭吧。”

  “什么?”单清澄错愕的问道,不可置信的目瞪一脸平淡的温文。而温文误以为她没听清,好心又说了次:“单老师去厨房做饭。”

  “温文!”单清澄咆哮一声。

  “嗯?”温文淡然的回应。

  “是你说约我吃饭的。”

  “嗯,我约,你煮。”温文眯眼笑得一脸狡黠,转身坐到了沙发上,徒留下气急败坏的单清澄在原地跺脚。似乎是觉得惹得还不够劲,温文又补了一刀:“单老师,中国有句话说的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单清澄听完脸色开始发青,她咬牙切齿道:“温大校长真有学问呢!”

  “客气。”

  “没夸你!”

  “哦。”

  餐桌上,单清澄见温文吃得津津有味就气不打一处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口气中带了浓郁的酸味说:“你家那位呢?”

  “老家同学聚会,几天不能回来。”温文据实回答,可能单清澄是c市人的原因,在c市呆了这么久的温文似乎更习惯c市的口味,反倒无法习惯沈思远做的菜了。

  “嗯。”原来是别人有事才想到自己,单清澄轻笑一声,真不知道沈思远怎么受得了温文这种个性,死鱼眼配暖男,也是奇葩的搭配。

  “晚上要住下吗?”有了第一次的留宿,温文似乎变得习以为常,她是不介意自己再睡一次书房的。

  想了想,单清澄还是摇头婉拒,那张他们两人同睡过的床,她怎么好意思躺下去。

  “那吃完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

  温文敏锐的觉察到单清澄提到沈思远之后就兴致缺缺,她自然是知道怎么一回事,却不道破,任由单清澄自己琢磨。在晚餐即将结束之际,温文才提到了正题:“之前出去深造培训的老师下周就回来了,单老师的课预计还要跟她们协调。我准备让单老师只带一个班,有个平行班的其他成绩都不错,唯独英语……不知道单老师意下如何?”

  “你是校长,你决定,我没意见。”抿了一口温水,单清澄起身主动收拾碗筷。

  温文帮忙分担,紧随其后,“既然如此,我相信单老师的教育方式可以让他们在英语上有所提升。”

  “你对我的期望太大了。”单清澄把碗盘放到池中,回头幽幽地瞟了眼温文,口气变得冷淡,“我只不过是一个刚刚转正实习生。”

  “单老师每天挤公交,没想过买一部车么?”

  对于温文在话题上陡然的跳跃,单清澄着实摸不着头脑,只得跟着她的话说下去:“我没温大校长这么厚实的家底。”

  “哦。如果单老师在一个月后的调考,让班上成绩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提升,我乐意私下出资给单老师准备一份礼物。”温文接过单清澄清洗好的盘子,擦拭干净搁置在架子上。

  “呵——如此大手笔,是四轮车吗?”单清澄开玩笑的说,压根没将温文这种不着边际的话放在心里。

  “可以。”

  单清澄惊诧地挑眉,睨眼去看身旁的温文,然而她跟往常无异的神情看不出一丝开玩笑的痕迹,单清澄故作娇羞地靠在温文肩头,娇嗔道:“真诱人呢。”

  “是嘛。”温文不咸不淡的回复,放好最后一个盘子一声不吭地闪开身子,不顾单清澄的踉跄翘起嘴角坐回沙发前看广告。

  无趣地啧嘴,单清澄脱了手套直奔玄关,像温文这种既闷骚又毒舌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存到现在的。

  “走了。”

  “单老师明天见。”

  单清澄冷冷的看着温文头也不回的背影,看看看,就知道看电视,小声嘀咕道:“一点都不想跟你见。”

  直到门关上,温文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朗。

  外出深造的几位教师回归,单清澄正如温文所说那般,被调到了一个平行班中带英语课,而没多久温文开始了为期一个星期的出差,据说是去教育局开会,具体是什么无人得知,只知道她不在的期间学校由副校长负责。

  也许是所谓的四轮车奖赏给了单清澄动力,也许是她本就如此敬业,也许是因为温文的认可。总而言之,这一个月,单清澄带领的班级英语成绩在小考中有明显的提高,这无疑是对她的付出最好的回报。

  偶尔,单清澄也想在温文面前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然而见她忙于奔波只好作罢。看来校长也不是那么好当,每个职业有每个职业的苦与乐、酸与甜。

  一个月后的全省统一调考终于来临,校方早早地随机分配好每个考场的监考老师,考生的考号也打散随机分配。考前前一晚,单清澄早早的上床睡觉,为明天的奋战做好充足的准备。

  所有教室中的监视器全开,考生、监考老师全部就位,铃声一响,校园陷入了沉静。

  一门课结束,办公室涌满了学生群,都在寻找老师想要校对答案,这似乎成了绝大部分学校的一种考后风俗。

  一连几日考试下来,不仅学生们得以解放,老师们也松了口气。他们等待考卷批改的漫长时间,自然是重新开始新的教学。

  温文依旧每日神龙见首不见尾,匆匆一瞥就不见了踪影,再去细问,又是出了校门。

  单清澄过着自己悠闲的小资生活,偶尔有见到沈思远来接温文,不过没以前那么频繁,大抵是怕耽误她的工作吧。见他们俩能过得如此和睦,单清澄心里也是开心的,温文确实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归宿。

  然而成绩下来的那天,单清澄怎么也没想到温文会怒发冲冠地从校外归来。

  她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早上没出来,好不容易开了门却是让几个学生去她办公室一趟。其面色的难看,让所有的教职工避而远之。随后,她发了紧急通知下去要全体教职员工集合开会——因为,英语考试上出现了大量的作弊卷。

  假如有两三份卷子雷同可以勉强说是巧合,那么几十份卷子呢?

  在省级调考出现这么大一个纰漏,简直是c高有史以来莫大的污点。

  未发下去的英语考卷被重重地掷在会议桌上,温文阴沉着脸扫视会议室的每个角落,没用麦克风的声音不大,却字字钻入人心,“今天的c高能打破历来的记录,我真不知道是该感谢在座的老师,还是在校的学生。”

  会议室的教职员工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具体事情,但是多多少少还是听到了点风声,果然温文下一句就说:“我还真不知道我们的考生有自带打印机功能,对的地方相同也就算了,一个单词的拼写错误都能copy了十几二十份还真的是相当有水平。”

  尽管温文说着冷笑话,可在场无人敢出大气,他们心里都清楚,在监视器和监考老师的监督下,大面积的作弊简直是在给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当然,我这说的还是轻的。”温文冷笑一声,坐到椅子上用手背磨蹭下巴,眼眸陡然变得凌厉万分,“我也从不知道我们c高的老师如此热心肠,也多才多艺,堪比智多星。考题都能猜得如此精准,不去做神算手当真是可惜。”

  闻言,单清澄紧促眉头,温文话里的意思是有老师故意泄漏考题才导致学生作弊?

  “你觉得呢,单老师?”

  还没等单清澄细想,就听到温文不温不火的声音点到自己的名字。她不可置信地望向温文,开口道:“你怀疑我?”

  “单老师带领的班级英语是什么水平你心里最清楚不过,而且大家也有目共睹。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你是在短期内怎么办到让你们班的学生好几个考高分,并且底下自带许多复印机。”温文面无表情的与她对视,铿锵有力的话语字字让单清澄觉得犹如针刺。

  “他们成绩是有所提升,但是绝对还达不到温校长所言的那种高水平。”

  “既然单老师都这么说,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希望单老师回去能够好好研究研究这些考卷。”温文起身把卷子放到单清澄跟前,居高临下的望了她一眼,清冷道,“散会!”

  教职员陆续退场,温文站直身体,回首席位拿了自己的东西要离开的时候,手腕被单清澄拉住,头也不回的听到她说:“你认为是我做的?还是你觉得我会因为你所谓的奖赏而耍手段去赢取?”

  温文面无表情的把她的手掰开,一言不发的看着单清澄,好半晌,单清澄自嘲地勾起嘴角,点了点头抱着卷子离开,“温大校长真真是好领导。”

  悠长的叹息声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内响起,温文一脸深思的神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默默地把椅子推进会议桌下,却偶然发现单清澄的座位上有一串遗留的钥匙。她回头望了眼门口,无奈的把钥匙放进自己口袋,关了灯锁上门。

  并不是她想针对单清澄,也不是想找一个替死鬼,而是当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单清澄的时候,她无法假公济私去包庇……即使她相信单清澄,可那又如何?就连在监控中发现的作弊学生,找来谈话都异口同声咬定是单清澄私下给他们补习的时候泄漏的考题,如果她今天不在会议中如此,由此放任下去,指不定学校里以讹传讹把单清澄传得有多么不堪入目。

  虽然她是在会议室里让单清澄难堪,但是也是保护她的一种行为……希望她能够理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