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六章 风波
  单清澄脸颊上泛起不明的绯红,眼神开始闪躲,她慌乱地拍下温文的狼爪,清清嗓子说:“咳,我为人师表,自然知道有错就要主动出来承担的道理,不然岂不是愧对了‘老师’这个称呼。”

  温文的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她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用笃定的口吻说:“这件事你别插手,以你的智商肯定会添乱,好好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这件事还威胁不到我。”

  “你才智商低下,好心当成驴肝肺!”单清澄三两下从她桌上拿了纸笔写了一串数字搁在她手边,说,“再见!”

  温文把她留下的号码保存到通讯录中,在姓名处徘徊了一阵,输入了“!”便将纸条折好收入口袋中。

  不得不承认,温文很享受单清澄因自己而跳脚模样,自从第一次见她淡定地与自己沟通,温文就已经做精打细算让单清澄变得“活力”一点,年轻人嘛,自然要朝气蓬勃才行。

  手机震了震,温文扫了眼来电显示接通,凑到耳边,“妈。”

  “打算怎么处理?”

  指尖有节奏地敲击桌面,温文细细思索片刻,说:“他回国了吧,让他来我这儿住几天。”

  “就那么袒护你的那位?”

  “现在就打包过来的话,做飞机应该只要两个小时,我下午下班之前他应该可以到,让他在学校门口等我。”说罢,温文挂了电话,眺望了眼窗外的桃林出门巡视去。

  消息疯传,几乎全校老师都知晓了这个消息,温文在教学楼里四处转悠,看看各个班级的教学情况。她知道周围令人不适的视线从何而来,也清楚他们是碍于自己的身份所以不敢如此明目张胆。

  默默叹息一声,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如果放在初出茅庐的单清澄身上,她会不会急得逮住一个人就理论解释……

  所谓三人成虎,当别人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如此,就算当事人冷静地解释了也会越描越黑,还会被认为是在狡辩。

  不解释,却只能吃哑巴亏,会被解读为心虚,如此就成了默认。

  如果为此生气发飙,事态发展更会变本加厉,再有理也成了无理。

  所以,在温文看来,别人万般地误会,她只能暂且默默忍受。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用实力证明自己,时间会为她说话。她温文的能力以及人格,不需要因为爱的人是男是女而遭到质疑。

  如果爱一个人成了负罪,那么试问当今世上有多少人要成为罪人。

  相亲对象的恶意打击对温文来说并不算什么,如若放在以前,她一定会置之不理。但是其间牵扯到了单清澄,所以她才采取措施,她不想连累单清澄让她背负一些来自于舆论上的抨击以及压力。

  实质上,她们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说这些是谣言也不为过。

  由于课程排得很满,单清澄一天下来都没有时间去看看温文情况如何,一些女性教师对温文刻意的保持距离让单清澄没由来的觉得心疼,她一再反思自己认为的有趣行为,是不是会造成更大的后果……

  下了班,她思忖着一些有益于温文的事情,看看是不是可以短期内扭转事态,把伤害降至最低。刚走到教学楼大厅的楼梯口,就见面前熙熙攘攘地围着教师,似乎对前方的什么议论纷纷。

  温文和教务处职员聊完相关事宜,正要收拾物品离开就见门口站着一位儒雅的男子。只见他同要离开的职员点头问好,随后毫不掩盖自己的关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转春的时候不要忘记带丝巾,感冒着凉有你难受的。”

  温文充耳不闻,拿了物品出去锁门,“你怎么上来了?”

  “你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要不过来,还算男人吗?”说罢,男子从行李包里取出一条丝巾,不顾场合是否事宜就替温文细心系上。

  温文落落大方地任由他去,随后把包和钥匙递给他,“去停车场把车开出来,我去门口等你。”

  “嗯。”

  男子似霸道的宣言一字不差地落入单清澄的耳中,她怔怔地望着两人亲密的模样,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了解温文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所以万不可能和初识的如此自然的互动,就连跟她都没有过。

  避嫌,这就是温文想出来的解决方法吗?听他们交谈的内容,不像是亲人,难道她短期内接受了一个追求她的男子?

  霎时间,心里五味杂陈,又以苦涩居多。

  “家里人都收到风声了?”温文倚靠在座椅上,惬意地享受专车司机的福利。

  “嗯,好像都没什么看法。反正我觉得,只要你觉得合适,开心就好。”

  睨眼看看开车的男子,温文略微头疼的解释道:“其实都不存在,只是那一次是朋友为我开脱,被相亲的人误会罢了。只不过想到以后要过一辈子的人要靠这样不靠谱的相亲来寻找,倒不如将计就计,图个清闲。”

  “你能想什么我还不清楚吗?你不知道双胞胎有心灵感应的。”

  “哦。”

  沈思远耸耸肩,根本不在乎温文对待自己的冷淡态度继续说:“我还感应到,那个帮你的‘朋友’就在刚刚看戏的人群中。”

  “果然儿子都像妈妈。”顿了顿,温文上下打量起沈思远,“一样八卦。”

  沈思远温柔地笑笑,首先下车替温文开门,“总比你像温先生一样死板好。”

  温文所处的c市并不是她的故乡,所以知道她家庭情况的人少之又少。再加上沈思远和她是同胞异卵的亲姐弟,长相上男遗传母女遗传父,且温文是随母姓,所以冒充情侣再合适不过。

  “我可先跟你说好,我这次不睡书房。”沈思远想起以前被温文叫来当搬家苦力时不堪回首的往事,立马表明他现在的立场,现在可是温文有求于他。

  “行啊,你也知道我就一间房,你跟我一起睡。”

  温文顺势把他推进厨房,自己绕回客厅开电视机。好在沈思远计较不多,似乎早就习以为常,开始乖乖下厨,“我在这的几天,除了每天接送你上下班还需要做什么吗?”

  “管住你的眼睛,闭上你的嘴,温柔的看着我,然后走人。”

  “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