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五章 舆论
  车门被单清澄狠狠地带上,温文漠然地系上安全带,歪着脑袋向车外的单清澄挥挥手,无声的口型说:“拜拜。”

  私家车刚开出公交站,方才停留的位置就被进站的公交车取而代之。红灯前的长龙队从斑马线排到了公交站头,温文饶有兴致的看着单清澄嗒嗒嗒地踩着高跟鞋小跑过来,开车门、入座……

  单清澄右手捂着滚烫的脸颊,心里暗咒自己没出息,她盯着窗外装作若无其事道:“随便送我去一家宾馆。”

  “单老师好雅致,可是我今晚着实没空满足你。”

  温文脑袋适时地闪躲,避开了单清澄揉成团丢来的餐巾纸,戏谑地勾起嘴角。

  “温文!”单清澄气急败坏地跺脚,要不是看温文在开车并且自己有求于她,指不定会按捺不住扑上去泄愤,“我只是把钥匙落在办公室里了,要是还有人在办公室的话我何必让你送我去宾馆。”

  “哦。”

  温文轻描淡写的一个“哦”算是回应了单清澄的长篇大论,她满脸轻松地握住方向盘不疾不徐的跟在大长龙后龟速前进。她的悠然自得和单清澄的暴跳如雷形成鲜明的对比,总让人觉得,温文再激单清澄一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

  路过一道路口,温文打了方向盘拐进去,似乎是想绕路避开这段拥堵的道路。单清澄没所谓地由她绕,反正自己也不是回家,只希望她能靠谱点找家正经点的店让自己住一晚上。

  兜兜转转一刻钟,温文驾轻就熟地停在车位上,解了安全带说:“下车。”

  四周的住宅区让单清澄不解地蹙眉,因为这儿怎么也不像是有宾馆的地方,更像是……

  呵呵……死鱼眼的住宅。

  看着温文自顾自开门的模样,单清澄干笑一声,果然如此……

  “单老师会下厨吗?”温文拿了双新拖鞋放到单清澄脚跟前,随口问了一声。

  “会。”

  温文耸耸肩,撂下一句:“晚餐等于住宿费,辛苦单老师了,加油。”她便心安理得地坐在客厅开了电视机,开始津津有味地看广告。

  “温校长真——客——气——”单清澄咬牙切齿的说完,无可奈何的在厨房巡视一圈,开始着手做饭。倒是温文,对厨房特意发出巨响的切菜声方若无睹,调大声音,继续专注看广告。

  之后的相处中,两人破天荒的没再继续掐架,温文为她准备了新的洗漱品以及睡衣就开了笔记本连接打印机打印文档。寂静的房屋,只有嘚嘚嘚的打印声音,温文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庭院中快与二楼持平的桃树让她面色柔和。

  白日的繁忙与劳碌,只要晚上回到家中,看看她心爱的树——心,仿佛可以就此沉静,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成了过往云烟。

  单清澄从楼上轻手轻脚地下来,远远就看见温文站在落地窗前出神的模样。不知是灯光的原因还是角度问题,原本她棱角分明且冷冽的脸而今既柔和又平易近人。

  望望已然盛放的桃树,又瞅瞅变得温婉的温文,单清澄轻笑一声,这人真是对桃情有独钟。专一的人,坏不到哪里去,唯独就是嘴巴欠抽了点。

  “我洗好了。”

  听到声响,温文漠然地抬头,走到打印机前把纸张收拾好,边抱着笔记本和资料去书房边对单清澄说:“刚刚那个房间,你今晚睡那。”

  单清澄欲言又止,本想问问温文睡哪,却见她拐进一间房间,关了门。无谓地耸肩,单清澄从楼梯上下来,悄无声息地开了庭院的门出去,感应灯适时的亮起把单清澄惊得退了一步,而后又自觉好笑地掩嘴,真不知道温文这样的设计是方便她观赏还是方便小偷行盗。

  书房内,庭院的灯亮照到窗口,温文掀开窗帘,饶有兴致地环胸靠在墙边看单清澄自娱自乐。一开始还摸摸树、闻闻花香,最后演变得追落花,亦或是捡起地上掉落的碰在手心再向空中一抛——

  乳臭未干的幼稚小孩。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