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雾里桃花别样红 > 第三章 采花
  被无良上司压榨的单清澄难解心头之恨,下班之后决定解放天性犒劳自己,抛弃今个儿种种的不悦。

  她寻觅一处环境绝佳且美食色香味俱全的餐厅,方踏进店门,单清澄一眼就相中角落靠窗的位置,有屏风和盆栽的遮挡给予了充分的私人空间。

  点好餐点,单清澄靠在沙发上惬意地端望窗外来来往往的路人。她向来喜欢安安稳稳的小资生活,觉得无趣了,只需在脑海中勾勒一些有趣的画面自娱自乐即可。殊不知,这一点上,和可陪桃树过上一整天的温文有异曲同工之处。

  “小姐,您的餐点上齐了,希望您能用餐愉快。”女服务生亲切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单清澄单手支着脸颊,半垂的眼眸使得她无意间散发出一股慵懒的气息。她悠然举手略显轻浮地滑过服务生的脸颊,从对方红艳的耳后抽出吸附在头发上的小塑料条,素齿朱唇轻纳道:“失礼了。”

  “啊?呃……没事,谢谢——”

  单清澄饶有兴致地看服务生落荒而逃的身影,唇瓣磨蹭手背,嘴角的弧度愈发浓郁。

  悠游自在的小时光在单清澄瞅瞅、想想中度过,晚间餐厅高峰时期的喧嚣没有影响她享受生活,她摇晃双腿搅拌咖啡。端起凑到嘴边鼻翼翕动,单清澄正要浅酌一口就听到让她意境全无的声音。

  她发誓,就算把她抛出九霄云外云游一番她也无法忘记温文欠揍的声音。

  “王先生坐对面就好,你先点餐我去下洗手间。”温文点头绕到洗手间,麻木地盯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人人都只看见光鲜亮丽的温文,知晓她知识渊博、年轻有为,却看不见她孤寂的感情生活,外观往往和事物的本身完全不符,世人都容易为表面的装饰所欺骗。生性凉薄的她,并不乐衷于与人打交道,无论是亲情、友情亦或是爱情。

  所谓人无完人,温文自然也有她缺乏之处。

  二十七岁,对于多数女人来说,是个尴尬的年龄。与她同时期的校友,小孩现在都可以打酱油了,而她却依旧孑然一身。

  所以在家里提出给她相亲的要求,温文也没有多加推脱,如果她的一生连情感都没有尝试过全心全意投入的话,未免也太可悲了。

  指尖轻触光洁的额头,温文一如既往半睁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绪。相亲前特意挽起的秀发温顺地盘在脑后,昔日初来乍到艳绝一时的容貌已经被时光消磨去了稚气,眉宇间、皙颊上、红唇中……般般入画。

  趁着温文离开的间隙,单清澄借故起身路过身后的座位,悠然扫了眼和温文一同前来的男士。乍一看确实是儒雅书生模样,可是他抖腿与确认钱包中套套的动作让人简直作恶,真真是应了衣冠禽|兽这个词,又或者侮辱了这个词。

  单清澄原路折回,扫视一圈桌上仍剩过半的食物,勾唇入座。有戏可看、有美食可品,她哪有因为今天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错事呢?

  “点好了吗?”温文无起伏的语调从单清澄身后响起,她只觉自己身下的沙发轻晃,别有深意地侧耳聆听身后的互动。

  “没有,等你来点。”

  “王先生是有选择障碍症?”

  王先生自以为的绅士风度在不解风情的温文眼里却成了选择障碍症,他嘴角轻轻抽搐,面容复杂地叫了服务员点了份情侣套餐。

  单清澄捂着唇憋笑,又怕她们连坐的沙发摇晃被温文发现,硬生生渐小笑得发颤的身躯。原来温文的嘴毒,是与生俱来的,并没有偏袒任何一个人而积点口德。

  “还不知道王先生在哪高就?”

  提及自己的工作,王先生重拾信心,侃侃而谈:“我在一家外企做销售maneger,你也知道,和外企那些老外打交道多了,有一些行为会被同化得开放些,还希望温小姐不要见怪。”

  “自然不会。”

  单清澄嗤之以鼻地轻哼,一口饮下半杯咖啡。确实够开放,已经提前准备好开放到床上去了。

  “我从商,温小姐从文。加入我们能够喜结连理,将来我们的孩子理科好我就教他商业上的知识,文科好就让温小姐教授他理论,你说是不是很完美呢?”

  面对王先生灼热的目光,温文漠然地避开,恰好服务生端着两人的餐点上前,缓解了一时的尴尬。

  温文眉头紧促,所谓的情侣套餐花哨居多,可食性却并不可观。她无声叹息一声,抿了口茶幽然呛道:“王先生现在就想这么未免也太过早。如果王先生想找的是人工制造机,出门右拐对妇产科医院口碑还挺好,王先生大可去研究一番。”

  “咳——”王先生尴尬地清嗓子,“是我唐突了。”末了,还不往给自己找个台阶下,“我受公司感染,习惯了,抱歉。”

  单清澄刚夹到嘴里要咽下的菜差点呛到自己,“人工制造机”,也亏得温文想得出来。口才好就是不一般,和她这种教外文的,没得比。

  “我今年三十有二,我知道温小姐今年二十七,其实我们年龄也不是差很多,不知道是不是可以了解下温小姐的兴趣爱好?”

  温文自顾自进餐,头也不抬地回答:“采花。”

  “什么?”

  “咳——咳、咳——”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单清澄一个劲地拍打胸膛,捂着唇不让自己咳嗽声太过大,她以后……一定不在听温文说话的时候喝水!

  “女子喜花,难道不是很平常的事吗?”温文不以为意地抿了口茶,取了擦拭嘴角算是结束了这一顿晚餐。

  “哦哦。”王先生擦擦冷汗,如此文质彬彬喜欢语出惊人的女子,说实话,并不是他中意的类型。在公司里做惯了maneger,早已习惯下属对自己奉承的日子,他喜欢的是懂得迎合他的女人。但是——温文方桃譬李的容颜,完完全全可以满足他的虚荣心。

  “温小姐吃饱了吗?”王先生眼尖地发现温文似是结束进餐的动作,他处心积虑等待的时刻终于到来,“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去我那坐一会儿?我家里有一部非常不错的影碟,我相信温小姐一定会喜欢。”

  这次不等温文开口,单清澄风情万种地从屏风后走出,委屈的眼神我见犹怜。单清澄缠上温文的脖子横坐她腿上,粉拳似不舍又似哀怨地落在她身上,“你不是说好只是见一见,然后拒绝他跟我回去的吗?你看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难道你真的要抛下我跟这个不相干的男人回他家?你有考虑过我会有多心痛吗?”

  “温小姐……”

  王先生的话还没说话,就被单清澄凌厉的目光逼得咽回喉中,下一秒,她又变得娇滴滴地依偎在温文怀中,埋怨道:“如果觉得我哪里不好,跟我说,我改。不要这样残酷地离开我……”

  单清澄心底一阵窃喜,她倒要看看,温文出了洋相之后会如何收场。虽然她不会大方地承认,她是怕温文跟那男的走了之后吃亏,怎么说,以温文的智商一定能看得出自己是在为她开脱。

  温文死寂的面容有了一丝松动,她顺势圈住单清澄的怀抱,一颦一笑竟让单清澄无法挪开眼球,“没有,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温……”简简单单的名字如今被卡在喉咙间不上不下,单清澄被她轻佻地挑起下巴,怔怔发愣的神情不自觉地微启朱唇。温文被她唤作死鱼眼的双眸化开一抹柔情,绵软似乎都会传染一般,让单清澄动弹不得,只能看着温文的面孔不断在眼前放大,直至嘴唇贴上冰凉柔软的两瓣。

  “你们……欺人太甚!”王先生的咆哮离席让单清澄回过神,她猛然推开温文,自己手臂撞上餐桌磕疼了也没敢继续在温文怀中逗留,她捂着嘴巴,斥责道:“你刚是做什么!”

  “单老师如此善良,演戏自然要演全套,不然怎么让别人信服我们是一对?”温文漠然地抬手滑过唇瓣,宛若方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她只不过是一个刚结束晚餐的客人。

  而单清澄,就像她的饭后甜点。

  “你这人简直不可理喻,好心没好报!”说罢,单清澄忿然离场,服务生叫住她让她结账,她恼怒地指着悠然自得的温文,“她付!”

  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了温文一屁股债,所以要留到这辈子慢慢还。总而言之,只要碰到温文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

  她千不该万不该留下来看戏,好心出手帮个忙,结果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

  她恨透温文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