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归向 > 12.14 大争之世
  电气历662年,翠屿港。

  在工厂外面,田家的车子停在了工厂门口。这辆汽车底色纯黑,却如同瓷瓶般有着山鸟庭舍画卷,整个汽车带着雅致的艺术气息。

  田镇从汽车上走下来,他是前来寻找苏鴷参加冠礼。

  今年苏鴷已经十七岁了。大部分公卿家族的少年在这个年龄阶段,如果是俊杰的话,也正是在士林揽名秀风之时。

  而大部分俊杰的名气多是在学坛、政坛中获取的。例如踏青交友会,政青院的辩会。当然上述都是世家公卿们放给年轻人展示自我的空间。这个空间向来是有限的。

  就算是大佬们处于某种原因多放开了一些控制。这些年轻人们为名而狂的广场,也依旧是在那些的巨头布局中。

  例如浙宁就是这样,各方实权派无法谈妥,把议会让了出来。少壮派们如同疯了一样,在言论上“开炮”“开炮”“再开炮”,但喧喧闹闹至始至终没有介入到实际权力中。

  不过在蓬海,苏鴷的声名鹊起,却并不是借助公卿世家提供的舞台,也没有受到蓬海年轻士子们的帮衬。

  而是在去年九月、十月,浙宁外海战争,南大岛的战斗,苏鴷用实战的结果证明了自己是毋庸置疑的长城。

  一个未及冠的长城,在‘喜好名士’的蓬海上层中是可以津津乐道的谈资。

  如果按照士族的规矩,苏鴷十六岁就该行成年礼。而突袭都傲城是在去年九月,南大岛战役是在去年十月,而从海人类访问归来是去年十一月。

  苏鴷十六岁就在这风风火火的过程中度过,而在今年一开始,田家德高望重的几个城池,就在等着苏鴷提出主礼的请求。

  然而苏鴷从今年开始,在翠屿港主导工作,技术试验经常是一待就一个星期。丝毫没有准备成人礼的样子。

  额,苏鴷也的确没准备成人礼。连带上上世,苏鴷已经多少年没见过生日了。成人礼这个特殊的生日,没人提的话,苏鴷还真的没意识有多重要。

  所以反倒是田家一些老人们,从一开始写信暗示,到现在开始上门来寻了。这个给苏鴷的感觉,就和地球上‘与你没多大关系的七大姑八大姨,关心你有没有结婚’差不多。

  在工厂实验室内。

  苏鴷通过领域,看到了这个下车的人是田镇,不得不放下了镊子。拿起电话,对工厂人事部门申请假期报备。

  苏鴷可以不鸟翠屿港周边的望族,这个名义上自己义父的面子,以及蓬海朝堂士族面皮还是要给的。——若是质疑不理不睬。那么就相当于和蓬海公卿们划清界限,尤其是现在电子产业已经布局到了蓬海国内。

  当然,沙暴集团内,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苏鴷按照制度报备这个出行的情况,外事部门立刻派遣了两个人随同苏鴷和蓬海士族进行交流。

  这个交流具体的情况,将全部记录在沙暴集团的档案上。

  要知道,在翠屿港,蓬海上层士族想接触的人可不只苏鴷。

  融家的青年远游团落脚到了滨海,是远比苏鴷这个长城,更让蓬海士林感觉到刺激的话题。

  太云的朝明、轻钧还有融家,这之间的恩怨可谓是史诗级别。

  要知道三年前,太云打赢了汉水之战后,第一时间就是封了融家所有住宅区,实验室,还有工厂。奉君命的轻钧聪,照着名单在一个个抓人。

  不过在太云如此渴求的情况下,融家还是有一支年轻人队伍逃了出来。犹如宝珠夜华般,出现在了大陆东部海岸线上,助沙暴这个不起眼的势力急速发展。

  这导致了,现在蓬海、浙宁、寒山等各方势力都想来求“贤”。

  所以沙暴集团对外的接触有程序有规则极为重要。

  【而几分钟后,沙暴集团外事部的人就到了】

  赵蓓(女,赵氏本宗),负责苏鴷此行安全的总负责人,而小队中其他人也都是赵家本宗的。

  对于本宗送来的年轻军事人才,赵宣檄也不可能过于排斥,本着‘物尽其用,人尽其职’的原则,送到翠屿港负责对重要人员的安保工作。

  说得通俗一点,就相当于二十一世纪一些海外企业,在外面的保安力量。而苏鴷简单地对赵蓓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就走了出去。

  在工厂大门口。

  穿着整齐的苏鴷,在田家仆人的恭迎中,走到了田镇身边,微微欠身道:“田叔叔,你来了。”

  田镇听到苏鴷的称呼,嘴角露出勉强的笑容,点头说道:“鴷儿。”

  苏鴷很顺从地跟随田镇坐上车,这让前来迎接的人松了一口气。在大家最坏的预案中,莫过于这位年少的长城,直接拂了田镇的面子。

  这年头,似乎是由于天下格局过于纷扰的缘故,蓬海内口气很狂的年轻人可是有很多很多的。

  而年少便是长城的苏鴷在面对田镇时,举止温良、宛如沉香的气质,倒是让随性而来的人感到很诧异。

  但是田镇在注视苏鴷时,则一直是屏住呼吸。旁人不知晓苏鴷,他当年可是见到苏鴷飞袭大厦之姿,眼下竟是将锋芒隐起来了。

  ……

  车队向西行驶,田家的祖地是薛郡,距离翠屿港大约是二百五十公里直线距离。

  一路上,田镇尽管想说什么,例如‘工厂内的工装要换一下’‘最好不要内装里面藏战服’之类的要求。

  但是话到了嘴边,田镇咽了下去。一言不发的苏鴷,身边仿佛有一种让人生畏的气场。

  ——其实就是专注的气场,很多做事认真的人都有。

  但是得知这个内向专注的人“杀过人”,那么再看这种神态专注的样子,就感觉这是煞气了。

  田镇简略地对苏鴷吩咐了几句。然后拿起电话和田家那边的人通讯,通知“自己已经把人带过来”“你们可以做安排了”之类的话。

  四个小时后。苏鴷走下车后,系了一下衣服,将战服遮了一下。

  而与此同时在苏鴷周围,沙暴集团外事部的人员也下车了,他们拿着通讯周围的情况。

  在田家大厦两公里外的一个金属桥梁顶端,身穿战服的战士,启动了光学隐身的技术。在桥梁高处风声很大,战士犹如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