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总统宠妻太高调 > 第905章 这个狐狸,又在故弄玄虚了

第905章 这个狐狸,又在故弄玄虚了

  除非,他能看到蓝筱脱离危险,除非看到她醒来。

  否则,他不会处理伤口的。

  他要让这伤口,一直都提醒着自己,蓝筱如今遭遇的这一切,都是拜谁所赐。

  楼羽城,他绝对饶不了他。

  温穆楚想到此,便猛然转头看向白少翊。

  “我吩咐你的事情,你有去做吗?”

  白少翊一愣,一时之间没有跟上他的思绪。

  “什……什么事情?”

  “楼羽城意图杀害王璇的证据,楼羽城利用职位之便,更是非法转移蓝氏集团公司的财产……这些证据,我要你全部以总统府的名义,发给陵城警察局。你立即让人……逮捕楼羽城……就算他不死,我也要让他把牢底坐穿。”温穆楚眸底迸射出狠厉,一字一顿的咬牙吼道。

  白少翊眼底掠过一丝犹豫,他有些迟疑。

  “这……这恐怕会引起总统先生的注意。穆楚,你真的要让蓝筱,出现在总统先生的视线里了吗?据我所知,总统先生让总统夫人,在暗中挑选金京的名门淑女给你当老婆。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中意的女人,是陵城的人。他们估计会反对……”

  温穆楚眼底掠过一丝冷芒,狠狠的射向白少翊。

  “你说什么?”

  白少翊咽了咽口气,面色带了一丝惊恐的问。

  “你……你不知道这件事?”

  总统先生对温穆楚这个失散多年的独子,是多么器重,如今金京的那些人,都看在眼里。

  所以,这段时间,金京的上流圈子,可以说是非常热闹。

  那些名门淑媛,贵族千金似也都纷纷跃跃欲试,势必要入了总统夫人的眼,做未来总统先生的夫人。

  这么大的事,在金京早已翻起惊涛骇浪了。

  也不是什么特别隐私的秘密,可以是人尽皆知了。

  白少翊没想到,温穆楚居然不知道?

  也对,温穆楚之前的一段时间,一直潜伏在XY组织基地执行任务。

  这好不容易完成任务出来,又遇见蓝筱家里的事情。

  他没有过多关注金京的动静,倒也情有可原的。

  不过,白少翊悄咪咪的瞧着温穆楚的脸色,越变越难看,他退后了几步,与温穆楚拉开了距离。

  他的直觉告诉他,温穆楚如今非常不爽。

  整个人,几乎都处于暴怒的状态。

  温穆楚攥着拳头,不禁嗤笑一声。

  他那个总统父亲,可真可笑。

  他从小到大,都没得他的养育长大,如今认回父子关系,他不但要干涉他的前途,他居然还妄想干涉他的婚姻?

  还让他,为了家族联姻,巩固更加强大的帝国权利,让他娶一个他不爱的女人?

  他的总统父亲,究竟是怎么练就这般自私,冷血的行事风格?

  前面几乎是二十多年没尽到父亲责任便罢了,这往后的人生,他还要插手干预?

  温穆楚的眉心,在微微跳动着。

  呵……真当他温穆楚是死的吗?

  他是那种,任由别人牵着他鼻子走,而不懂得反抗的吗?

  况且,他这一辈子,除了蓝筱,他谁都不会娶。

  谁也别想强迫他,与蓝筱分离。

  否则,他不介意与他的总统父亲彻底闹翻。

  温穆楚眼底满是羁傲不逊,他冷冷看向白少翊:“楼羽城的事,你不需要隐瞒总统先生,该怎么汇报你就怎么汇报。不过,你得把楼羽城这事,给我办的漂漂亮亮,否则,你就不必再到我身边替我办事了。”

  白少翊听着,顿时觉得压力山大。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夹心饼干。

  他被两片饼夹着,无论怎么做,都是受压迫的那个人啊。

  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立即连忙点头。

  “好的,我这就去办,保管让楼羽城那厮,死的很难看。”

  温穆楚淡淡点头,便不再看白少翊,权当他是一抹空气了。

  白少翊这抹空气,对着一旁沉默的顾辞,挤出一个比笑还难看的笑容。

  他拿着手机,便生无可恋的离开了这边,走向了安全通道。

  果然,白少翊将这边的情况,如实向韩愈庭汇报后。

  韩愈庭沉默了好一会,高深莫测来了一句。

  “金京的这天,恐怕要在不久的将来要变了。”

  白少翊听着一脸懵,一连问韩愈庭说的什么意思。

  韩愈庭勾唇低声一笑:“少翊,既然听不懂,就别为难自己了。你告诉温穆楚,这件事,我替他办了,相信明天一早,关于楼羽城的罪名通报,会下发到陵城警局。”

  白少翊摸了摸鼻子,挂了电话。

  腹诽的骂了一声韩愈庭狡诈:“这个狐狸,又在故弄玄虚了,还真是让人讨厌。”

  韩愈庭挂了电话,便一连下了几个指令。

  不到半个小时,关于楼羽城的罪证,全部都发到了陵城警察局。

  警察局的所有人都几乎要下班,到了值班交接的时候。

  而警察局长,更是早就回家吃饭睡觉了。

  岂知,局里一通电话,直接把警察局长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警察局长一听这是金京总统府里,亲自下的逮捕令,他吓得鞋子都差点穿错了,火急火燎的赶往警局。

  警局的刑宽,在等待局长的时间里,他将这事,透露给了江哥。

  此时的江哥,刚刚得了蓝筱受伤严重的消息。

  他套了一件外套,立即让人备车,往医院赶。

  恰在这时,他手机响了。

  他坐进车里,接起电话。

  “说……”

  “江哥透露给你一个消息,蓝筱今晚之所以身受重伤,实则是因为这个楼羽城的缘故。楼羽城这次可捅了大篓子了,总统府的人居然开始收拾他了。不过,我担心,楼羽城这人狡猾如狐,别在外面还没来得及去逮捕他,他已经率先得到消息而潜逃了。”

  “据我所知,楼羽城他与XY组织有些渊源……我怕,他会逃往XY组织,到那时就糟了。总统府下了严令,要让我们逮捕到这个人,万一到时候,我们扑了空。这陵城警局的所有人,估计都会遭殃了。”刑宽之所以想着给江哥打电话,透露这个消息,无非是想要江哥利用他的人脉,提前截住逃走的楼羽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