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总统宠妻太高调 > 第696章 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对我

第696章 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对我

  方裕谷虽沉默,可望着蓝筱的那双眉眼却熠熠生辉。

  这个徒弟,他绝不能就此放过。

  否则,他将来还要到哪里,找到这么一个可心的徒弟?

  难不成,要等到他一只脚踏进了棺材内吗?

  方裕谷唉声一叹,低声道。

  “蓝筱……你的意思,我都明白……”

  然而,他的话才说了一半,便突然被方青瓷打断。

  “爷爷,蓝筱她根本就不配成为你的徒弟……这样的人,她何德何能?好在她又一些自知之明,呵……脸色还没厚到城墙的程度,否则,我都替她感到丢人……”方青瓷一双眼眸闪着精光,沙哑着声音笑道。

  她高兴的都快疯了。

  蓝筱她本来就没有资格成为她爷爷的徒弟。

  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将来,都没有资格。

  蓝筱眸光幽幽的扫了眼方青瓷,嘲弄一笑。

  “方老,看来方小姐还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看来,我们还真的没有师徒缘分……”

  方青瓷勾唇一笑,眼中满是挑衅和嘲弄,她抬手,啪啪的兴奋鼓掌。

  “哈……那是当然,还用你在这里一再强调?想要成为我爷爷徒弟的人多了去了,你以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真的那么幸运成为我爷爷的徒弟?我告诉你蓝筱,你休想,这一辈子你都触碰不到那个位置了……”

  一直沉默的方裕谷,听到方青瓷的这番话,他心中早已怒极。

  一双眼闪烁着熊熊烈火,他扬起手,狠狠的扇向方青瓷。

  啪的一声响,震彻四周。

  方青瓷彻底傻了,她捂着酸痛的脸颊,不可置信的看着方裕谷。

  “爷爷……你居然打我?”

  方裕谷冷哼一声,望着她的眉眼掺了寒烈的冰霜。

  他咬牙怒视着她,厉声斥道。

  “我为什么打你,难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吗?从小到大,你就任意妄为,我以为你是性格就这样,小女孩骄纵一些,不容易被人欺负。可你不能因为自己骄纵的性格,而想出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来对付别人啊。谁教你用这种龌龊肮脏的手段,算计人的?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方青瓷只觉得自己脑袋轰轰响,眼前一片恍惚。

  “爷爷……我是你的亲孙女啊,为什么你不信我,却信一个外人?蓝筱前几日那般侮辱我,难道我就不能反击,做出一些抵抗吗?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凭什么那么羞辱我?”

  蓝筱叹息一声,低声解释:“方小姐,那晚我们打赌,是你一开始主动找我打赌的。赌约也是你自己提的,最后你输了,自然就要履行赌约规则。你那么过分的利用赌约让我和我家楚楚分手,我都没和你多做计较,只是让你每天早上给我送早餐而已,可你每一次来送早餐,满口飚脏话,骂骂咧咧。全然没有一点愿赌服输的真诚模样,我这人听着你的话刺耳,自然也不愿忍受委屈。”

  “所以有些矛盾冲突,自然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若是你一开始,真诚的认输,真诚的履行规则,我也不会为难你。这一切,不能全怪我,而你却没有一点错吧。再说了,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你居然就设计了这么一出局来害我,这未免报复心太强了吧?下一次,是不是你直接就能雇凶杀人了?”

  “你……蓝筱你给我闭嘴……”方青瓷脸色难看的冲着蓝筱吼道,蓝筱的话,直击方青瓷的内心,几乎把她一半的心思戳破,暴露出来。

  方青瓷心底,越发的恐慌不安。

  方裕谷冷笑一声,事情的前因后果,他比谁都看的清楚明白。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孙女。

  从前众星捧月的日子过惯了,早已习惯众人对她的阿谀奉承,巴结讨好。

  突然出来一个蓝筱,不愿屈从在她之下。

  她便认为,是蓝筱与她故意做对了。

  她想为难蓝筱,结果却被蓝筱反将一军,输的惨败。

  她输了不甘心,所以即使履行了规则,却态度极差,出口污秽之言——

  人家正常维护自己的利益,她却觉得是蓝筱故意侮辱她。

  结果,她便展开了更加疯狂的报复。

  自私自利,狭隘,狠毒,势利……

  这就是方青瓷。

  方裕谷痛心疾首的看着方青瓷,满面的失望。

  “我看你闭嘴才是,事到如今,你居然没有半点悔悟。难道你听不明白吗?蓝筱的意思是,她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会放你一马,如果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我们方家的脸都要被你给毁尽了。蓝筱若是一个狠辣的人,她刚刚当着那么多媒体记者的面,就能把录音公布于众了。她手中握着的证据足以将你身败名裂,可蓝筱却大度的选择放了你一马,让你自己承认自己的过错。”

  “可你却一次次的不知悔改,不但不承认自己做的那些蠢事,甚至还要拉人替你背黑锅?你却还在这里得意忘形什么啊?同样是十八岁,你觉得你能和蓝筱比吗?看来这次带你来陵城,就是一个大大的错误……既然你不知悔改,还在嘴硬推卸自己的所犯的过错,那就回金京吧,在家里面壁思过一个月,哪里也不能去。这一次,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再有下一次,你敢再犯错,我绝对会大公无私,将你送入你该去的地方。”

  方裕谷的一番话,就像是一个个巴掌,狠狠的扇在方青瓷的脸上。

  方青瓷头晕脑胀,瞪大了眼眸看着方裕谷。

  “爷爷你……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外人这么对我?”

  “什么外人?蓝筱她不是什么外人,我既然认定了她是我的徒弟,那么谁也无法改变我的主意。今天的认徒仪式被你搞砸,明日我便给蓝筱再举行一场宴会……”方裕谷冷哼一声,掷地有声的回道。

  方青瓷的脸色,这一刻变得异常难看。

  她看着方裕谷,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不是她的爷爷,这不是那个从小到大,最她温和慈祥对待的爷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