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总统宠妻太高调 > 第553章 很难定刘珊的罪

第553章 很难定刘珊的罪

  温穆楚坐了下来,伸手触上蓝筱的额头,滚烫的热度,烫的他手指微微一颤。

  他的脸色,便突然沉了下来。

  温橙恰在这时候,端了一杯温开水过来。

  “哥,温水……”

  温穆楚连忙接过来,试了试温度,然后他便让温橙出去。

  温橙犹豫了几分:“哥,不要我留下来帮你吗?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是不是有些不太方便啊……”

  温橙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原本打哈欠去睡觉的温母,连忙进来,不由分说的便拉着温橙这个电灯泡出去了。

  温橙一头雾水,被自己的老妈拉了出来。

  她看着紧闭的房门,非常不爽的看向温母。

  “妈,你这是干什么啊?我哥和蓝筱可还没结婚呢,他们就这么睡在一起了?这……这太不像话了吧?”

  温母抬手戳了戳温橙的脑门。

  “蓝筱现在生着病呢,你胡思乱想什么呢?你哥是她的男朋友,她生病了,自然是你哥照顾了。你还小,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事,就别在这里瞎掺和捣乱了。快点去睡觉去,你不要以为明天不上课,就可以睡懒觉。明天给我早点起来,给蓝筱熬营养粥……”

  温橙彻底炸了,跺跺脚吼道:“妈,凭什么我给蓝筱熬营养粥啊?”

  “你这丫头,之前做了那么多的糊涂事,人家蓝筱都没和你计较。你觉得蓝筱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吗?她不过是看在你哥的面上,才不跟你计较的。她为什么这么对你啊,还不是爱屋及乌?所以,小姑娘,趁着这次机会,抓紧时间和她修复关系,反正她迟早是我们温家的儿媳妇。你这个小姑子,现在亡羊补牢还为时不晚。”温母眯眼笑着,拍了拍温橙的肩膀。

  温橙木了,看着笑得贼高兴的老妈。

  “妈,你是有多喜欢蓝筱哟……”

  “真是傻,主要是你哥喜欢,我这也是爱屋及乌啊,懂不懂?”温母恨铁不成钢的又戳了戳温橙的脑门,随即便摆摆手回房间睡觉去了。

  温橙揉着被温母戳疼的脑门,蹙眉沉思着。

  “爱屋及乌……”

  ……

  温穆楚小心翼翼的给蓝筱喂了药,将她重新放在了被窝里。

  可她身上散发出的滚烫热度,热的他心里难受。

  他眸光微闪,跪在床边,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你怎么就这么让人不放心呢……”

  才不过几日没见,她就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

  温穆楚心疼之余,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把她放在兜里随时带着。

  看着她痛苦,看着她难受,他的心,犹如一只大手在狠厉的拉扯着,生疼生疼的。

  温穆楚看她睡得死沉,他微微叹息一声,薄唇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吻。

  随即,他缓缓起身去了浴室,这才换下了自己那一身潮湿的衣服。

  换了干爽的衣服出来,他的手机在这时响了。

  怕朝着蓝筱休息,他连忙按了静音,出了房间,在客厅接起了电话。

  白少翊在电话那端,将他这段时间所调查的真相,尽数汇报给温穆楚听了。

  包括江哥,在暗中做的那些事,还有刘珊和莫芳妍为了陷害蓝筱做的那些事。

  温穆楚沉默了一会,他微微抬眸,望着窗外,还在淅淅沥沥,不断滑落的雨滴。

  “刘珊现在怎么样?死了没?”他沙哑了声音问了一句。

  “没死,不过她精神方面,好像出了一些问题。醒过来后,她一直在说一些胡话。关于多年前,她对许若宁做的那些事,如今只有魏大山这个人证,其他的一切证据都无法得到验证。可以说,如果刘珊寻找律师,为她辩护,他们也会反过来控诉魏大山是一面之词,故意污蔑栽赃刘珊。所以,如今的情况,只有人证没有物证,恐怕很难定刘珊的罪……”白少翊低声道。

  温穆楚眸光微眯,眼底掠过一道暗芒。

  他的手掌,缓缓的紧握成拳。

  “那她和莫芳妍污蔑蓝筱的罪名成立吗?”

  “这个是成立的,因为有那个录音,所以根本不需要怎么调查,真相就大白了。若是仅仅是这一个罪,刘珊顶多只会被关个一两年。”

  温穆楚脸上闪过一丝愤怒,冷然而笑。

  “所以,恶人作恶,到最后,还是无法得到该有的报应吗?与其这样,不如制造一场意外,让她丧命……既然法律无法把她制裁,不如交给天意吧。”

  白少翊闻言,心神一秉,连忙开口:“不是,小温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提醒你,你千万别做那些沾人命的傻事,否则对你以后的政途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影响。”

  温穆楚微微挑眉:“我有说过什么吗?你多虑了,我只说,交给天意,你明白吗?”

  白少翊岂会听不出他话里另外的意思呢?

  他知道自己劝不了温穆楚,他不由唉声叹息一声:“小温先生,其实这件事都过去好多年了,蓝筱她今晚差点杀了刘珊,也算是间接报了仇了。这件事,再追究下去,对你们都没任何好处,不如就这样吧?”

  温穆楚嗤笑一声,冷声回道:“就这样吧?那蓝筱所经历的痛苦,所经历的折磨,以及这么多年遭受的不幸童年,谁来给她买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刘珊她就是该死……”

  温穆楚说完这句话,也不想听白少翊的任何话,他冷然挂断了电话。

  他双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

  心里的沉痛,一波波的涌上来。

  杀人就要偿命,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没人能够逃脱,刘珊她更不能。

  这一夜,温穆楚一点都没有合眼,他眼睛一眨不眨的守着蓝筱,查看她的身体情况。

  喝了药后,她身上出了很多的汗。

  出汗之后,那热也渐渐的退了。

  温穆楚拿了湿毛巾,替她擦着额头的汗珠——

  窗外的雨停了,天际渐渐出现鱼肚白。

  天亮了,彻底的雨过天晴。

  蓝筱便在这时,睁开了眼睛。

  温穆楚微微一怔,他将毛巾放入盆里,握住了她的手,低声问:“怎么样?身体还难受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