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总统宠妻太高调 > 第382章 他还真是狡猾至极(2000)

第382章 他还真是狡猾至极(2000)

  “人生路上,有一种捷径。如果我想要用最短的时间,取得最好的成就。我就必须明白,捷径背后所要承担的代价。这很公平,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注定要不断的往上爬,强大自己的实力。我便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迟班长,谢谢你的好意,我们再见……”

  温穆楚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他本来就不属于这所军校,他来这里从一开始便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一个过渡。

  这一天,终究以最快的速度到来了。

  温穆楚从迟陵那里离开,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宿舍洗澡换衣。

  十分钟后,他来到了急症室门口,等待邵轻风的情况。

  整整等了一个小时,邵轻风才被推出来。

  白医生亲自推着邵轻风出来,一抬眼便看见了温穆楚,她眸光微亮。

  温穆楚连忙迎上来,询问邵轻风的情况:“他怎么样了?”

  “好在木棍插得地方偏离了大动脉一寸,好在你及时替他止血,并且将他带回来医治。若是慢那么几分钟,他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了。不过现在,替他取出了那个木棍,他总算有惊无险。”白医生摘掉口罩,眯眼笑着回道。

  温穆楚明显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跟随着医生,将邵轻风送进了病房。

  邵轻风如今意识昏沉,却依旧伸手抓住了温穆楚的手腕。

  “兄弟,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从此以后,你在哪儿,我在哪儿,这这条命都是你的……”邵轻风望着温穆楚的眉眼虽然迷离,但却炙热,他扯着一丝僵硬的笑,嘶哑着声音郑重其事的说道。

  温穆楚却拍了拍他的手背,让他好好休息,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

  他这人,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更没什么兄弟。

  突然有这么一个人拽着他的手,眼眸炙热的喊着他兄弟。

  温穆楚的心底,有种奇异的感觉。

  他微微抿了抿唇,替邵轻风掖了掖被角,等到邵轻风彻底的沉睡过去。

  他才慢慢的离开了病房。

  刚刚关上门,准备离开,却又遇见了白医生。

  “我是真没想到,你一个人能够将他从那么陡峭的山坡底下救上来。若是换成第二个人,他恐怕就会命丧当场了……”年轻美丽的白医生眸底溢满潋滟光彩,望着他的每一个眼神,都闪烁淡淡的仰慕。

  温穆楚并不多言,只是轻轻的点头。

  留下一句,让075号多保重,他便转身离去。

  白医生眉头紧蹙,眸底掠过一丝不解,急忙冲到他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让他多保重?难道说,你以后不会再来看他了?你……你要离开军校了?”

  温穆楚眸底掠过一丝讶异,仅仅凭着一句话,便能猜到,他话里背后的那层隐藏的深意,这份聪慧与机敏让他惊诧。

  不过,他那份讶异也只是转瞬之间。

  温穆楚抿着唇角,没有说什么,便饶过她抬脚离去。

  白医生满心的忐忑不安,她抬头凝着离自己渐行渐远的背影。

  她垂在袖中的手,缓缓的紧握成拳。

  ……

  空气中到处都流窜着铁锈味,仓库门那里敞开了一些缝隙,有些冷风便毫无预兆的缓缓的吹了进来。

  为了效果逼真,蓝筱让自己身上特别的狼狈,衣衫单薄的要命,冷风吹进来,直接冻得她身体发颤。

  她被绑在这个废弃仓库里,已经大概半个小时了。

  距离韩云说的那个时间点,已经过去了十分钟左右。

  四周漆黑一片,她在黑暗中闪着晶亮的眸光,暗暗将四周打量了一遍。

  阿虎光头他们,全都隐藏在仓库不远处的草丛里。

  她攥紧了已经黏稠潮湿的手心,轻轻的抿了抿唇瓣。

  突然,哐当一声响。

  蓝筱连忙闭上眼睛。

  紧接着,那一声响之后,她便觉得身上更冷,似乎是仓库门被人打开,更多的冷风毫不留情的往她身上扑来。

  蓝筱紧紧的咬着唇瓣,抑制住身体颤栗的幅度。

  仓库门大开后,渐渐的她便听见了一阵脚步声传来。

  “筱筱……筱筱你在吗?”然后,蓝筱便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她的唇角,不由缓缓勾起。

  楼羽城,果然是他。

  这一瞬间,所有的疑惑与困惑,刹那间解除。

  看来,楼羽城应该是意识到,她现在离他渐行渐远,所以他便让韩云利用光头将她绑来,然后他再充当好人,千辛万苦的找过来救她。

  如果,蓝筱没有猜错的话,此刻的楼羽城,一定是满身血腥,受伤不轻。

  他利用她这种愧疚与英雄救美的心理,企图再次俘获她的心,让她为他沉沦。

  因为,他清楚的明白,一个女人是最容易对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倾心相许的。

  楼羽城,他还真是狡猾至极,花样百出啊。

  片刻之后,那道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一道强光照在她眼上,蓝筱只听见楼羽城焦急的喊了她一声。

  “筱筱,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

  下一刻,她整个人便落入了他的怀抱。

  楼羽城的怀抱很暖,蓝筱却觉得如坠冰窟。

  前世,她一次次落入他设计好的陷阱内,不可自拔,一旦想到他的心机如此深沉,蓝筱就恨得牙痒痒,又怎会再对他生出半分旖旎心思?

  蓝筱幽幽醒转,慢慢的掀开眼帘,眯着眼睛,看向楼羽城。

  楼羽城脸颊破了好几道口子,满身狼狈不堪。

  在看见蓝筱醒过时,他眸底掠过一丝欣喜。

  “筱筱,你醒了?太好了,还好你没事……”

  蓝筱觉得,她这时候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能戳穿楼羽城的行为的。

  万一他狗急跳墙,一怒之下杀了她怎么办?

  所以,他要演戏,她陪着他演就是,端看谁得演技高明了。

  她也需要知道,他做这件事,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蓝筱佯装受了惊吓,眼圈微微一红,小手攥紧了他的衣服,低声哽咽道:“羽城哥,我好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