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大撞阴阳路 > 92.富野的地狱10
  魏宁光着脚丫从楼上跑下来,看到倒在地上□□的齐茵。他跑过去抓住齐茵的手腕:“妈妈,你怎么样?”

  齐茵听到魏宁的声音,立即从昏迷中清醒,反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腕:“宁宁,快点去找陈天师他们,不要离开他们身边。快点、快点去!”

  魏宁手腕被捏痛:“妈妈,我去找他们来救你。”说完他就起身想跑回二楼找陈阳他们,齐茵在他身后忍着腿部剧痛艰难的爬起来,她不想连累唯一的儿子。

  魏宁刚踏上楼梯就撞到魏光明,他抬头望着站在阴影处的父亲,不假思索转身就跑。但魏光明快速的抓住他并把他抱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回书房。他脸色阴沉,目光阴鸷,极为可怕。

  齐茵见到这一幕,紧张得心脏快要从心口蹦出来。如果是往常她一定不会怀疑魏光明会对魏宁不利,毕竟虎毒不食子。但刚才恢复过来的记忆告诉她,魏光明比老虎还要毒辣,他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癖好能够虐杀亲生孩子,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现在只要一想起每次把魏宁送到魏光明的书房,出来之后他小脸苍白疲惫的模样,齐茵就感到心痛。孩子在魏光明心中只分为有用和没用,对魏杰和颜悦色也只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癖好。剩下的魏晓晓、魏芝芝,哪个不是被利用得彻底?

  她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的儿子是例外。

  齐茵拖着断腿在魏光明经过的时候猛地向前一扑,抱住魏光明的腿:“光明、光明我求你,我求你放过宁宁。有什么冲着我来好不好?你别伤害宁宁,我求你,你要我的命现在就可以拿去。你放过宁宁,放过他啊——”

  她失声痛哭,魏光明掰开齐茵的手:“你的命有什么用?”齐茵死死抱住他的腿,没办法掰开。魏光明恼怒的踹她,下了力气去踹也没能踹开,气急败坏抓起旁边的铜盏砸向齐茵的脑袋。

  齐茵没力气再抓住魏光明的腿,慢慢松开倒在地板上,视野中全是鲜红的血液。耳旁响彻魏宁恐惧害怕的哭喊声,混合了当初魏芝芝被毒打时尖利的哭喊声。记忆又开始模糊起来,被遗忘的过往逐渐清晰。

  魏芝芝出现在她面前,蹲下去看她。齐茵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拽住魏芝芝的裙角,又哭又笑的求她:“对、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但是,宁宁没有对不起你,他最喜欢你……”她嘶哑着嗓音痛哭:“你救救他好不好?我的命……嗬、赔给你。”

  魏芝芝眨眨眼:“魏光明说你的命不值钱,赔给我有什么用?”

  齐茵激动,不顾头顶上的伤口挣扎起来:“芝芝,求求你好不好?看在宁宁喊你姐姐的份上,救救他。难道你想宁宁跟你一样被魏光明害死吗?”

  魏芝芝脸色剧变,瞪着齐茵。一股巨大的力气将齐茵整个人提起来,仿佛有无形的巨手掐住她的脖子,在她呼吸不过来的时候突然松手甩出去。眼见就要撞到墙壁,而墙壁里面的‘人’肉眼可见的疯狂涌动,争先恐后扑过来想要抢夺齐茵。

  陈阳从楼上跳下,踩着可落脚的地方借力稳住身形的同时接住齐茵,并顺手将铜钱剑插进墙壁镇压里面的东西。毛小莉从他手中接过齐茵试探鼻息并检查伤口:“还活着,伤得有些重。”

  陈阳:“带她躲到房里去。”

  “好。”毛小莉抱着齐茵就近选了间房间进去,顺便包扎齐茵身上的外伤。

  寇宣灵三人下楼见到这一幕还未说些什么就见魏芝芝转身跑到魏光明的书房,停在那里转身回头看陈阳他们。寇宣灵:“怎么回事?”

  陈阳思及齐茵,立刻反应过来:“魏宁?把门踹开。”张求道离得近,经过魏芝芝的时候不自觉瞧了她一眼,粉雕玉琢的可爱模样让人不敢相信她是只冤魂。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众人见到书房中魏光明正举刀欲插进魏宁的肚子。

  陆修之随手执起手中物弹射过去,正中魏光明手中的刀子。阻挡他杀害魏宁的动作后,张求道一个飞踢将魏光明踹到墙面上。

  魏芝芝猛然望过去,墙壁暗金色梵文开始流动,墙壁里的‘人’伸出细瘦的手臂抓住魏光明,尖锐的爪子抓破他的衣物、割伤他的皮肉。但在触及魏光明血液时却纷纷发出尖叫,如潮水般纷纷逃离。

  魏光明根本不在意他遇到的一切,更不在意身上的伤口,看向被寇宣灵抱在怀中的魏宁,眼中充满觊觎和狠厉:“舍利子,你们也想要舍利子?我们平分怎么样?没有舍利子谁都走不出去。”

  魏芝芝站在门口平静而冷漠的望着这一幕,随后转身朝大门口走去。她打开大门,看着在大雨中的白衣女人。白衣女人早就因杀戮失去理智,她日夜徘徊,企图找到破门而入的方法。可是,没有得到邀请的鬼魂是无法踏进收藏馆的。

  “妈妈,进来吧。”魏芝芝轻声说道。

  白衣女人冲进来,忽略魏芝芝,兀自跑到楼上的座钟里寻找小女儿。但是座钟空空如也,于是她在二楼徘徊,一个一个房间寻找,不断哭嚎。

  魏芝芝抱着小丑玩偶跟在白衣女人身边,陪着她一个一个房间的寻找。她有些好奇,又有些贪婪的望着白衣女人的脸。她变成毫无理智的厉鬼之后,其实很丑,神情麻木可怜,完全不像是记忆中那么温柔。可是,她是妈妈呀。

  魏芝芝抱住女人的腿,把脸贴上去亲昵的说道:“没关系,我还是很爱你。”

  楼下的魏光明神色癫狂,拍着桌椅发疯般的嚎叫:“没有舍利子镇压,那只恶鬼会杀死收藏馆内所有人,包括你们。别以为你们是天师就躲得过去,现在只有剖开魏宁的肚子,拿出舍利子。他一个小孩子根本无法消化舍利子,趁现在还能拿出来,尽快啊!”

  寇宣灵满眼嫌恶,他从未见过像魏光明这样泯灭人性的畜生。哪怕是再恶毒的人、再凶狠的厉鬼都不会去伤害自己的骨肉,可在魏光明眼中,儿女是可以随意杀戮的对象。他说道:“魏宁被打了麻醉剂,他手臂上都是针孔,之前应该是作为移动血库供魏光明取血食用。我先把魏宁抱到齐茵身边,让他们母子待在一块。”

  陈阳点头:“去吧。”

  寇宣灵抱着孩子离开,身后跟着幽灵般的陆修之。陈阳斜着眼睛瞥他:“陆修之,留下。”

  陆修之步伐顿住,看了眼横眉冷对的陈阳和张求道,又看向头也不回走出书房的寇宣灵。默默叹口气,不知道当初加入分局算不算误入歧途。明明正职是追妻,为什么他当初要一脚踏错?

  他回头,望着丑恶的魏光明说道:“魏光明此人,枉顾人伦律法,毫无为人良善心肠,毒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