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910章 偷吃
  秦安望着萧神花落寞萧瑟的背影,很是不解,“他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

  宫黎压低声音解释道,“天要下雨,妹要嫁人,换了谁也高兴不起来。”

  秦安大悟,“那倒是。谁家嫁女都哭的。”

  老虎洞里面,漆黑一片。只是远处,有一抹昏黄暗淡的灯光,如启航灯一般指印着方向。

  宫城摸着嶙峋石壁,缓缓的往前走去。

  清芷听到有人进来,还有娇踹的呼吸,凝神静气。

  目光落到脚下的小石子上面,顺手捡起来握在手心。而人,一闪躲避到石窟后面。

  当那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时,清芷唇角勾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宫城站在油灯前,环顾四周,道,“萧清芷,你给本宫出来。本宫知道你在这儿。你这个胆小鬼,你要躲着本宫多久?”

  胆小鬼?

  清芷眼底射出一抹不甘的冷意。

  手上的石子投掷出去,油灯瞬间熄灭。

  宫城蹙眉,这时候却忽然感觉到脸庞刮过一阵风来。然后一个黑影猛地扑在他的身上,惯性太猛,宫城一个趔蹴跌倒地上。

  地上软绵绵的,用手一摸,发现是厚厚的稻草。

  宫城正想着怎么回击时,忽然一双娇小的柔夷已经攀上他的脖子,而他的唇,被来人迅猛攫取。

  他想吼,吼不出来。

  心里郁猝得慌,他堂堂大璃太子殿下,竟然被人强上了!

  好在这粉嫩的唇,是他熟悉的味道。

  萧清芷!

  这混蛋,看出去后怎么收拾你。

  漫长缠绵的吻,炽烈的让人觉得窒息。

  清芷早已不满足一个吻,因为这个吻阻止不了他成亲的步伐。

  “殿下,我喜欢你。”清芷娇嗔着呢喃,声音细软无骨。女孩子的娇羞多情仿佛无数的美丽泡沫。

  宫城蹙眉,这……怎么是女孩子的声音?

  “萧清芷,你给我装……”宫城火冒三丈,只是清芷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瞬间堵住他的唇。让他无法发声。

  而她的手也没有闲着,四处点火。

  纵使意志力强大如宫城,在清芷锲而不舍,不屈不挠的撩拨下,也几乎要崩溃。

  “殿下,今天,就让我做你的人。好不好?”清芷呢喃着。

  宫城想推开她,可是力量相差太悬殊。

  “你的太子妃,只能是我。不能是别人。”

  她动作娴熟的替他解开衣裳。

  宫城瞪大眼,这个人好似很熟悉他的身体一般。三两下,不但为他解除干净了所有的障碍物,而且她对他身体的了解,似乎多过他自己。

  明明这种时候他应该十分反感,拼命抗拒才是。可是事实上,他很喜欢她带给他的愉悦体验。

  黑夜里,风光旖旎。

  当两个人都瘫软在稻草上时,宫城干涸的嗓子终于可以说话了。

  “叫什么名字?”他问。

  清芷怔了怔,“素暖。”

  “家住哪儿?”

  “我是山下的樵民。”

  “好,本宫记住了。本宫会接你回去的。记住,这段时间别乱跑。”

  清芷啼笑皆非。

  太子殿下,难道你被人上了,还倒贴着负责?

  这世上这么好这么傻的男人哪儿去找?

  “点灯。本宫想看看你的模样。”  清芷有些惊慌起来,宫城翻身的时候她压住了他,“不要,殿下是不是担心我很丑?你放心吧,我姿容秀丽,端庄大方,定然比皇宫里那些胭脂俗粉绝色多了。而且我

  还能打蟑螂踩地鼠,多才多艺。绝不会给殿下丢脸的。”

  宫城唇角抽了抽,“如此最好。”

  他的太子妃,需要打蟑螂踩地鼠么?

  “殿下,我又想要你了。怎么办?”

  宫城吓得翻身坐起来,尼玛,遇到一个欲求不满的怪物了?

  他怎么知道,相思之苦,久别重逢,爱而不得,会将一个意志强大的人生生拖垮。清芷只想做个任性的小女人。

  “下次吧。本宫要走了。”宫城狼狈的爬起来,眼底忽然精光一闪。回头问她,“你可有什么定情信物给本宫?”

  清芷知道他这是想留下寻找她的线索。

  便用剑切了一缕头发递给他,“愿殿下与我,结为结发夫妻。”

  宫城拿着一缕头发,便火势离去。

  而清芷,在黑夜里绽放出一抹餍足的笑意。

  然后从石洞的另一个出口,火速离去。

  老虎洞的外面,已经是夜半时分。

  飞鹰军的人早已离去,想着将太子殿下交给大将军是最为放心的了,一个个也不敢守在洞口看他们的好戏。

  而且,就算他们有这个贼心,也没有这个贼胆。

  宫城踩着松软的泥土,深一脚浅一脚的回到营地。  阿九看到太子殿下只身一人回来,特别是殿下的纱衣上有点点血迹,像盛放的一朵朵妖冶的海棠花。阿九当即就破了胆。胆战心惊的迎上来。“殿下,萧清芷没跟你一

  起回来?”

  提到萧清芷,宫城的脸色很难看。

  “本宫没有找到他。”

  阿九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属下该死。殿下,你受伤了?”

  宫城整张脸不自然的抽了抽,受伤,低下头才发现自己的衣裳染了某人的处子血。

  宫城赶紧惊慌的向营帐里走去。

  “阿九,替本宫更衣。”

  阿九从包袱里翻出干净的衣裳,只是为殿下更衣时,发现殿下身上并没有明显伤痕。

  莫非是内伤?

  “殿下,你处罚阿九吧?阿九蠢死了。信了他们的话,以为你找到萧将军了。属下想着萧将军肯定能保护好你,这才没有跟着你。”

  宫城无奈道,“本宫……”想告诉他自己没受伤,可是又不想浪费唇舌解释这血迹的由来。便硬生生闭了嘴。

  “阿九,你拿着这个,却山上的樵夫家寻找一个叫素暖的女子。”

  宫城将手上握着的一缕头发交给阿九,阿九瞠目,“这是殿下与贼人打斗时留下的?”

  宫城:“……”

  好吧,随阿九怎么意会。

  “去吧,回宫的时候,将这个素暖一起带回宫去。”

  阿九愕然,若是刺客,殿下怎么会如此麻烦的带她回宫?就地法办不就好了么?  后知后觉的阿九,目光再次落到殿下那件血衣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