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844章 宝儿
  轻舞,朔月和阿九。

  朔月死了。

  原以为阿九和轻舞有情人终成眷属。

  可是凭空又冒出来一个雪舞。

  倘若,雪舞是外人,清芷便会想方设法的成全轻舞和阿九。

  可是,雪舞却是清芷当做女儿一般去疼爱的萌兽啊?

  清芷见到此情此景,除了扼腕叹息,已经无能为力。

  更加让清芷无能为力的是,最近,只要她一躺下,脑海里稍微模糊一点,就会被噩梦侵入。所以,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清芷都不敢倒头睡觉。

  轻舞心疼主子,也是打起精神陪伴在清芷旁边。怕小主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只要小主睡着了,要不了多久,小主就会哭的撕心裂肺。

  “轻舞,你去睡吧。不用陪我。”清芷虽然修得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神术,可是她从前是凡人,保持着凡人的生活习惯。一日三餐,午睡晚睡,才能精神抖擞。

  轻舞也是随了主子的生活习性。

  清芷不舍轻舞受累,可是轻舞性子倔,非得陪她。

  两个人就顶着熊猫眼,你看我我看你,苦中作乐。  “轻舞,你知道吗。我这辈子,遇到你和红拂,真的是非常幸运的事情。如果老天容不下我,非要我死,其实我也不会耿耿于怀。只是,这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我再也

  见不到我的两个孩子了。”

  清芷与轻舞秉烛夜谈。剖心置腹,怅然若失。  轻舞安慰主子,“小主,你不是说,九儿和宝儿被禁锢在大神的玉空间里了吗?如果你确实想他们得紧,我们就去求求大神,让大神破了结界,放他们出来与你母子相

  见。好不好?”  清芷脸色凝重,“你这个提议,我在心里何尝不是想了千百遍。可是,我曾经听玄冥的娘亲玉崖说过,人的魂魄不能随意穿透时空,弱者会受到时空磁场的伤害。我想

  ,师父不愿意放出两个孩子,或许是出于他们的安全考虑呢?毕竟,他们那么幼小,特别是九儿,肉体凡胎,更是不能随意出来的。”

  轻舞望着清芷那双哀伤的隐忍着痛苦,饱含思念的摧残的眼睛。心里就暗暗下了决心。

  次日天明十分,清芷禁不住瞌睡的侵袭,竟然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轻舞为主子盖好被子后,赶紧来到前院,拦住了正要外出忙碌的帝风。

  “大神!”

  帝风手里牵着一匹白色的宝驹,回眸望着轻舞。“轻舞,你找我有事?”

  轻舞莲步轻快的挪上去,站在白衣胜雪的帝风面前,花容惆怅不已,“大神,轻舞过来乃有事请教。”

  “你说。”帝风和颜悦色道。  “大神,我家小主,日夜思念她的孩子,已经连续几日都不能好好的睡上一觉了。轻舞听说宝儿和九儿被囚在你的玉空间里,大神能否发发慈悲,让小主与他们见上一

  面。这样,就算真有什么穹天劫,小主也不会留下遗憾。”轻舞言之凿凿道。

  帝风愕然,“他们不是见过吗?”

  轻舞更加迷糊,“见过?”

  帝风记得,当日清芷进南宫寻找东皇报仇,救她的人不就是——九儿么?

  看到轻舞困惑的表情,帝风才知道,他和清芷的那次对话,可谓牛头不对马嘴。

  看来清芷一定误会了他的意思?

  “轻舞,那日清芷被东皇的血祭魂军所伤,你们没见过救你们的恩人么?”帝风问。

  轻舞瞪着杏眸问,“你是说北冥傲天吗?后来见过——不过小主忧心玉崖的婚事,还没来得及跟他道谢呢。”

  帝风目瞪口呆。

  她们竟然将九儿误会成是傲天?  帝风啼笑皆非,偏偏今日他忙得不可开交,不能亲自去给清芷解释。只能委托轻舞,“错了,你家小主误会了。那日救你们的人不是北冥傲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应该是宝儿。轻舞,你回头去告诉清芷,宝儿在前不久破了我的结界跑出去游荡了,让她开心一下吧。”

  轻舞瞠目结舌,“宝……宝儿?”

  帝风已经跨上骏马,奔驰而去。

  轻舞回过神来,雀跃的一路狂奔。

  “小主,小主?”

  刚撞门而入,就看到小主诞着一张泪痕未干的脸依偎在红拂的怀里。

  “又做噩梦了吗?”轻舞赶紧上前。掏出锦帕为小主擦干泪痕。

  清芷已经调适好情绪,笑道,“轻舞,瞧你许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说出来让大家也开心开心。”

  红拂揶揄道,“小主,她还能有什么开心的事?不就是阿九跟她求亲了吗?”

  羞得轻舞去咯吱红拂的痒痒,“你这个小蹄子敢笑话我。”

  红拂怕痒,赶紧站起来逃掉了。

  轻舞这才坐在清芷旁边,一本正经的宣布道,“小主,那日我们进南宫刺杀东皇,你可知救小主的人是谁么?”

  清芷显得平静,“我原以为是师父。可是后来师父说不是他。那三界内唯一能够与东皇匹敌的人除了傲天,就没有谁了啊?”

  轻舞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才不是他呢?”

  清芷就纳闷了,红拂操起手也凑了上来,“不是帝风,也不是傲天,还能有谁?”

  轻舞笑得神秘,“是一个让你们一个个爱死了的男人。”

  红拂碎了一口,“呸,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去喜欢男人呢。你看你们,每日里悲春伤秋的,红拂才不要像你们这样苦恼呢。”

  轻舞站起来,围绕着红拂转了一圈,刻意逗她,“这个男人,我保证你喜欢他。”

  红拂瞪着轻舞,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清芷兀自凝思起来。

  按照轻舞话里的意思,这个男人让她们都爱的不得了。会是谁呢?

  清芷的回忆忽然转到上一世,她在天洲炼药宫的时光。眸子里溢出温暖的星光。

  那时候,确实有个男人,让她们都喜欢他。她们争着抱他,亲他……而这个人,就是她的儿子宝儿。

  红拂本来气急败坏来着,还准备让清芷给她主持公道,惩罚一下没大没小的轻舞。  可是扭头看到清芷那沉侵在回忆的时光中,一脸洋溢着幸福的光辉。红拂就如梦初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