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807章 清芷轻舞重逢

第807章 清芷轻舞重逢

  朔月瘫软在阿九的怀里,便不愿再起来。  “相公,我知道你就是我的相公,对不对?”朔月脸上挂着泪痕,十几年光阴苒苒而过,朔月那张美丽青春的脸上也爬上了皱纹。其实她不过三十来岁,然而,这些年

  ,夫君没有给她安稳的家,朝廷每年拨给她的俸禄也解决不了生活里的诸多银子解决不了的艰辛。

  她老了。

  阿九任由朔月抱着自己,虽然身体的本能是抗拒的,可是他实在没有力气推开这个可怜又可敬的女人。  轻舞眼眸噙着泪,阿九朔月恩爱的场面,让她仿佛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一天。因为接受不了阿九娶了朔月,轻舞想找主子诉苦,然而红拂却赶来告诉她,小主已经仙逝

  了。

  那时候,清芷伤心欲绝,失去了活下去的所有动力。

  她在石化前暗暗发誓,此生再不会因为盲目的爱情而舍弃自己的主子。

  轻舞转身——

  她已经能够坦然接受阿九和任何女人欢愉。因为她的心志已经无比强大。

  当轻舞望到正前方的清芷时,清芷正温柔的宠溺的望着轻舞,轻舞瞪大眼,难以置信的喊了声,“小主?”顷刻间泪如雨下!

  清芷展开怀抱。轻舞像一只迷失方向的归雁,哭着扑进清芷的怀里。

  “小主,奴婢没有做梦吧?真的是你吗?”轻舞恍如做梦。多少个日日夜夜,她只能在梦里梦见她和小主重逢的场景。多少个日日夜夜,她都在梦里哭着醒来。  好几次,她已经绝望到生无可恋,她甚至可怕的想过了结自己的性命,结束这无边无际的绝望。可是又怕,小主同样在找她。害怕小主因为失去她,而跟她一样悲恸

  欲绝。

  轻舞舍不得小主受到这种诀别的摧残,所以她坚持着活了下来。

  老天总算是被她感动了。让她和小主相遇了。

  “轻舞,是我。我是清芷,你的清芷。”清芷动容道。

  “小主——”确认是清芷,轻舞忽然失声痛哭起来。

  心里的渴望在这一刻得到满足。幸福得有些放肆。

  清芷和轻舞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为了等这一天的人到来,她二人饱受煎熬。如今好不容易重逢了,二人自然是惺惺相惜。

  朔月被轻舞这一声声呼唤转移了视线,看到清芷,朔月发怔。

  然后,朔月推开了阿九,慢吞吞的向清芷走来。

  她的脸上,拢着一丝阴郁。

  “清芷!”朔月战战兢兢的唤道。

  轻舞从清芷的肩头抬起一张泪脸,非常识趣的站到了清芷的旁边。

  清芷心里微疼,轻舞就是这样,一个永远为别人着想,关键时刻巴不得隐藏自己的好女孩。

  如果,轻舞但凡自私一点,霸道一点,专制一点,又启会给朔月抢走阿九的机会。

  清芷望着朔月,目光里情绪复杂。

  朔月,她该怎样待她?

  朔月敏感,多愁。她若说话重了,朔月便会暗暗伤神。所以,从前清芷才会无条件的顺从她。

  如今,看到朔月三十几岁的年龄,却两鬓斑白,清芷真是后悔了。

  从前惯着她,反而害了她。

  “轻舞,你和阿九都出去吧。我想和朔月好好谈一谈。”清芷道。

  轻舞乖巧懂事的点头,“诺,小主。”

  阿九怔在原地,轻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阿九才识趣的跟着轻舞走了出来。

  帝风站在小巧别致的庭院里,望着庭院里打造得匠心独特的花卉,那红的红,黄的黄,帝风眼眸里就自然而然的溢出一抹温暖的笑容。

  似乎能感受到清芷,为何也喜欢这些彩色植物的缘由了。

  清芷喜欢穿素衣白裳,原本也不是一个喜欢五颜六色的人。可是,因为她在乎的人,喜欢这些五颜六色,而她,才会爱屋及乌罢了。

  大神甚至在想,回到神山后,他是否也该种植一些彩色植物。供她缅怀。

  阿九和轻舞走出房间后,看到大神巍峨矗立在庭院里,同时一愣。

  轻舞只是觉得纳闷困惑,虽然只能看到大神的侧面,不过依然能看起来他和玄冥神帝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他的气势,稍胜玄冥一筹。

  他比玄冥神帝更加威严。

  阿九见到自己的主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上前哭诉,“主人,你怎么才来?你再不来,小的就快紧张死了。”

  帝风转身,眼眸噙笑,声音却严厉,“你还犯迷糊?”  阿九不解,兀自诉苦道,“是啊,一个个见到我就跟发疯了似得,一个叫我老公,”瞥了轻舞那张冰冷的脸,阿九不怕死的继续道,“一个就好像我借她家的米还了她家

  糠似得,见我就跟仇人似得,那眼光泣着毒。主人,我又不认识她们,她们怎么这么对小人,小人可消受不起。”

  轻舞听到阿九的抱怨,气的紧了紧手里的剑。“阿九,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阿九朝轻舞吐了吐舌头。“我说错什么了吗?”

  轻舞见他冥顽不灵,飞身一纵,拔了剑便朝阿九刺去。

  阿九赶紧躲避,拔剑与轻舞决斗起来。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早知你是这么个不长记性的混账,我当初何至于瞎了眼,会看上你。”

  阿九反唇相讥,“哼,像你这么野蛮的女子,难怪我当初看不上你。你看看屋子里面那位,那么温柔,那么贤淑,我娶了她,你是不是很嫉妒?”

  “你找死!”

  帝风听到阿九这些纯属自找麻烦的狂言,无奈的直摇头。

  阿九,你就是这样将一份美好的感情给作没了的。

  帝风大神眉头微蹙,出口,声音不怒而威,“阿九,种因得果。一切都是你自己造的冤孽。你可要想清楚,说诚实话,方得善果。”  被大神点醒,阿九不情愿的白了眼轻舞,沮丧道,“好啦好啦,我承认,你比那个朔月稍微讨人喜欢一点。你还长了一张让男人看了就怦然心动的脸孔。还有还有……

  你的声音很好听,就像青鸟的声音一样——”

  轻舞的剑速倏地迟缓……

  阿九见状,对主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果然,说实话就能减少她的戾气?

  房间内,清芷和朔月围着桌子而坐。

  清芷的面前,是朔月为她倒的一杯玫瑰花茶。  两个人沉吟许久,空气里的气氛有点压抑和沉闷,清芷率先叹了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