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795章 师徒之间微妙的情愫

第795章 师徒之间微妙的情愫

  隐忍太久的情绪,如洪水猛兽,一旦决堤,便无法遏制。

  清芷的眼泪,夹杂着雨水,湿透了衣裳。

  帝风终究是于心不忍,拿着伞具,走了出去。

  红拂望着帝风,对雪舞道,“你看,最受不住小主受苦的人,还是他。”

  雪舞似懂非懂,“大神对小主是真的很好。”

  红拂便沉默了。何止是好能形容的?为了小主,他可以付出自己的所有。

  窗外。

  帝风站在大雨滂沱的树下,手里握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清芷,下来。”

  清芷偷偷的拭了眼泪,飘然降落到帝风面前。

  “师父。”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愧。

  帝风大神的油纸伞,立刻偏移到清芷头上。

  “下这么大的雨,小心着凉。回去吧!”

  “嗯。”清芷点头。乖巧十足。

  帝风望着清芷湿透的衣衫,绕是无奈的摇摇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身就走。

  清芷与他并肩而行,距离房间门不过十来米,可是清芷觉得这条路好长好长。

  “为师昨夜说话重了些,你别放心上。”

  帝风似乎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挑明了自己吃味的心境。

  清芷羞赧一笑,师父昨夜,显见是吃醋了。因为她对红拂好让他吃味了。

  见清芷莫名发笑,帝风滞了脚步,转身望着她,好奇的问,“你笑什么?”

  清芷睁着天真无邪的眸子,笑道,“没什么。”

  不知为何,仿佛拨云见日,心情瞬间明快起来。

  帝风见清芷笑得没心没肺,也被逗笑了。他轻笑的样子,虽然含蓄,却让他如日月增辉,明亮无比。

  清芷开心,他便开心。

  帝风对自己那点没出息的盲从很是懊恼。

  清芷望着帝风,目光落到油纸伞上。师父大概也不知道,他自己淋着雨吧?

  他对她好,真的只是单纯的出于本能而已。

  清芷眸子濡湿起来,不想被帝风发现自己梗塞得快要哭出声,清芷忽然低着头,急促道,“师父,我先进去换衣裳了。”

  清芷用手捂着脑袋,拿出百步穿杨的速度奔入房间内。

  关上门,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却掩饰不了内心没来由的喜悦。

  面前,一人一兽瞪着瞳子望着清芷。红拂打趣道,“小主,大神的衣裳也湿透了。”

  清芷脸红,碎了红拂一口,“小妮子敢取笑我了?”

  红拂道,“不敢。”

  雪舞从羽翼下捧出干净的衣裳,柔声道,“女王,快快换了身上的湿衣裳,小心着凉。”

  黎明时分,清芷和红拂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雪舞却站在床上,静静的望着女王。

  她的脑海里,始终回荡着红拂那句漫不经心而出口的话:“小主,她就是轻舞,对不对?”

  红拂口里的轻舞,难道就是她?

  轻舞,轻舞。

  无数次的午夜梦回里,她都听见女王唤轻舞的名字。带着忧伤,带着内疚,还有无尽的思念。

  那时候,雪舞恨不能自己能像轻舞这样,给女王解千愁万愁。

  可是她是轻舞吗?

  就连女王恐怕也不知道这个答案。

  她或许只是长得像轻舞,所以女王才将她当做轻舞来疼爱。

  一想到自己可能压根就不是轻舞,想到女王爱她的原因只是因为她长得像轻舞。雪舞的心就好失落。

  “哎!”雪舞落寞的叹口气。

  她是轻舞,该多好。

  一缕晨曦,射进窗户,落下斑驳的光影。

  窗外,阿九正在舞剑,身体轻灵,动作敏捷。雪舞飞到窗前,静静的欣赏着阿九霸气侧漏的剑术。

  “是不是很崇拜我啊?”阿九瞥到小东西正在偷窥他。十分傲娇的询问道。

  雪舞无精打采道,“也许是吧。”

  阿九停止舞剑,走到窗前,与雪舞面对面而立。“雪舞,你今天是怎么了?”

  雪舞有气无力道,“阿九,你是大神的念剑。大神拥有预知过去未来的能力,那你有没有一点点这样的异能?”

  阿九本想说,神算指岂是人人拥有的?

  然而瞥到雪舞那双带着期待的眼神,阿九的英雄主义的思想开始泛滥。

  “雪舞,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阿九拍着自己的胸脯,“你告诉我,我阿九一定能帮你排忧解难。”

  雪舞便拿出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无精打采的问,“阿九,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个人?”

  “谁?”

  雪舞回头瞥了眼熟睡的女王,压低声音道,“千万别让女王知道了。我想帮她找到她的轻舞。”

  “轻舞?”阿九凝眉,“你叫雪舞,她叫轻舞,难道不是你的姐妹吗?”

  雪舞气呼呼的压着声音骂道,“贱人,你能不能正经点?这个轻舞,就像红拂一样,她是女王的好姐妹。有一段时间女王每天都会梦见轻舞,还会喊她的名字。”

  阿九瞠目。昨日清芷与红拂相认的场景,感人肺腑。想必这位让清芷念念不忘的轻舞,也能牵扯出一段狗血的情感大戏出来。

  “没问题,我帮你找。”阿九信誓旦旦道,“有我穹天下最厉害的轩辕剑出马,必然能马到功成。”

  雪舞笑得十分开心,对阿九的仗义相助,感激涕零道,“贱人,你真好。”

  阿九的笑容凝在唇角,瞬间黑脸,“雪舞,你能不能别叫我贱人了?”

  雪舞眸中闪现一抹慧黠之光,“你不喜欢贱人这名字吗?那你帮我找到轻舞后,我就改口叫你阿九哥了。”

  阿九勾了勾唇,“阿九哥?听起来不错。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阿九收了剑,喜滋滋的回到房间。帝风看到阿九灿烂的脸,戏谑道,“捡到宝了?这么开心?”

  阿九望着淡定如斯的主子,灵机一动。屁颠屁颠的走到大神面前,“主人,小的和雪舞做了一笔交易。若是小的能达成她的心愿,她以后就得改口叫我阿九哥了?”

  帝风闻言,放下手里的狼毫笔,“哦?什么心愿?”

  阿九抠了抠后脑勺,“她让我帮清芷姑娘寻找轻舞。”

  帝风怔仲良久。

  雪舞委托阿九寻找轻舞?  只怕又是一段情感纠葛要被撕裂开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