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794章 帝风的点拨,清芷对玄冥的愧疚

第794章 帝风的点拨,清芷对玄冥的愧疚

  红拂的声音如细水长流般,温柔缱绻的回荡在耳畔。“小主舍了灵根,玄冥神帝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红拂从没有见过那么伤心绝望的神帝,就好像……轻舞说的那样,那日凤素暖毁你皮肉,玄冥神帝剖心取灵根,只为护你周全。轻舞说那次是神帝最绝望最伤心的时候。可是红拂没有亲眼目睹,可是红拂认为,小主舍灵根弃性命这次,确

  是神帝最伤心难过的一次。我和轻舞,各持己见……”

  清芷整个心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牵扯着四肢百骸,疼得她用手捧住心口。

  玄冥对她的好,一幕幕,涌上心头。

  清芷忽然觉得无比惶恐,一种剧烈的不安摄住四肢百骸。  “红拂……”清芷脸色苍白,声音虚弱,“那日,事发突然,我被人挑拨,又做了那么可怕的梦。在气急攻心之下,没有给玄冥解释的机会!如今回想,真是后悔莫及。

  如果,如果是我误会了玄冥,我无颜再见他!”

  红拂走过来,将清芷搀扶到床上坐着,“小主,玄冥神帝不会怪你的。”

  清芷将雪舞温柔的放到床上,叹息道,“哎。我只恨自己没有一双神算指,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红拂瞥了眼窗外,笑道,“有神算指的人在那里。”

  清芷望着淘气的红拂,又望了眼帝风。道,“我得好好的去了谢谢他,谢谢他把你带到了我身边。”

  清芷调息了自己不安的情绪。便向外面走去。

  蓝花楹,满树苍翠的绿叶,却没有一朵湛蓝的花色。

  帝风躺在树丫上,晶莹剔透的手在月光下呈现出透明的状态。

  清芷站在树下仰着头望着帝风。还没有出口叫他,忽然一阵清风徐来,清芷的身体瞬间被抓离地面,待清芷回过神来,人已经坐在树上。与大神近在咫尺。

  “清芷,找为师有事?”

  帝风的声音很温柔,很魅惑。

  清芷怔怔的望着帝风,这么个高冷的大神竟然有爬树的嗜好。真是人不可貌相。

  “师父,谢谢你,将我的红拂带回来。”清芷发自肺腑的感激道。

  帝风目光清淡如月,落到清芷的脸上。没有言语,只是表情有些凝滞。

  清芷微微错愕,师父今日有些古怪啊。

  “红拂回来,你很开心?”帝风问。言语无温。

  清芷点头,笑道,“那当然。红拂是我的好姐妹,她对人忠诚,屡次救我于危难之中。清芷就是粉身碎骨,也难以回报红拂的恩德。”  帝风了然般点头,“倒是个好丫头。清芷,红拂对你有滴水之恩,你便涌泉相报。只是,你这一生,挫折重重,遇到的知己定然不止红拂一人。你记得红拂的恩典,可

  也别寒了其他人的心?”

  帝风说完,如清风一般,整个人飘然离去。

  清芷却陷入了呆怔中。

  帝风大神这番话,让清芷的心莫名的抽疼起来。

  帝风说的对,她这一生,生来卑微,被父君嫌弃,母妃遗弃。皇后将她视为棋子,她在步步惊心中生存下来。

  而救她出囹圄的人,是师父。

  救她性命,赐她神光,开启她的灵力。

  还逼迫母妃交出神兽灵脉的启动方式,让她具备自卫的强大武器。

  没有师父,她还是那个人见人欺的废物阿奴公主。

  师父还赐给她最好听的名字:清芷。

  清芷,萧炎爹爹说过,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

  别人弃她如敝履,师父却将她视若珍宝。

  而她,却心胸狭隘,始终惦记着那份无法释怀的噩梦。

  红拂对她有恩,她愿意为她粉身碎骨。

  师父对她如此,她却不思回报,只记着那件不好的事情。

  仔细回想,倘若她和玄冥之间没有爱情,就冲玄冥对她做的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她就是以命相偿,也难报他的恩情。

  清芷忽然有些豁然开朗——

  她其实是太在乎玄冥,所以接受不了玄冥对她的欺负。

  事实上,这样的欺负,在她的经历里,从来不存在。只存在于那个梦中。

  而她,用一个梦,便给玄冥判了死刑。这对玄冥真是不公平。

  那一夜,清芷躺在蓝花楹树上,想了很多。这也是自离开玄冥后,第一次心平气和,冷静睿智的检讨自己,反省自己。

  “我是懦夫。”最后,清芷流着泪骂自己。

  因为接受不了玄冥的背叛,她选择了当逃兵。

  说什么重活一世侦查真相,可是在这条旅途中,她却对帝风心有芥蒂,即使帝风倾心对她,她依然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能领受他的好意,更别说感恩他的付出。

  也难怪,今日她与红拂重逢相遇,她对红拂的感恩,与帝风比起来真是十分不公。

  天空,不知何时开始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清芷的衣衫慢慢的湿润,可是她丝毫不觉冰冷。

  她心乱如麻。

  雪舞旋飞在窗户前,望着女王淋着雨,心里尤为疼惜。急匆匆的想要飞奔出去,却被红拂拦住了。

  “雪舞,别去。让小主好好的静一静。”

  “可是小主的身体这么单薄,淋了雨会生病的。”雪舞着急得不得了。

  红拂却道,“你心痛小主,我也何尝不心痛她?可是,雪舞你不知道,在这个世上,还有个人,他活得比小主更加痛苦。”

  红拂的目光,望向对面的窗户。

  雪舞看到,帝风大神站在窗户前,目光直直的望着清芷。素白色的纱衣映衬着他的脸色显得尤其苍白。

  “大神今日是怎么了?”雪舞纳闷不已。

  红拂黯然的叹息道,“明明两颗心,互相寄托,慰藉。却偏偏,隔着万水千山。这万里跋涉,总要有人迈出第一步。”

  雪舞纳闷的摇摇脑袋,“什么意思呀?”

  红拂拍了拍轻舞的脑袋。“以后,你遇到他以后,也会懂得。”

  这番话,说得更是让雪舞晦涩不懂。

  雨,愈下愈大。

  清芷已经被淋成落汤鸡,脑子里那些复杂的支离破碎的杂念好像一夕之间被理顺。

  清芷觉得,在陌生的挑拨者,莫名的梦魇和矢志不移的爱她的玄冥面前,清芷决定,选择信任玄冥一次。

  只是,想到玄冥可能遭受无妄之灾,清芷就对自己从前的所作所为十分后悔。  “啊——”一声呐喊,清芷将心里暗藏已久的怨怒全部宣泄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