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769章 复仇的天使
  清芷一路上招摇过市的来到南宫帝君的寝殿。凑巧皇后娘娘刚从帝君的寝殿里走出来,一脸的黯然神伤,连连叹气。

  瞥到前方矗立的瑰丽身影,皇后娘娘发了好一会呆。确信自己并没有看错人,皇后娘娘的呆愣表情转为势利。“哟,阿奴公主回来了?”

  清芷冷眼望着她,“皇后娘娘不长记性么,阿奴公主不是被你和你的好女儿给活埋了么?”

  皇后虚伪的笑容堆在脸上,慢慢消隐。

  “阿奴,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皇后走到清芷身旁。在她耳朵边吹了口气,阴阳怪气道。

  清芷蹙眉,用手掏了掏微痒的耳朵。嫌恶的退后一步,与皇后拉开一定的距离。

  “皇后娘娘迫害阿奴的事情,我说了和不说,其实结果都一样。”清芷道。

  “你知道就好。”皇后的声音低得只有她二人听得见。

  清芷扬起一张倔强隐忍的脸庞,狂傲的瞪着皇后,“我不说,是因为我不需要借助别人来替我报仇。我自己,对付你们母子两,足够了。”清芷邪狞一笑。

  皇后轻嗤一声,“嗤,唬谁呢?我好怕哦。”

  倘若清芷说只对付她,她或许相信她有这个实力。毕竟这个废柴被帝风大神带走后,修为一定可以有所突破。但是就算帝风大神偏袒她,废柴就是废柴,又怎么能和她那惊才艳艳的女儿比呢?

  更何况,她的女儿也是帝风大神的徒儿呢。  清芷清浅一笑,“你怕我是对的。我就怕你不知天高地厚,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寿比南山。我警告你,你这脑袋在脖子上活不了多少天了,珍惜珍惜吧。”清芷伸出手,在脖子上做出咔嚓的

  手势。

  皇后顿时气的脸色发青。“你——”

  忽然狞笑起来,“阿奴,你不是和南宫断绝关系了么?你还来做什么?该不会是走投无路了,想求帝君收留你吧?”  清芷不怒反笑,曦光流采的白色纱衣包裹着曼妙的身姿,让她流露出金贵高傲的气质。“皇后娘娘,你看我有那么寒碜吗?你到底还是老了,老眼昏花,眼力差得很。我回来,不过是为我娘,为我讨回

  一点点公道而已。”

  清芷说话不疾不徐,慢条斯理。没有咄咄逼人的盛气,也没有置人于死地的狠劲但是就是给人一股不怒而威不寒而栗的感觉。

  皇后娘娘咬着唇,这丫头口口声声为复仇而来,一副志在必得运筹帷幄的自信娟狂。真是叫人不得不怀疑,她到底有没有那个实力。

  “讨公道?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皇后娘娘在一番挣扎烛琢磨后,觉得清芷应该是一只纸老虎。外强中干。因为真正的强者都很内敛。

  清芷依旧是笑得如沐春风。“怎么,娘娘不信清芷?这不重要,等几天你会趴在我的脚指头下,舔着我的脚拼命的求我。那时候你就知道,你今天的狂妄是多么的幼稚愚蠢了。”

  清芷说完,点头便往帝君的寝殿走去。

  皇后娘娘意识到清芷可能对帝君不利,扯起嗓门喊道,“快,阻止她。绝不能让她进去祸害帝君。”

  皇后一声令下,所有的侍卫便立刻将清芷团团包围起来。

  皇后娘娘走过来,很是嘚瑟道,“不用等到几天后,现在便给你证实的机会。阿奴,你要是能冲出突围——”

  皇后娘娘话音未落,清芷一个移形换位,人已经突破重围,站到皇后娘娘的身边。一只手狠狠的捏住皇后的咽喉。

  “皇后娘娘,现在你信不信我有那个实力了?”

  皇后惊恐万分,她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废柴的修为进步了这么多。

  “阿奴,你想干嘛?”意识到咽喉上的手劲愈来愈大,窒息感愈来愈强,皇后娘娘有些后怕的问。

  清芷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肆意的逗弄着她,“你的声音在发颤?娘娘,你怎么了?你不是很威风吗?”

  皇后的双腿开始发软,“你不会现在就杀我的,对不对?你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对不对?”

  “错了。我杀你,为阿奴报仇,为狸妃报仇。怎么就叫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阿奴,难道你忘记了,你小的时候,可是本宫将你养大的。”皇后开始打亲情牌。  清芷怒道,“对,是你将我养大的。可是皇后为何要假惺惺的养我?从前我不知道,对你心存感激,可是现在我知道了。因为你想从我的身上打探伸兽灵根的信息?可惜你到底不是我母妃的对手,你输

  了。你白养了我几年。”

  皇后杏眸圆睁,“灵根真的在你身上?”

  清芷笑,“你还是想想办法怎么从我的手里活着走出去吧。”

  皇后回到残酷的现实前,“说吧,你要怎样才愿意放过我?”

  清芷一把推开她,嫌恶的拍了拍手。

  “今日不杀你,待你与你宝贝女儿重逢之日,便是你的死期。我也让你们尝尝生离死别的痛苦。”

  皇后心悸的抚摸着微疼的咽喉,后怕的望着清芷。

  “还不让他们给我让开?”清芷不悦的望着那群侍卫。侧头望着皇后,一脸不悦。

  皇后心有不甘,却又怕清芷的魔爪再次攀上她的脖子。“让开。”

  清芷得意的往寝殿内走去。

  当清芷将后背露给敌人时,肩上的小兽忽然落到地上,目光锐利的监视着皇后。

  皇后铁青着脸,干巴巴的杵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清芷进了大殿,在门口滞留了一瞬。目光环扫过寝殿内的每一个角落,最后落在中间那张朱红色的雕花木床上。

  床顶上挂着紫色的宫廷蚊帐,显得贵气不凡。

  蚊帐用黄金打造的蚊帐勾撩到边上,露出大床上的景色。

  床上的人似乎感应到一股陌生的气息,忽然伸手去摸枕头下的剑——

  清芷嘴角微扬,这人天生多疑,到死也本性不改。

  “帝君杀了我一次,还想杀我第二次?”清芷走过去,用布帛缠绕的锈铁撑起蚊帐。秀丽的身影鬼魅一般立在床头,笑意盎然的望着帝君。  “是你,阿奴?你可是来救父君的?”南宫帝君苍白憔悴的脸上,蔓出一抹惊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