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715章 萧夫人不孕
  坐在清芷旁边的是萧家的少夫人,众人朗声大笑时她却红着脸垂着头,双手绞着锦帕。她的夫君就坐在她对面,对着她温煦一笑。丝毫没有嗔怪少夫人的意思。

  清芷将这夫妻二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十分感慨,这对夫妻倒十分恩爱,虽然无后,萧少爷也不愿意屈了自己的夫人。心里不由得对萧家高看几分。

  萧家……萧家……

  清芷端起酒杯,晃悠了下。她在想,她日后也是姓萧的,和他们也是有几分渊源的。萧少夫人不育不孕,她确是神医,或许能帮她解决这个疑难杂症。

  “萧家没后,就不用凑这个热闹了啊。”凤老太爷端起酒盏,忽然阴阳怪气的讽刺萧家。

  萧少爷站起来,怒道,“凤老爷子,我萧俊尚值壮年,你此刻下定论,未免太早了吧?”

  少夫人红着眼望着自己的夫君,脸上一股子羞愧,内疚的表情。让人我见犹怜。“夫君……”她绕是无奈的唤了声。

  萧俊未理睬,瞪着凤老太爷的目光十分凶狠。

  凤老太爷冷笑道,“哟,生气了?萧少爷,可别怪老夫说实话,你和少夫人成亲有几百年了,可是没有个子嗣出生,不是生不出来又是什么?贵妇人是只不下蛋的鸡,等多少年还是不会下蛋。”

  “你……”萧俊气结。

  萧少夫人受辱,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

  “夫人!”萧俊欲去追。  清芷却突然出声制止了他,“萧少爷,本宫去追你的夫人。你啊,好好的坐在这里,待会可有擂台赛,你就专挑看不顺眼的人,打他个落花流水。”清芷的眼睛往凤家那边一瞟,这帮扶的意思再明显不

  过了。

  萧俊对清芷感激涕零,“多谢阿奴公主。”

  清芷便追了萧少夫人而去。

  大殿里,响起一抹嗤之以鼻的声音,“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废柴嘛总是喜欢和废物扎堆的。”

  这话一箭双雕,既骂了萧少夫人,又骂了清芷。

  凤妃还得意的瞥了眼狸妃,狸妃却面露微笑,优雅的品茶。仿佛凤妃所言之人与她毫无相关似得。

  清芷追了少夫人出去,在莲池边,萧少夫人梨花带雨的站在廊架上,双手轻轻扶着朱栏,莲池里荷花盛开,映得少夫人的脸一片陀红。  清芷走上前,挨着她站在一起,凭栏远眺。别有用心道,“夫人,你看这莲池里的水,多么黑,多么脏。你再看这挺水而出的荷花多么圣洁无暇。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花的高洁,值

  得我们每个人学习。”

  萧夫人楞楞的望着清芷,忽然破涕而笑。“人人都说,南宫的阿奴公主没上过一天学,学识浅薄,不懂礼数。今日才知,传闻有假,阿奴公主君子高洁,媲美莲花。”

  清芷自嘲一笑,“那么少夫人呢?少夫人是选择同流合污还是出淤泥而不染?”

  萧少夫人道,“你这孩子,这还用问吗?”

  见少夫人心平气和了一些,清芷邀她坐在边上的亭子里。

  萧少夫人带着探究的目光一直盯着清芷,清芷给她的震撼远超乎她的想象。她没有灵力,可是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怯弱。她不受帝君宠爱,可是身上没有丝丝缕缕的自卑。

  她兀自站在那儿,傲然而放。静静地,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同样,清芷也温婉雅笑的望着萧少夫人,“少夫人可曾流过产?”

  萧少夫人一愣,若是这话由别人嘴里如此突兀的问出来,她定然觉得此人不怀好意。可是清芷说这话的时候,她却丝毫没有难为情,只是觉得她少女无邪,好奇自己不孕不育的事罢了。  少夫人脸色微暗,“你有所不知,当初夫君择偶时,凤羽凰也是青睐我的夫君的。凤羽凰性子直率豪爽,喜欢一个人便热烈大胆的追求,可是情爱这事,从来都是讲究两情相悦的,夫君与我彼此喜欢,那时候在热恋中,自然眼里是容不下沙子的。夫君残忍的拒绝了凤羽凰,从那以后,萧凤两家便结了仇。我与夫君成亲不久,便怀了孩子,可是凤家不容他们的掌上明珠受辱,三番两次对我出言不逊,我

  性子柔弱,又受不得委屈,便动了胎气,第一个孩子,就这样没了。从那以后,我便再也怀不上孩子。凤家每次都嘲笑我,说这是我夺人所爱的报应。”

  清芷听毕,很是惊愕。原来萧凤两家还有这等隔阂在里面。

  清芷径直执起少夫人的手,一边为她把脉一边与她闲聊,“少夫人你这是惯性流产。你信与不信,阿奴能治好你这病根。”

  萧少夫人听毕,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瞪着清芷的目光充满质疑,却又带着一丝美丽的憧憬。

  “阿奴,此话当真?”

  清芷为她把脉后,放开她的手。笑道,“萧少夫人只要能配合我的治疗,我保证你一年内诞下健康的麟儿。”

  萧少夫人依旧是似信非信的模样……

  这时候萧俊不放心夫人,跑出来寻找少夫人。少夫人将嘴巴贴在萧俊耳畔,将清芷的话一五一十的转告给萧俊。这个柔弱没有主见的女子,将决定权交给了萧俊来决定。

  萧俊闻言,很是诧异的瞪着清芷观看了半天。

  清芷见他眼底神色弥漫着犹疑,清芷觉得自己自讨没趣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告辞这对夫妻。“待你们想好了再来找我吧。”说完笑着离去。

  萧俊蓦地转身,狐疑的望着清芷离去的背影,呐呐的感叹了一句,“她为何要帮你?”

  清芷回到宴会上,这时候大殿上的宾客们觥筹交错,场面很是散漫,自由。

  清芷看到安平周围聚集了一堆美少年,安平与他们谈笑风生。

  而北冥少忧,则落寞的坐在边上,一个人喝闷酒。

  自从北冥帝君消失以后,北冥皇室就十分凋零。

  北冥少忧的名气大不如前,她如今恢复女装,瑰丽动人,而且修为极高,依然没有男子上前搭讪。

  其他人,多多少少身边都有异性围绕。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北冥少忧这样无忧无虑的少女也得尝下这个苦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