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713章 神尊的脸,为何和璃月一模一样

第713章 神尊的脸,为何和璃月一模一样

  而这幅画,让他倾倒。

  妖孽胜过那个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傲慢家伙。

  而且,这画上的人,并没有真实存在过。

  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征用它了。

  他缓缓的摘下面具,将这幅画小心翼翼的贴在自己的脸上,很快,他那张扁平的脸上描绘出了黑曜石般的凤眸,修眉如鬓,欧式立体的鹰钩鼻,厚薄合适的唇……

  多余的纸自动消融……

  他微微转身,望着铜镜里的自己,露齿一笑。可谓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美艳绝伦。

  “阿奴,我得感谢你,送了我这么大的一个礼物。”唇齿轻启,温暖如弦的声音流泻而出,让人沁人心脾。  说也奇怪,安平被帝风大神留在神墓后,清芷的日子便过得十分舒坦。没有人日日找她麻烦,父君拨给她的宫女虽然是父君的细作,但是也是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她。而父君想要的消息,清芷不知道,

  自然也不可能给出实质性的线索。

  狸妃时不时的来找清芷谈谈心,教她许多见识,清芷对重生的世界所有的感知都来自于狸妃的教导。  从前清芷觉得穹天下最厉害的人就是北冥帝君,可是现在她知道,从鸿蒙时期开始,穹天下最厉害的人是天族和妖族,至于巫族和魔族则永远是天族和妖族的爪牙。而天族最厉害的天神是帝风大神。

  妖族最厉害的是东皇太一和帝俊。

  妖族乃花草树木修炼成精而成,所以他们身上自带妖孽气质,可是却没有脸。

  清芷终于知道北冥帝君为什么长得像玄冥神帝,因为北冥帝君是妖神,他自己是没有脸的,所以他只能幻化成别人的模样显示在别人面前。

  大概北冥帝君以为帝风大神已经作古,便招摇过市的盗窃帝君大神的脸,可谁曾想,帝风大神复活了。

  清芷推测,北冥帝君不仅见过帝风大神,而他又是法力精深的妖神,所以他的身份不是东皇太一就是帝俊。

  知道北冥帝君不是未来的玄冥,不知为何清芷心里舒了好大一口气。

  清芷唯一的麻烦事,就是神尊大人公然发话,他愿意收清芷为徒。只是清芷以各种借口搪塞着。她的理由一直没有改变:神尊要当她师父,除非摘了面具。

  神尊大人终于拗不过清芷的执拗,在上个月月末,他真的摘了自己的面具。当清芷看到神尊大人面具下的脸时,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神尊大人真的是璃月的前世!

  清芷有些接受不了璃月做自己的师父,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给她考虑的时间。

  神尊大人倒是十分有风度,并没有强求清芷。清芷就在这样的日子中度过相对安稳的三年

  与此同时。

  人类的禁域,神墓。  山中岁月静好,安平和北冥少忧的戾气在日复一日的修炼中渐渐褪去,二人修为大增。说来奇怪,帝风大神留下她二人后,并没有日日召见她们,相反,他把自己关在神墓里,两名少女则在神墓外的

  宫殿里自由出入。  这里的花草树木每日都会变换阵法,花瓣飞舞的力量速度日日在改变。北冥少忧和安平在花下舞剑,却不能伤害一朵花瓣,这是帝风大神对她们的要求。这种严苛的要求,在安平和北冥少忧看来,是

  大神另类教导她们舞剑的方式。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二人的心性淡泊了不少。二人的剑术可谓已臻化境。

  只是这日,北冥少忧因为思念她的皇叔,便坐在梨花树下嘤嘤咽咽的哭了起来。安平安慰了她好半天,北冥少忧反而哭的更厉害了。

  安平公主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怯怯的去寻找帝风大神。

  “师父,少忧想念亲人,怅然泪下。徒儿不知如何开解她!”安平候在神墓的石门外,怯怯的请示道。

  良久,传来帝风大神天籁的声音,“三年已过,思念亲人在所难免。既如此,安平你便陪同她下山探亲吧。”

  安平心中滋味可谓五味杂陈,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神墓。

  当日得见帝风大神的真颜,被他那一张魅惑无疆的盛世美颜所迷惑,心甘情愿的留在这寂寞的山中。

  可谁曾想,三年来师父一次也未见过她们,只是偶尔通过千里传音的方式教导她们的修行。其实,师父是帝风大神,能够留在他身边已经是她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她不应该奢求太多。

  安平如此一想,心情便畅快了许多。

  三年,原本十岁的青涩孩童,已经成长为妙龄少女。

  当安平衣锦还乡时,一袭鹅黄纱衣,身负绝世宝剑,仙风道骨。而失去家园的北冥少忧,因为没有去处,便随安平一起归来。

  南宫帝国,瞬间热闹起来。

  东华帝君,五大家族的大家长们,为了亲眼目睹帝风大神调教出来的徒儿,纷纷赶到南宫帝国来,表面上一团和气,恭贺声声,暗地里却较量着,究竟谁才是新生代里最璀璨夺目的星。

  皇后娘娘为了显摆安平公主的优异,专门恳请帝君举办了一场武艺切磋的大赛。这场比赛的背后企图,清芷确实疏忽了,不过被她的生母狸妃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  安平公主荣归故里,清芷懒得迎接,窝在自己的萧平宫里看书。狸妃性子原本恬淡,教育孩子这件事也显得十分的粗放,很多时候都尊重清芷的意愿。可是这一次,狸妃却不同寻常的采取强硬的态度

  。非要将清芷拉到喧哗的场面里,分享太平公主的荣耀。

  “母妃,为什么让我去?”清芷坐在铜镜前,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  狸妃将宫女支开,她亲自接过象牙梳为清芷绾发。一边解释道,“皇后娘娘请帝君为安平公主置办这么隆重的一场比武赛,你以为她仅仅是想炫耀显摆吗?安平今年虚岁十四,你与她同龄,该是找夫家的最好时机。皇后娘娘劳师动众请来三皇五族的年轻的皇子少爷们,无非就是为了给安平谋一桩好亲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