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89章 父女斗智
  大殿上只剩下南宫帝君和清芷,空气瞬间流通起来,清芷浆糊的脑子才清晰了起来。

  只怕父君留下她,是为玄清学院契约神兽一事而来。父君始终不愿意放弃这个巴结院尊大人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南宫帝君沉吟片刻,嘴巴刚张开,便被清芷抢了先机。

  父君爱面子。所以她不能三番两次的拂他的心意。所以再不能让他主动提出来。

  清芷笑盈盈道,“刚好,父君,阿奴正巧有一件至关重要的大事向父君禀报。”

  南宫帝君刚要出口的话便硬生生憋了回去,“阿奴你说。”

  “父君,万兽山的灵兽,不能让任何人契约了去。”清芷澄澈的瞳子,透着坚定。

  南宫帝君衣袖里的手,紧紧的握紧成拳头。

  这丫头始终不肯给他一个薄面么?

  “北冥帝君也同意玄清学院契约神兽一事,这事是为培育三皇五族的新生代人才,南宫一脉持阻止态度,岂不是逆众而行遭天怒人怨吗?”南宫帝君黑着脸道。  清芷却道,“父君你想,万兽山是除了南宫帝国,北冥帝国和东华帝国的第四方力量。从前是前者据之,强强结合,于北冥帝国最为有利。可如今,万兽山是我们的,南宫帝国的力量无异于如虎添翼。

  父君何必把自己的粥分给别人呢?”

  南宫帝君闻言,震惊,惊骇不已。颀长的身子慢悠悠的站起来,望着清芷的目光十分复杂。

  他真是太小看这个十岁的孩子了。

  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何他从前没有看透?

  “阿奴,你真的愿意,将万兽山供奉给父君?”南宫帝君想要更多。帝王的本性就是贪婪的掠夺和非法的占有。

  “不愿意。”清芷斩钉截铁道。

  南宫帝君愠怒,“你——”  清芷气势恢宏道,“父君,女儿把万兽山拱手让给父君以后,以后,万兽山就是帝君宝座的附属品,它只属于未来的帝君。不属于女儿。请问父君,没有灵力的女儿,依仗什么来自保?父君也看到了,

  阿姐和晨墉的母妃巴不得置我于死地。失去万兽山的阿奴,必定是人刀俎下的鱼肉。阿奴不想这样。”

  南宫帝君重重的坐回轮椅上。清芷给了他一颗甜枣,却又剥夺他咽下去的权利,让他可谓恨得牙痒痒。

  清芷眼底噙笑,又道,“父君,阿奴是您的女儿。是南宫帝国的人,我再此向你宣誓:不论阿奴遇到任何事情,绝不背叛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子民。倘若有为此誓,愿遭天谴。”

  南宫帝君重重的呼了口气,谈不上惊喜,却也没有巨大的失落。清芷的誓言,让他心安。

  万兽山虽然不属于他的私有物,但是属于南宫帝国,这就够了。

  南宫帝君忽然觉得心力憔悴,尽管他只是作为沉默的聆听者,可是清芷的每一次开口,都是在他绞尽脑汁准备反击时硬生生将硝烟弥漫的战场变为她一人的主场。

  “退下吧。此事父君应了你,日后再不为难你。”南宫帝君向清芷挥挥手。

  清芷舒了口气,“父君。告辞。”转身离去。

  清芷回到萧平宫。撕下坚强的伪装,关上门滑坐在地上。

  万兽山,算是暂时脱离虎口了。

  可是,清芷比谁都清楚,万兽山是许多人眼里的肥肉,争夺万兽山,是他们绝不会轻言放弃的一件事。

  清芷任重而道远。

  清芷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趴到床上休息了。养精蓄锐,是她安身立命的保障。

  次日,嬷嬷带来两个侍女,伺候清芷洗漱。

  清芷坐在床上,绸缎一般的黑发包裹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更显得一双眼睛特别深黑。

  “公主,皇后娘娘体恤公主的萧平宫冷清,怕公主寂寞。又担忧公主年少不懂得好好照顾自己,便拨了她身边的两个丫头过来照顾你。”

  两位婢女立即上前,毕恭毕敬给清芷行礼,“见过公主。”

  清芷点头,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两个婢女。

  皇后娘娘是她的养母,自幼将她视若己出。若不是安平公主这么一闹,清芷对皇后娘娘的这份善心必然是感恩戴德,毫无质疑的。

  可是,常言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安平从内而外都瞧不起她,小小年纪,耳濡目染,接受到的只怕也是皇后娘娘的的教诲。

  皇后娘娘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清芷有些动摇了。

  “公主,洗把脸吧?”侍女笑盈盈的将洗脸帕递上来。

  清芷回过神来,接过洗脸帕,便胡乱擦洗了下。

  婢女咯咯咯的轻笑起来,“公主性子直率,真是讨人喜欢。”

  清芷脸上挂着敷衍的笑容。她阅人无数,这两个丫头看似对她尊敬有加,实则可能是用谄媚和殷勤这种比慢性毒药还要让人上瘾的方式捧杀她。

  这时候另一个奴婢捧着一叠五颜六色的衣裳过来,笑道,“阿奴公主,这是皇后娘娘专门为公主做的新衣裳,都是上好的料子。”

  清芷瞥了眼那些花花绿绿的绸缎,这些颜色,平素是在安平和皇后身上看不到的。常言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原本清芷还想抽个时间试探一下皇后娘娘对她的真心,却没想到她倒是迫不及待的送上门来,泄露了她虚情假意的一面。

  “公主,让奴婢为你换新衣吧?”奴婢忽然三步并两步跨到清芷的床上,不待清芷拒绝便伸手去脱清芷的衣裳。动作有些粗鲁。

  清芷顿时顿悟,她这么猴急的要脱她的衣裳,莫不是冲着金鳞而来?

  想必是安平将金鳞的本事告诉给皇后了,所以她找了这两个丫头来试探。

  面对婢女的粗鲁无礼,清芷脸色瞬黑,忽然厉声呵斥道,“滚开。”

  婢女未料到十岁的公主有这等气势,冷不防被吓得全身瑟缩。迟疑了一瞬,悬在空中的手却并没有收回再等第二个契机。目光下意识的瞥着清芷的衣袖。

  “你弄疼了。还不滚开。”清芷吃痛的皱紧眉头。

  另一个婢女谴责的觑了她一眼。怪她猴急,弄巧成拙。婢女这才垂下手,不情不愿的退下。  清芷觑了眼散在床上的衣裳,虽然都是上好的料子做出来的,然而做工复杂。花式繁琐,披红挂绿,穿在孩子的身上,倒是喜庆,可是并不出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