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85章 神秘的金鳞
  这时候皇后提着裙摆忽然慌慌张张的向南宫帝君身边跑去,“帝君,不好了,大事不妙。”

  皇后的失态,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清芷反倒自在起来。

  “皇后,有事慢慢说。”南宫帝君虽然没有发火,然而眼底弥漫出来的火焰,几乎要把皇后化为灰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皇后大呼小叫,用词失水准,简直给南宫皇庭丢脸。

  皇后似乎没有发现南宫帝君的不满,仓惶的禀报道,“帝君,安平公主,还有北冥少忧,五大家族的孩子们突然不见了。”

  南宫帝君正悠闲惬意的品酒,听到这话,刚放到唇边的酒盏滞了一瞬。然后将酒盏从唇边拿开,重重的摔到地上。“去查,谁敢在本君的地盘上撒野?本君看他是活的太腻了。”

  南宫帝君发脾气,掷酒盏,委实吓坏一众人。

  皇后大气不敢出,只是低垂嗪首,一脸担忧。

  客人被南宫帝君吓得也是鸦雀无声。

  清芷唇角微微咧开。她的父君其实是个情绪不太外露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勃然大怒,只有一个目的:杀鸡骇猴。

  任何挑衅南宫帝君威信的行为,在他看来都是不被发现允许的,都应该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清芷的对面,北冥帝君兀自喝着酒,酒盏与清芷的交相辉映。二人目光对视,四目交汇之时暗波汹涌。  会场的鼎沸被刻意压制,每个人的脸色由喜转悲,毕竟出事的不仅有帝君家的皇子公主,还有五大家族的世家千金小姐和少爷们。即使是事不关己,也不能挂着落井下石的笑,那几乎是与穹天下最强

  的人作对,自寻死路。

  清芷一个人喝酒解渴。优雅的吃着点心,还竟挑稀缺的糕点吃。

  这漫不经心的动作,落在某些人的眼里,就特别疑惑。  不管怎么看,这位贱奴生的皇室弃子都不像是人们口中形容的那般不堪。相反,她比许多同龄孩子更加耀眼。她隐忍,懂得隐藏自己的风华。她优雅,举手投足有着王者之气。她坚韧,眸光里的眼神

  无所畏惧。

  清芷知道北冥帝君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她端起酒盏,朝他妩媚一笑,勾魂摄魄的放出一个电眼,北冥帝君的眼眸里,瞬间爆炸弥漫冰寒。

  这胆子大得可以,竟然敢挑衅他?

  不多时,侍卫们找到了丢失的孩子们,将他们带到了会场。

  每个孩子,都是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狼狈不堪。

  而且安平公主,还被一个大水泡困住了。安平在里面挣扎着,使出浑身解数却也弄不破这个水泡。

  众人面面相觑,这群孩子究竟遇到什么了?

  清芷下意识的拢了拢袖口,而且压低声音训斥小金鳞道,“你看你,闯祸了吧!待会老实待着,万事有我足也。”

  小金鳞听到清芷的话,有些囧。

  女人太能干了,并不是好事。显得男人太窝囊?是不是?

  “父君,救我!”安平绝望了,放弃挣扎,扯着嗓子呼叫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南宫帝君望着一群心虚的孩子,词严厉色道。

  其他孩子畏惧帝君威严,独独北冥少忧诞着无谓的表情,指着清芷大声控诉道。“就是她。是她害得我们。”

  有人出头,其他孩子便纷纷附和着。

  “帝君,就是阿奴公主,是她害的安平。”

  清芷仰着脖子喝完一杯烈酒,借酒壮胆,此刻一手托腮,一边笑意盎然的望着这群孩子。

  终究是孩子,语言表达能力很是欠缺。抓不到重点。

  清芷酒劲上头,两腮陀红,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

  “阿奴,究竟是怎么回事?”南宫帝君将谴责的目光移到清芷身上。

  他不许任何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损坏南宫皇室的威严。这是他的底线。其他的,他都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任其自然。

  清芷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南宫帝君面前,毕恭毕敬的给他行礼。却因为醉酒步态不稳。东倒西歪,也不能正经行个跪拜礼。

  南宫帝君蹙眉,摆摆手道,“繁文缛节就免了吧。你告诉父君,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不用行礼了?清芷目的达成。窃喜不已。父君,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他日可别怪我不给你行礼了。

  “父君,阿姐有七重境的神修,其他都是玄清学院的学子,虽然修为不如阿姐,加起来可也不能小觑。父君以为我能打过他们?”清芷不慌不忙,慢条斯理道。

  南宫帝君陷入了沉思,他是真的相信阿奴公主能够让安平吃亏。毕竟他坚信他的梦是真的,阿奴是个带着七彩光芒的强者。

  可是这是秘密,只有他和阿奴知道。

  在众人眼里,阿奴就是个没有灵力的废柴女孩。

  “她身上揣着一条小金鳞,可厉害了。”北冥少忧不愧是北冥帝君的人,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的症结所在。

  “小金鳞?”众人面面相觑。

  清芷森寒恶劣的目光,倏地投射到北冥少忧身上。她生平最讨厌有人打她身边人的主意。

  在清芷的世界观里,世人可以欺她辱她踩她,就是不能对她身边的人下手。这也是她的底线。

  而北冥少忧,则刚好踩了她的底线。

  北冥少忧被清芷这犀利阴毒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转过头向北冥帝君寻求庇护。北冥帝君冷着脸望着清芷,目光冷漠了好几分。

  清芷在众目睽睽之下,抖了抖衣袖,然而并没有金鳞跳出来。

  清芷抬眸十分认真的征求南宫帝君的意见,“父君,可要阿奴当场脱衣服验证?”

  “要,当然要。”安平幸灾乐祸的嚷起来。  清芷瞥了她一眼,道,“阿姐,阿奴当着众人的面脱衣服,有失礼仪。倘若真有小金鳞,阿奴便认了。可是倘若没有,阿姐你要如何消去阿奴心里这口不平的怨气?是不是,阿姐也要脱衣服弥补我的冤

  屈?”  安平没想到,她给阿奴摆一道,阿奴反过来却也给她摆了一道。她是天才少女,多少少男的梦中情人,她才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脱衣服这样有失风范的糗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