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60章 母子终相见,玄冥泪断肠

第660章 母子终相见,玄冥泪断肠

  玄冥遍寻清芷不着,心里的沮丧绝望日添一重。他寻遍三界内的每个角落,可是清芷宛若蒸发了一般,凭空消失。玄冥的精气神,在日复一日的绝望下变得颓靡不堪,憔悴不已。

  直到,他额际的碎玉发箍忽然怦然一声落在地上,玄冥错愕的望着那一环碎玉,陷入了凝思中。  那日,他只是转身的功夫,清芷便已消失不见。她身受重伤,失去灵根的情况下按理说是逃不了多远的,所以玄冥断定她一定藏在他的附近。可是找了这么久,他也没有在附近如愿找到清芷,才推翻

  了自己原本的设定。

  今日这碎玉发箍莫名的掉落地上,玄冥瞬间大悟。

  洛神花拥有一个手镯空间,而他为何不能拥有一个发箍空间?

  他竟然忽略了,他的神算指,永远都算不到他自己。而清芷,就藏在他的眼皮下。

  玄冥寻找了那么久,忽然获得答案,心里百感交集。一时之间,没有忍住,任凭眼泪汪汪滴落在地上。

  玄冥弯腰捡起碎玉发箍,将它捧在手心里,温柔的呢喃道,“芷儿,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握紧发箍,闭目,眼泪横飞。

  玄冥调息了自己的情绪,正欲飞往空间里找寻清芷时,不料碎玉里忽然冒出一股滚滚白烟,落地竟然是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留着一头瀑布一般的头发,清丽脱俗仙风道骨的女人。

  玄冥蹙眉,错愕万分的望着她。然而,很快玄冥的目光移到她怀里抱着的人身上……

  玄冥颤抖的站起来,失魂落魄的走过来,脸上始终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不相信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他的清芷竟然……走了?

  看到玄冥一脸抗拒的表情,玉崖将香消玉殒的清芷小心翼翼的放到半空中,清芷悬浮在空中,玄冥目之所及的地方,视野里全是清芷。

  她已经面目全非……

  肌肤溃烂,心脏萎缩,还有她已经衰老!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玄冥却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他颤抖的伸出手,将清芷紧紧的抱在怀里。晶莹剔透的泪,落在清芷溃烂的脸上。说也奇怪,这眼泪立刻治愈了清芷腐烂的肌肤,让它很快痊

  愈。

  玉崖静静的望着玄冥,眼里饱含着五味杂陈的感情。

  玄冥是她的儿子,可是自从在襁褓里见过他以后,她便再也没有做到一个母亲该尽的责任。

  她因无法面对傲天,便无法面对这个孩子。

  这些年,也不知玄冥过得好与坏。

  玉崖唯一获悉玄冥的信息,就是从清芷对玄冥强大的怨念里面提取到的。所以,她以为玄冥就是那种利用弱女子达成自己目的的伪君子。

  所以,玉崖义无反顾的帮助清芷重生。

  可是,当玄冥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时,玉崖所有的对玄冥的误解都崩塌瓦解。

  玄冥若是不爱清芷,又是怎么滴落北冥家族的挚爱之泪?

  北冥家族的挚爱之泪,具有让人死而复生的神奇作用!

  只是可惜了,清芷魂魄已飘远,玄冥的眼泪只能让她残缺的躯体得以完美的保存下来而已。

  玄冥痛不欲生的模样,折实让玉崖心里隐隐生疼。

  她以为,从她打定主意抛弃这个孩子那天起,她就不会对他倾注任何情感。可是为何看到玄冥难过,她也如此难过?

  玉崖发现,她好像打心底里还是爱着这个孩子的。

  这真是一件让人痛苦的事情,倘若玉崖早一点有这个觉悟,她便不会抛弃玄冥!

  玄冥悲恸良久后,终于留意到玉崖的存在。当玄冥鹰隼般的目光移到玉崖身上时,玉崖的心紧张得扑通扑通的乱跳。

  原来她在乎这个孩子,比她自己想象的还要多。

  “她的魂魄呢?”玄冥出口,没有询问玉崖的身份,只是关心他的芷儿。

  玉崖望着玄冥,想起清芷离开人世前那一双不甘的眼睛,玉崖就忍不住冲口而出。“清芷姑娘让我将她的尸体交给你,她说,希望你看到她的遗体后,能够怜悯她,终结对她的利用?”

  玄冥倾世的瞳子里倏地布满血丝,表情冷得可怕,“她说我在利用她?”

  只觉心里悲凉万分,无奈叹息道,“我的这份心,被你误会得如此彻底。”

  玉崖倒吸一口气,看起来清芷和玄冥各持己见,她有些困惑了。

  莫非真是清芷误解了玄冥的用心?

  “她的魂魄……”玉崖吞吞吐吐,因为她想清芷来世肯定不想再看到玄冥了。清芷不想和他纠缠在一起。所以她不想出卖清芷。

  可是面对儿子,玉崖又于心不忍。

  亲情和道义像拔河比赛的两段,拉锯着,久久思量却不得结果。

  玄冥微微愠怒,“你藏在我的发箍里这么多年,寄人篱下,总该回报点什么吧?”

  玉崖目瞪口呆,没有想到玄冥霸道不讲理的时候,竟然这么像她。

  “咳……”玉崖气的够呛,这是碎玉发箍本就是她的东西,不过是临别时赠与儿子的,没想到他反过来要收报酬了。

  “清芷不想再与你纠缠了。”玉崖难为情的解释道。

  玄冥瞳子骤然一缩,她竟然说出这样的遗言?真叫人伤心!

  上一世,他记得她可不是这样说的。她说她就算化作厉鬼,也会生生世世的纠缠着他。

  “她还说了什么?”虽然她的遗言让他无比懊恼心痛,可是就是不忍心错过她的点点滴滴。

  玉崖只得据实以告,“她还说,她不想死,因为她要将欺骗她,踩她,辱她的人给杀了,她才会死得瞑目。”

  玄冥终是被清芷的孩子气给逗笑了。“她明白就好。”然后鹰隼的目光锁在玉崖的身上,“她的魂魄没死?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玉崖有愧与他,所以在玄冥面前,她无法做到追随本性。嗤笑怒骂,肆意而为,彻底为玄冥收敛。

  “清芷她,重生了。”

  玄冥石化若雕,久久不能说出一句话。  那个世界,是她的噩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