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52章 情到深处自然浓

第652章 情到深处自然浓

  轻舞面露愧色,她毕竟跟着小主一起学过医,对于朔月这种病态,轻舞心里了然,“她这是怕得了抑郁症。看这样子,病得还不轻,已经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阿九和轻舞相视一眼,四目交汇,两人的无奈心酸稍纵即逝。

  为了不刺激朔月,轻舞叮嘱阿九,“阿九,朔月怕是一刻也离不得人,你好好守着她,再别让她出事了。否则,小主怕是再也不能原谅我们。”

  这最后一句话,轻舞说的很轻,可是却说的很伤感,像什么重重的击打在阿九的心上,带给阿九一番深深的绝望。

  阿九唏嘘的叹口气,望着双手紧紧拽住自己的衣袖,宛若受惊了的小兔子一般,惶惶不安的朔月。阿九绝望的闭目,此生,他再多奢望都成枉然。

  可是,剑皇的野心勃勃又让他不甘屈服命运,所以他望着轻舞的目光,夹杂着浓烈得化不开的爱意。

  只要轻舞同意,其实,他才不会管外界的一切杂声。他只想和轻舞在一起。他喜欢轻舞,轻舞温柔善良,温婉可人,却又独立有自己的思想主见,忠诚,偶尔也会露出锋利的爪子——

  他喜欢轻舞,好喜欢。

  轻舞说完这番话后,最后不舍的凝望了阿九一眼,便转身跑了。

  阿九挣脱朔月的手,他对发呆的红拂道。“红拂,替我照顾好朔月。我去去就回。”

  阿九说完便消失在眼前。

  朔月楚楚可怜的楞在原地,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下来,“阿九……阿九……你不要朔月了吗?”

  红拂浓郁的叹息一声,她望着发呆的朔月,心里十分乱。

  眼下时局,真是乱成一团一团麻。

  主子为情所困。

  阿九和轻舞也为情所困。

  所以红拂暗暗下定决心:绝不动情!做个逍遥的剑者,快意恩仇。畅意人生,那才自在。

  忽然,朔月发狂了似得,她往就近的木柱撞去,红拂来不及阻拦,好在她速度更快,及时飞奔上前,将朔月的伤害降到最低。

  尽管如此,朔月的额头还是撞得血肉模糊一片。

  “我不活了。他们都害我,我不活了。啊,他来了,快保护我,求求你保护我。他撕了我的衣服……”朔月慌乱的往红拂怀里钻。

  红拂素来冰冷,不知如何劝慰别人。只是任凭朔月在她怀里寻求保护,红拂一脸的苦不堪言。

  帝都的街头,轻舞失魂落魄的往前走着。

  心里仿佛下着一场冰雨,将轻舞曾经的火热的心冰封起来。

  前几日,小主让她去调查邪灵的身份,轻舞以为,她和小主只是短暂的别离而已。就像从前无数次小别离一样,要不了多久就会重逢。

  可是,昨日红拂慌慌张张的来找她,将小主与帝君决裂的事情告知了她。轻舞担忧小主,她失去了灵根,没有灵根护佑的她,她的肌肤会溃烂。这样的小主,怎么可能会愿意出现在她们面前?

  当初,凤素暖灼伤了她全身的肌肤,小主便哭喊着不许让帝君见到她。今日,旧事重演,只怕小主会找个地方伤心的躲起来。

  没有她们在小主身边,小主的日子该有多么难过?

  小主在这么凄惨的绝境下,抛弃了她和红拂。这虽然不是明智之举,不过也看得出来,小主与过去划分了界限,她要把帝君赐予她的一切全部隔绝。

  “轻舞!”

  就在轻舞怅然而泪下时,背后忽然传来一道醇厚富有磁性的嗓音。

  轻舞微楞,徐徐回头,她看到阿九就站在自己的一里之外,眼神迷离空茫的望着她。

  看到轻舞红肿的双眼,阿九三步并两步跨上前,没有任何言语,只是霸道的将轻舞拥入自己的怀里,紧紧的包裹。

  轻舞没有挣扎。她全身很冷,阿九这样抱着她,她觉得暖和了一些。

  就让她自私一回,贪恋阿九的怀抱一次。

  “轻舞,嫁给我吧!”

  许久后,轻舞听到阿九涩涩的声音。

  轻舞不知如何应答,心里是想的,可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而且,朔月疯癫的行为在她脑里不停的回现。轻舞矛盾又纠结。

  “嫁给我,轻舞。我爱你。”阿九的声音虽然疲惫沧桑,却饱含深情。

  轻舞哭泣的眼睛,忽然浅浅的笑起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幸福。  她想起她和阿九昔日相处的点点滴滴,那时候还在锦王府,他们各为其主,小主和帝君那时候斗智斗勇,她便和阿九针尖对麦芒。每次见面,彼此都是看对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习惯挑对

  方的刺。

  可谁曾想,小主和帝君面上吵的不可开交,两个人的心早已揉捏在一起。她和阿九,为了促成小主和帝君的好事,便开始从对立走向合作。那时候,他们有了默契。

  这种默契变成一种习惯,当轻舞受伤难过的时候,阿九就会安安静静的陪着她,她冲他发脾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反唇相讥了。任凭她宣泄……

  爱在萌芽。可是两个榆木疙瘩并不知情啊。

  所以在朔月横插进入他们的时候,阿九没有强烈反抗,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他每日想多见轻舞一眼,每晚都会在脑子里想着轻舞入眠,这些温软的情绪的变化,已经是刻骨铭心的爱。

  直到他渐渐长大……终于明白他不仅仅可以和轻舞朝夕相对,他还可以和轻舞同床共枕。

  朔月教会了阿九,怎么去爱一个人。

  但是阿九却爱上了轻舞。

  阿九在等着轻舞的答案,可是轻舞却痴痴傻傻的望着他,她不能给他答案。

  “阿九,我答应过小主,给朔月一个幸福的余生。我不能再刺激朔月了。”轻舞一边说着一边从阿九的怀里挣扎着出来。

  阿九面如土灰,下一刻却忽然将轻舞拽入自己的怀里,捧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俯下身猛烈的亲吻着她的脸颊,她的唇。

  阿九的头发很长,很黑,狂野的撒在腰际。没有用任何绸带,发冠束缚它们。  剑皇的霸气,在他成熟之后,一日一日增强,让人望而生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