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31章 受辱
  因为实在不放心朔月,清芷丢下玄冥和阿九便往外跑去。

  “我去找朔月!”

  玄冥望着清芷匆匆离去的背影,俊美的眼眸,盛载一池青泓,夹杂着无奈,和一丝宠溺。

  “你为轻舞朔月担不尽的忧虑,你可知我又为你牵肠挂肚?”

  阿九望着吃味的爷,眉头抽了抽,“爷,她都走了。你说得再肉麻,她也听不见了?”

  玄冥正了正色,色厉内荏的吼着阿九,“还杵在这里干嘛?还不去找你的媳妇?”

  阿九逃之夭夭。

  玄冥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回到百花殿,此时瞌睡全无,索然无味的端坐在铜镜前。望着铜镜里因为忧虑而略微黯淡憔悴的俊脸,诗兴大发,“为伊消得人憔悴!哎!”  这几日,玄冥的日子并不好过。日日里看到清芷为轻舞朔月忧愁,他真是萌生出自卑的心态。恨自己失去神算指,不能洞悉先机,只能由着她焦虑,完全帮不上什么忙。恨自己失去法力,不能陪伴在

  她左右,她已经成长为绝顶优秀的炼药师,而他无法跟上她的步伐,与她风雨同舟。

  玄冥懊恼的将铜镜拍在地上,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嫌弃自己。

  强烈的自卑深深的攫住玄冥的心,高傲如他,岂肯被这么低劣的情绪控制?  一身骄傲的玄冥萌发出改变现状的雄心壮志!他突然想到了七彩灵珠!他从宽袖里取出玉匣子,犹疑了一瞬,便将它打开了。霎时间,璀璨夺目的七彩光从盒子里射出,玄冥不想这强烈的七彩光辐射

  深远,倏地用手盖住。然后在灵珠的光芒消隐后,才拿了出来。

  拇指和食指夹着灵珠,掂量着,这颗灵珠究竟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传闻,七彩灵珠是远古时期的一位法力无疆的上神遗落在外的一颗魂魄凝结珠。不过玄冥对于这个结论一直持考究待确证的态度。毕竟,人只有死亡才会有魂魄出窍,需要借助外物的载体凝结归一。

  可是,既然后代将这位大神吹的神乎其神,说什么从远古洪荒之日,到现在天地清明,无一人的法力能及得上这位远古上神。

  既然如此,他为何而死?

  史书记载乃为情所伤,可是什么样的爱情,值得他去死?如果他真如传说中说的那般智慧无穷,他应该能想出办法重续一段缘分?而不是以死解脱。

  当然,这些都是玄冥的揣测。

  玄冥当然希望,这颗灵珠真如传说中说的那么神奇,起码这样的话,他就能通过这枚灵珠恢复法力。于他而言岂不是美事一桩?

  玄冥打量着灵珠,半天后将灵珠放在唇边,却又取下来。实在是犹疑不决。

  他有些担心,一山不能容二虎,倘若这灵珠的主人太强大控制了他的心智。他怎么办?

  虽然玄冥又很自信,觉得自己也不是软弱可欺的人。

  犹疑,纠结,一时半会没有答案……

  雨,愈下愈大。

  惊雷阵阵,劈在琼楼玉宇上,夜色里仿佛一切狰狞的丑陋的人性都在蠢蠢欲动。

  “朔月……”

  “朔月?”

  清芷心急如焚的声音,只可惜被淹没在雷雨声中。尽管她声音已经嘶哑,可是沉闷的天空里,依然没有回应。

  清芷抱着头在大雨里穿梭,她心里十分狂躁。

  她的后面,紧跟着阿九。

  此刻,破破烂烂的殿宇里,朔月蜷缩在角落里,单薄的身子瑟瑟发抖因为冷,也因为恐惧。

  白天,宫钰像饿狼一样一口咬在她的手臂上,吸食了一部分血液后才悻悻然作罢。朔月感觉自己有些头晕,可是看到宫钰那双泣毒的眼光,朔月的虚弱被恐惧攫取。

  即使浑身疲惫,朔月也无法安然入睡。

  她瑟瑟的望着前方,一瞬不瞬的,仿佛她的警惕就能把所有邪恶的故事挡在她的世界外。

  忽然,一道拉长的黑影霍地出现在地上,慢慢的向前移动。朔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她想往后退,可是后面是一堵石墙,退无可退。朔月被无边的恐惧包裹。

  她鼓足勇气抬起头望着黑影的主人,她看到宫钰那张令人恶心的脸上,布满黑色的像枝丫分叉的筋脉突兀在表皮上。像魑魅,更像怪物。

  朔月吓得全身紧张如弓,“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她全身战栗道。

  宫钰却一步步逼近她,朔月忽然扯开喉咙喊道,“明月,明月,救我!”

  “别喊了。你叫不醒她的。”宫钰的声音像古墓里爬出来的幽灵,虚无缥缈令人抓不住。

  朔月爬起来便逃,可是宫钰的步伐更快。轻而易举就抓住了她。

  “哈哈,小美人,你往哪里跑?”魔鬼的笑声在雷雨声里恣意的狂笑。

  朔月被他抱的紧紧的,涨红着脸,却奋力的挣扎着。

  “嘶——”殿内响起织物撕裂的声音。

  “朔月……”

  “朔月……”

  就在这时候,大殿外忽然传来清芷一声声呼唤的声音。然后阿九紧随其后的声音。

  朔月的眼底绽放出一抹惊喜,可是他魔鬼的手忽然捂住她的嘴,让她无法发声。

  魔鬼的欺负升级……

  “啊……”当朔月发出惨绝人寰的一声嘶吼时,殿宇的大门霍地被人踢开。

  清芷和阿九齐齐站在门口,一道闪电,将室内的旖旎风光照射得通透敞亮。所以黑暗的污垢都被照亮。

  清芷的脸色由苍白转铁青。双手握拳,眼睛射出森寒的光芒。

  而阿九,望着朔月,整个人完全石化了。

  宫钰慌乱的穿好衣裳。朔月像一具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

  这时候,就听见清芷低沉愠怒的声音,“阿九,我要你将这个畜生凌迟而死。”

  阿九似乎回过神来,整个人忽然呐喊一声,“啊——”  那是一种歇厮里的宣泄和咆哮。阿九仰着头,双手握拳,这一声震天动地。顷刻间,愤怒带给阿九身子巨大的变化,只见阿九束发的白色绸带忽然飘扬在空中,凌乱的发丝胡乱的飞舞着。一张原本俊

  朗的脸庞此刻冰咧若千年冰雪,阴鸷得令人不寒而栗。  他是剑皇,从少年到男人,成熟的代价如此惨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