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30章 朔月之劫
  她无法想象整日与这样一个形容丑陋的魑魅在一起生活会是什么光景。所以朔月打退堂鼓了。她觉得,阿九再不济,虽然不爱她,可是对她谦逊有礼。清芷对她呵护有加。帝君对她颇为有风度。

  帝君的百花宫,虽然没有归属感,可是却是敞亮通透的。不像这儿,黑漆漆的,门洞里射进来的光芒只能勉强辨识物体。给人一种压抑窒息的感觉。

  朔月哽着喉咙嘶哑道,“明月,我还是回去吧。”

  她踉跄着转身,却忽然被一股巨大的磁力将她的身子包裹着向后拖拉。那时候朔月恐惧极了,一张脸被吓得煞白如纸。  下一刻,朔月就被狠狠的丢到蒲团前,朔月不顾被摔疼的地方狼狈的爬起来,继续往前面跑。忽然,一道鹅黄的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朔月颤颤的望着她,因为巨大的惶恐而全身发颤,说话也结巴,“

  明……明月,你……想做……什么?”

  明月蹲下身子,保持着与朔月齐平的高度。漠然的表情,冰冷无温的声音道,“姐姐,帮帮你的妹夫吧?他只需要最后一个少女的阴血,就能恢复原来的容貌。”

  朔月脸色更白了,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双肩。拼命的摇头,“明月……我……是你……的姐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明月依旧是漠然的脸,只是声音里填满愠怒,“姐姐?既然是姐姐,那就帮帮妹妹吧!你可知,这些年我们是怎么过来的?相公模样丑陋,我们在人界里过着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生活。好不容易被神魔捡到了,本以为寄居魔域能够正常的生活下去,可是谁知道,这次又出师不利,那神魔的旧主北冥傲天竟然是玄冥神帝的亲爹,他自然容不下我们,要不是凤素暖念着旧情私自放走了我们,我们可能会被

  北冥傲天给杀了。姐姐,你就帮帮你妹夫,只要他恢复容貌了,我们就可以回到人界,和我们的女儿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朔月全身瑟缩发抖,“你……你……要我……怎么帮你?”

  明月露出贪婪的眼神,“很简单,只需要你每天给你妹夫喝点血就可以了。”

  朔月瘫软的跌坐地上。朔月的目光瑟缩的瞥了眼宫钰,可是在他的眼里,她看到了更多的情绪。譬如猥琐?

  朔月一颗心,瞬间跌落谷底。

  天空,忽然下起瓢泼大雨。三十六重天的鬼天气,到底是影响到九重天了。

  一道闪电,仿佛要撕裂苍穹一般,将天幕狠狠的劈成两半。  百花宫正殿,金色的帷幔里忽然坐起来一个身影,以飞快的速度撩开帷幔就要往下跳。只是忽然从背后圈过来一双手,凌乱的黑发,如瀑布一般落到银白色的亵衣上,俊美如铸的脸庞,浮出慵懒的神

  态,魅惑无疆。

  “芷儿,你要去哪里?”喉间挤出的沙哑的声音,却性感无敌。

  清芷望着窗外,那一道道接连不断的闪电。心里没来由的紧张,仓惶。

  “相公,我想去看看轻舞?”

  玄冥无奈,将清芷重新压倒在床上,迷离的眼神里情欲未退,“芷儿,天洲偶有这样的怪天气,可是天洲大神众多,指不定是那位大神命数要改变。你别太紧张。不会这么巧就预示着轻舞的。”

  清芷却执意要去,“我若是不确定她安好无恙,心里便不得踏实。”

  玄冥无奈的叹息,“既如此,为夫陪你去!”

  玄冥大手一挥,清芷的衣裳尽数穿在她身上,又顺手抄起一旁的披风给清芷披上。而自己也是启动神力,快速的穿戴整齐。两个人这才急匆匆的出了门。

  轻舞住在花影殿旁的红袖殿。清芷几乎是脚步不辍刻不容缓的扑到门上,猛烈的拍起来。

  很快,轻舞提着灯笼开了门。看到轻舞,清芷一颗心头大石总算落了下来。

  “小主!”轻舞面露狐疑,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小主这么紧张的模样。

  清芷调皮的拍了拍轻舞的脸蛋,笑道,“没事了。我就是看到下雨了,怕你害怕过来看看你。”

  轻舞泪眼婆娑,忽然抱住清芷,哽塞道,“小主!”

  这段时间,轻舞陷入阿九朔月的三角恋里郁郁寡欢,所以小主担忧她,必然是刻意过来探望她。

  可是轻舞怎么舍得让小主难受?

  “小主,我没事。我很好。你别担心我。因为我是你的轻舞,跟你一样坚强。无坚不摧。”

  清芷听着丫头暖暖的话,笑出了眼泪。带着宠溺的嗔怪起来,“真是傻丫头。”

  清芷和玄冥打道回府时,轻舞怔怔的站在门口望着清芷,眼角噙笑。却有一颗晶莹剔透,纯洁无瑕的眼泪落下来。

  清芷和玄冥离开红袖殿,途径花影殿时,清芷不禁驻足,凝望了一眼花影殿。

  花影殿里一道影子倒立贴于墙上,纹丝不动。

  清芷与玄冥相视一眼,二人心里同时生起疑窦:阿九和朔月从来都是同房不同床?要不然阿九怎么倒立睡觉?

  清芷略微来气,既然不相爱,何必苦苦纠缠不休。既然纠缠不休,为何不珍惜难得的缘分?毕竟没有机会的轻舞还在边缘痛苦徘徊。

  玄冥看出清芷不悦,顿时眉心便黑了下来。扯起声音喊了声,“阿九!”

  殿内的人听到这肃穆威严的声音,吓得双腿赶紧打倒落地。第一时间跑到门边开了门。看到爷和清芷,阿九懵了。

  “爷,咋了?”阿九迷惑不解的问。

  清芷伸出头向里面探去,压低声音叫了一声,“朔月?”生怕惊扰了朔月的清梦。

  阿九抠着后脑勺解释起来,“别叫了,她今晚不在。”

  清芷如被雷击,“她去哪里了?”激动得上前抓住阿九的胸襟摇晃起来。“深更半夜的,她去哪儿你难道不跟着嘛?她是一个没有神力的凡女,若是遇到坏人怎么办?”

  玄冥为了卸下清芷的紧张,笑着安抚道。“芷儿,天洲不比人界,治安一向很好。妖魔化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阿九的也连连点头,清芷却半信半疑的松开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