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27章 无极撑腰,秒怂

第627章 无极撑腰,秒怂

  无极白他一眼,闷闷不乐道,“什么话?我哪里笨了?我笨的话能教出你这么聪明的孩子?我告诉你。服下这灵珠,日后别来烦我。因为你想知道的那些谜底,你可以通过自己的神算指去找到答案。”

  玄冥望着无极,目光深邃莫测,带着探究的意味。

  无极被他的目光盯得有点发怵,“干嘛那样看着我?”

  “他走了?”玄冥淡淡然的问。仿佛问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无极却震惊良久,“谁……谁啊?”

  “那个送我灵珠的人。”玄冥犹疑了一下,刚要出口的两个字“我爹”,又换了种称呼。

  这些年,无极待他如亲父。他不想在无极面前泄露自己对另一个人的情感。因为他不想伤害无极对他的这份纯洁的情意。

  无极对他有多好,只有他自己知道。

  成长的所有波折,无极一个人替他牵肠挂肚。玄冥是个现实的人,不想去执著那些看不见的抓不着的世俗的道德绑架。

  无极心知肚明,玄冥说的是他的亲爹傲天。无极道,“他闹了一场误会,留下这么多烂摊子,总得收拾好了再走吧?”

  玄冥沉吟不语。似乎在思量什么。  无极将玄冥全身上下扫了个遍,虽然他气色不像从前那般红润,但是精气神却还是不错的。而且他穿着做工精致的淡粉紫色纱衣,刺绣的图案也是明媚的蓝花楹。无极暗忖着,玄冥和清芷在一起,日

  子再糟糕他的心情都是五彩缤纷的。对玄冥的担忧淡了不少。  “我也要走了。臭小子,宝儿这孩子我见着甚是喜欢,你对孩子要温柔点,别整天摆着万年不变的面瘫脸面对孩子,会给孩子留下心理阴影,孩子晚上会做噩梦的是。再说,你看宝儿,眉眼修长简直就

  是你的翻版,你就是再不喜欢孩子,也不能和自己的翻版过不去吧?”

  无极这话说得太透明了,就差直接提醒众人,宝儿和玄冥是父子。

  阿九再笨也听出弦外之音,纳闷的抠着后脑勺。这宝儿的身份,一开始就说是朔月和洛神花的,后来又说是清芷和洛神花的,怎么现在他听着感觉不对劲,宝儿该不会是爷和清芷的儿子吧?

  玄冥站久了许是累了,拂袖,将不远处的凳子移到自己面前,优雅的坐下。然后望着无极,漫不经心道,“老头,别以为你带过孩子,就十分有经验。要知道,你只是带出来一个失败品而已。”

  无极跳起来抗议道,“什么?失败品?你敢说你自己是失败品?你看你,眉清目秀,芝兰玉树,天洲最聪明的人,三界最美的男子,你……你哪里失败了?”

  玄冥望着无极气急败坏的模样,笑得很是灿烂。

  “老头,不要一味的回顾过往的辉煌。现在,他们背地里都议论纷纷,骂我是天洲第一废物呢?难道不是失败品?”

  无极气急败坏,红着眼青筋暴起,一边抡袖子,“谁说的?谁说的?”一副要找人打架的气势。“敢说我的徒弟是废物,老子要揍得他连废物都不如。”

  玄冥没好气的摇摇头,“我在想,我这从前的好名声是不是你横行霸道抢来的?”

  无极忽然冷静下来,好整以暇的望着玄冥。玄冥从前都是清高傲娇得不行,一副天上唯我独尊的样子。今儿却处处自黑,显然居心不良?  “嘿嘿——”无极豁然开朗后,反而摸着后脖子憨笑起来。“臭小子,你为了不让我插手管宝儿的事情你就直说,饶这么大的圈子,又说自己是失败品又说自己是废物的,你不累我还累呢?好啦,我走啦

  ,不挡你道了。臭小子,特腹黑!”

  玄冥挥着手,“慢走不送。”

  无极掠过阿九的宝儿身边时,阿九和宝儿都哀怨的望着他,阿九低低的埋怨道,“仙尊,还指望你替我们撑腰呢?靠不住靠不住。”

  无极觉得很不好意思,自己出尔反尔的。可是当无极转身望着玄冥那张寒冰笼罩的俊脸,所有求情的话都咽回喉咙。

  无极一脸抱歉的望着宝儿,“哎呀,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我帮不了你们。”说完赶紧逃之夭夭。

  无极一走,空气里的气氛瞬间就压抑下来。阿九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缩着脖子,就跟鹌鹑一样。宝儿则望着阿九没出息的模样,眼底的目光都是不屑和鄙视。

  “阿九,看来用脑子的惩罚方式都不适合你。你还是去给我做深蹲去吧!”

  阿九怯怯的问,“爷,做多少?”

  “一千个。”

  “哦!”阿九朝着宝儿吐了吐舌头,这惩罚一下来,他反而如获重释。

  阿九一走,宝儿耷拉着小脑袋走到玄冥面前,软糯的声音柔柔的响起来,“帝君——你要怎么惩罚我?”

  他叫帝君的时候,故意拉长尾音,撒娇意味很重。

  玄冥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粉团子,精雕玉琢的脸蛋,嵌着一双狡黠的琉璃瞳子。古灵精怪,一看就不是那种乖巧的孩子。

  “你叫我帝君?”玄冥冷着脸,眼底却藏不住的笑意流露。

  宝儿瞪大瞳子,“不然我叫你什么?”一种期待,希冀在瞳子里闪烁。  “你娘亲可曾告诉过你,你的爹爹为何与你分开?为何不抚育你?”玄冥竟然莫名的紧张的起来,眉间微蹙,他这是把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抛给了宝儿。不过,他们都是不在亲爹身边长大的人,玄冥其

  实很在乎自己在宝儿心里的地位。

  会不会太微不足道?

  就像他自己对亲爹那般可有可无的漠然态度?

  宝儿咂咂嘴,小脸蛋很是失落,“娘亲说,爹爹保护不了我们。与他相认了反而给爹爹添麻烦。”

  玄冥不止眉心蹙起,这会俊脸也揪成一团了。

  在清芷眼里,他竟然这般没用?

  男人的骄傲仿佛被人碾碎了似得,玄冥下意识的动了动藏着玉匣子的那只手。

  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般渴望变强。  “你……喜欢这样没用的爹爹吧?”玄冥自尊心大大的受到伤害,再面对宝儿时,竟然有种羞愧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