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24章 苦恋
  阿九进来领罚时,玄冥望着不服训斥的宝儿,再瞥了眼怯怯的阿九。忽然眸子里精光一闪:宝儿和阿九,一个是难以驯服的顽石,一个是毫无骨气的寄生虫。将他二人放在一起,也许能互补一下?

  “阿九,爷让你离轻舞远点,你倒好,还跟人家跌到一起去了。朔月今日的表情看起来是发现你和轻舞的私情了,爷帮不了你,你自己想办法去跟清芷说情,让她对你下手时留个全尸。”

  阿九不禁战栗着,一张苦瓜脸苦大仇深的瞪着主子,“爷,当初你不是说,清芷姑娘虽然护犊子,你也是护短的人。怎么一发生事,你就怂了。”

  玄冥一巴掌给阿九呼过去,“胆敢奚落起爷来了?是不是?”

  阿九委屈的望着自家这位霸道专制还不讲道理的爷。

  玄冥冷哼一声,眸色一沉,计上心来。得趁惩罚阿九的同时为自己谋点便利。

  “阿九,你犯了错,不罚你爷没法向清芷交代。”再瞥了眼一脸傲娇的小祖宗,有些头大道,“还有你,宝儿,跟帝君顶嘴,胆儿够狂啊。从今儿起,你二人每天早中晚去剑林里给我提酒去。”

  无极老头一定被这两个人气炸毛,到时候定然是有求必应。

  玄冥心里的算盘拨拉得哗哗响,偏偏阿九很是不开窍,“爷,你要喝酒不能一次性把酒提回来吗?”

  宝儿白了眼阿九,“阿九叔叔,你的变态主子在想办法变态的折磨我们和剑林的仙尊。”

  玄冥楞楞的望着宝儿,这家伙人不大点,挺精灵的嘛!

  阿九苦大仇深的瞪着爷,然后沮丧着脸求饶,“爷啊。小的错了,小的大错而他错了。求求你收回成命吧?”

  宝儿藐视着没有骨气的阿九,“阿九叔叔,有点出息好不好?”

  阿九转头望着宝儿哭诉起来,“宝儿啦,你不知道啊,剑林里那个仙尊也是个变态。你说我们被两变态当做肉夹馍,我们也会变成变态的。”

  玄冥寒芒投射在阿九身上,“说谁变态呢?还不快滚。”

  声势摄人!

  阿九拉着宝儿赶紧逃离是非之地。

  轻舞的心情很乱,强烈的自责让她如坐针毡。红拂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轻舞在扇自己的耳光。

  “轻舞,你这是何必呢?”红拂快步上前,捉住轻舞的手。  见到红拂,轻舞叹口气,内疚自责道,“红拂,我答应小主,不论如何也要控制自己对阿九的爱恋。可是今儿,我看到帝君和小主和好如初,我便一时高兴,拉了阿九和宝儿凑热闹。谁曾想,会被朔月

  给看见?”  红拂道,“你喜欢阿九,阿九也喜欢你。要我说,你们就正大光明的承认自己的感情。朔月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你们好好跟她解释,她必然也能成全你们。你们这样偷偷摸摸的,反倒是让朔月心里更加

  憋屈。”

  轻舞道,“原本按小主的人意思,我若是能克制自己的感情,让阿九和朔月幸福的度过此生是最好的。可是,偏偏我……”

  轻舞又懊恼的拍了自己的后脑门一下,“我真是该死!”

  门口,朔月泪眼涟涟的望着轻舞。咬紧贝齿,满腔心酸,原来他们早就互通心意,原来他们都知道这件事,只有她不知道。

  “朔月?”红拂瞥到朔月,失声而出。

  轻舞惊得立即转身,看到朔月,两个人都呆呆的望着对方。

  朔月转身便逃,轻舞立即追了出去。

  “朔月……”

  在天洲的街道转角处,轻舞追到了朔月,双手捉住她的衣襟,苦苦哀求道,“朔月,我求求你。别跑了。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朔月红肿着眼,望着累得娇踹的轻舞。她竟然没有施展灵力,一路就跟着她跑过来了。

  朔月点点头,两个人站在一颗古木下,朔月的背影孤寂,落寞。轻舞的背影单薄,萧瑟。

  轻舞拉着朔月的手,生怕她再跑了似得。

  “朔月,对不起。”轻舞未语泪先流!

  朔月望着轻舞,她知道轻舞是个重情重义,善良的好女孩。如果不是对阿九藏着一份深情,她绝不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轻舞,你如实告诉我,你和阿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朔月悲怅的问。  轻舞垂下密长如扇的睫毛。凝噎呢喃起来,“朔月,我和小主,几乎是同一时间遇上帝君和阿九的。只是一个那时候,我年龄幼小,小主又深陷囹圄。我们忙着为生存铺道,忙着救人,哪有闲情逸致顾及自己的儿女情长。直到小主生下九儿难产仙逝后,我忽然觉得整个人都没有了寄托,皇后凤素暖对我百般挑剔,可笑我那时候还以为她是小主,流不尽的辛酸泪,我就像浮萍一样,无依无靠。那时候,

  我好想获得解脱……是阿九,他陪我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岁月。在你嫁给阿九的时候,我想我就已经爱上他了吧。可是我并不知道,你们的红娘清芷竟然是我的小主……”

  朔月的思绪,漂游到很久以前。  那时候,她和阿九成亲的点点滴滴,她记得清芷并没有恢复她的身份,轻舞和清芷主仆还没有相认,所以清芷大抵不知道,轻舞已经爱上了阿九。倘若她们主仆早一点相认,清芷必然不会做出这样的

  决定。

  难怪那日清芷对她说:是她错了。

  朔月觉得,清芷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是真的很抱歉,很自责,很内疚。

  可是,这一切能怨清芷吗?

  不过都是造化弄人吧!

  朔月忽然豁然开朗,抹了眼泪,破涕为笑,“轻舞,你别自责了,也不用内疚了。我都知道了。这怨不得你,也怨不得清芷。要怪,就怪我命运不好。”

  轻舞感激涕零,“朔月,你真的不怪我?不恨我?”

  朔月摇头,“怨你什么,恨你什么?恨你为了我,将一份感情深埋起来?委屈自己?”

  轻舞摇头,“我不委屈。只要你开心,我都不委屈。”  朔月笑了,只是眼角还挂着泪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