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19章 落寞,渴望崛起

第619章 落寞,渴望崛起

  无极瞥了眼一脸自惭形秽的傲天,撅噘嘴,似笑非笑起来,“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你。你没有神算指了嘛。加上事情又那么凑巧,冥儿和至尊神帝的灵根几乎同时出现异像。”

  傲天很是内疚,“我差点就害苦了冥儿。”

  无极白他一眼,“你是不是想把他的心挖出来还给至尊?”

  傲天点点头,表情有些窘迫。

  无极鼻子冷哼一声,有些难以置信道,“那臭小子没有反抗?”

  傲天点头,“他灵根重塑,无力反抗。”

  无极冷嗤一声,“那你真是太不了解你儿子了。他不反抗,只有一个可能,他早就知道你是他爹。这孩子,无非就是想你把他的心还给至尊以后,他对神皇神后就尽孝了,从此两不相欠。”

  傲天听到这番话,吓出一身冷汗。“幸亏小孙儿的出现,让我觉察到异样。否则我便犯下弥天大祸。玉崖这辈子都该是不会原谅我了。”

  无极霍地站起来,“小孙儿?谁的孙儿?”

  傲天眼底飘出一抹疑惑,“你不知道吗?清芷的儿子,体内有玉娇龙灵根。所以我断定那孩子是玄冥的儿子。”

  无极听毕,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忽然抓狂的咆哮起来,“这个臭小子,他有儿子了,这么大的喜事为何我不知道?”

  傲天解释道。“冥儿只怕也蒙在鼓里。”

  无极就摸着头,纳闷不已,“清芷姑娘为何要隐瞒冥儿?这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傲天寻思片刻,“兴许是这个孩子身上的力量太诡谲,清芷不想打草惊蛇,让孩子被人过多关注吧!”

  无极就是不满,捶足顿胸道,“不成不成,我当爷爷了。总得去见见我的好孙儿,给他送一件神秘大礼。我得跟他套套近乎,免得他对我生疏了。将来跟他爹一样,对我没大没小,毫无尊敬可言。”

  傲天站起来,面露难色。迟疑了半天才道,“无极,你若要去,顺便给我带份礼物给孙儿。”

  无极纳闷的人望着他,“你不去?我以为你这次回来,会与冥儿相认!”

  傲天脸色黯然,“我是偷偷跑出无量山的。趁师尊没有发现我出逃之前,我得赶紧回去。”  无极敛了不羁的笑意,一脸苦大仇深的瞪着傲天,“傲天,你儿子自从重生灵根后,他就发现了他的身世有些谜底未解开。以他那种通透的性子,任何事情落到他头上,不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他

  就会一直折磨人。我不管,你要走可以,你自己去给他解释清楚。我啊,还想多活几年,不想被那混小子气死。”

  傲天语气近乎乞怜,“无极,你知道的,我不能告诉他。”

  无极白他一眼,“你不就是顾及你的身份吗?一个破身份有什么值得留恋的。难道儿子还没有你的那个身份重要吗?”

  傲天的眼底撇出一抹隐忍的酸涩。

  身份于他,从来都不重要。

  或者说从前很重要,可是自从有了玉崖,便不那么重要了。

  他之所以留恋那个身份,是因为只有追逐到那个位置。他才能找到玉崖。

  还给冥儿一个完整的家。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小心思。你不就是还没有放下玉崖吗?你以为你抵达了那个位置,玉崖就能回来了吗?你清醒一点吧,玉崖已经飘散在空中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傲天悲恸万分,哑着嗓子道,“无极,你不知道,没有玉崖,我便活不下去。”

  无极便沉默了。

  两个人,杵在风中,唯有彼此的叹息,寄托着对玉崖的无尽相思。

  天洲的夜色,一向唯美,浪漫。

  琼楼玉宇,泛着清辉。

  伸手便可触摸到星河,浩瀚的人苍穹,置身其中,如沧海一粟。

  清芷坐在百花宫的蓝花楹树下,湛蓝的花絮,美如晴空万里。她陷入了遐想中。

  她和玄冥,到底该何去何从?

  总觉得,玄冥离她愈近,他们的距离就愈远。

  这种感觉好生奇怪。

  明明,她已经放下一切禁锢束缚奔向他。明明他也是如此喜欢她留在他身边。可是不知为何,仿佛黑夜里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们撕裂开来。

  清芷以为玄冥睡了。其实她开门出去的时候,玄冥便睁开了炯炯有神的眼。

  他睡不着,他脚踝上的铃铛响得特别厉害。扰得他心极其烦躁。

  玄冥心神不宁的坐起来,浑浑噩噩的脑子在吹了一股清风后,似乎更加清醒了。这时候他倏地想起了北冥傲天,想起了宝儿。

  就在昨日,老天好像是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似得,他忽然多出来一个爹爹,一个儿子。这种角色的转变让他有些难以适从。

  爹爹从何而来?为何抛弃他?

  儿子是什么时候有的?为何这些年,清芷藏着儿子不让他们相见?

  这些疑问,扰得玄冥难以安宁。

  清芷进屋时,发现玄冥盘坐锦床上,双目紧闭,正凝神打坐。

  清芷呆怔了一瞬,脚步轻盈的走过去。  “从前我还以为你们这些神仙四大皆空六根清净,所以无聊了才会打坐玩玩。现在才知道,我是本末倒置。你们这些神仙之所以成天打坐,是因为五心烦忧,所以才要打坐来排遣烦忧。”清芷坐在床边

  ,打趣道。

  玄冥睁开眼,俊美如铸的脸庞妖娆一笑。“芷儿,你参悟得太对了。”

  清芷笑道,“那你能否告诉我,你在烦忧什么呢?”

  玄冥望着清芷,眸色加深,抬起一只修长如玉的手,高深莫测道,“我在想,倘若我还有一双算无遗漏的手,那该有多好。”

  清芷微楞,有些纳呆的望着玄冥。

  她在玄冥的脸上看到一抹落寞的失意的表情。

  “玄冥,你怎么了?”清芷小心翼翼的问。

  玄冥望着她,促狭的口吻道,“我不喜欢被人欺骗,被人捉弄,感觉自己跟个白痴似得。还被三岁娃娃讥讽成是智障。这感觉很糟糕。”特别是,这个娃娃还是自己的儿子。  清芷有些后悔自己不知死活的贴脸前来表关心,听他这弦外之音,怎么都是讨伐她的意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