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613章 生疑,玄冥才是儿子?

第613章 生疑,玄冥才是儿子?

  “那就没事了。你不做医者,你还可以做其他的嘛!”玄冥安慰清芷。  可是清芷却十分较真,她极其激动的嚷起来,“什么叫没事?你可知道,一个人没有信仰,就和一条咸鱼没有区别了!这话可是一名伟大的喜剧大师说的。现在,我有两个选择:第一,我选择和你分手

  ,继续做我喜欢的事情。第二,违背诺言跟你在一起,做一条没有信仰的咸鱼。”

  玄冥忽然捉住清芷挥舞的双手,盯着清芷的脸十分认真道,“萧清芷,我以为在你心里,我比你所谓的信仰更加宝贵,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清芷楞楞的望着玄冥,这才认真的做了番权衡比较。

  玄冥和信仰,谁重要?

  看到清芷咬着贝齿认真斟酌的表情,玄冥一脸挫败。

  这时候,涅槃塔的门开了。北冥傲天戴着银色的面具走了进来。

  清芷望着玄冥,玄冥显然是生清芷的气了,星河般的眉眼里透着不满。

  清芷无奈,嘀咕着,“孩子气。”

  玄冥和信仰,究竟谁重要?这么明显的答案,她用她的实际行动,用漫长的岁月回答得那么淋漓尽致。亏他还吃味?

  为了他,她放弃了所有。

  这还不够吗?

  面具人转身径直走向玄冥,这时候他的目光在玄冥和清芷身上流连。玄冥下意识的将清芷护在身后,清芷忽然怔愣。随即哑然失笑。

  玄冥这个动作,可见他也不是真生气,也不是真蠢。

  “看来你已经寻找到答案了。”玄冥望着面具人,气定神闲的问。

  北冥傲天点点头,“我的答案就是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毁了尊儿的灵根,我要你们赔给他。”

  北冥傲天说这话的时候,没人留意到,神皇神后眼底的窃喜。

  玄冥瞥了眼清芷,然后撑着虚弱的身子站起来,晃了晃才稳定下来,道,“她是凡女,她身上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宝贝。你不就是想要灵根吗?把我的挖去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北冥的目光落到玄冥的左胸膛,“好。敢作敢当。就冲你这份豪情,你放心,我下刀时会很快,不会让你有多痛苦的。”  清芷爬起来,双臂一字打开,横在玄冥和北冥傲天之间。“至尊神帝的灵根是我摧毁的。你要报仇便找我来。你生的好儿子,品性不端,识人不淑,技不如人,你这个当老子的和你的儿子一样,不分青

  红皂白,胡乱杀人。难怪老天要让你断子绝孙……”

  傲天怒不可遏,青筋暴突,“大胆妖女,妖言惑众。”衣袖一拂,忽然一股强大的磁场将清芷包裹,清芷只觉五脏六腑都疼的要碎裂了一般。

  好在傲天不是真想她死在这儿,立即松手,令道,“神魔,将他们带回神庭。我要他们的心,还有他们的灵根。”

  神魔立即上前,抓着孱弱的玄冥和清芷,便出了涅槃塔。

  神庭。

  容兰婆婆已经做好手术的准备,已经恭候多时。

  傲天和神魔将清芷玄冥推了进去,两个人踉跄着齐齐跌坐在地上,玄冥还不顾重生灵根的痛苦,努力的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照顾清芷。

  容兰看到清芷和玄冥,很是错愕,“傲天,他们是谁?”

  傲天愤愤道,“就是他们两人,害得尊儿如此下场。婆婆,倘若我的心脏和灵根不能让尊儿很好的复苏,那么就用他们的来补偿尊儿。”

  容兰婆婆点头。

  傲天怕清芷玄冥在关键时刻反抗,手指弹出一道七彩光,嗖一声将他二人定住。

  玄冥那一刻眼底的神采是惊异的,只是,下一刻,他却不能动弹。  容兰婆婆磨刀霍霍,她是个话痨,一边工作的时候一边喜欢自言自语,“好了,孩子,你很快就要醒过来了。你走运了,你有个好爹爹,哦,还有两个备胎的灵根供你选择。总有一根灵根适合你的,对

  不对?”

  容兰将至尊神帝的衣裳剥开,露出健硕的胸膛。

  这时候,她握着手术刀向傲天走来,只是在他胸前划了划,最终却因为下不了手,而不得不找了借口。

  “哦,不对不对,我得先把这两个坏孩子的心脏灵根挖出来……”她迈着蹒跚的步伐走向清芷和玄冥。

  容兰婆婆是真的很老了,她握刀的手都在颤抖。清芷看到她颤抖的手,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她的背已经十分佝偻,她的头发白灿灿的,她的脸上密布皱纹。

  清芷万分纳闷,怎么找这么个老态龙钟的老婆婆来做手术?

  容兰在清芷面前顿了顿,惋惜的剜了眼清芷,又转步到玄冥面前。用她的话说,“男士优先。”

  这次她离玄冥十分近,将玄冥打量了一下,顿时,目光便挪不开了。

  她的手术刀停顿在玄冥的胸膛上……

  傲天有些困惑,走上前来询问道,“婆婆,怎么了?”

  容兰望着玄冥,又掉头打量着傲天。

  然后,容兰的目光又移到床上的至尊神帝身上。

  错愕,惊异……

  容兰的手术刀忽然从手里滑落,她弯腰捡起来。对傲天道,“我有几句话想问问孩子,你给我解开他的封印。”

  傲天虽然不解容兰婆婆为何这么做,可是他一直对容兰婆婆很是敬重。便依言照办了。

  容兰重新走到玄冥面前,笑容慈霭起来,“孩子,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玄冥眼底蔓出警惕的精光。

  这个老婆婆,看起来温柔无害,可是适才称呼他们是坏孩子时,那声音多轻柔,目光就多怨毒。显然是个擅长隐藏自己情绪的个中高手。

  “作为交换,你能先告诉我你的名字么?”玄冥警惕十足的问。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容兰苍老的脸上浮出笑意,“你这孩子,心眼挺多。告诉你也无妨,我也不是什么出名的大人物。想必说了你也不知道。我叫容兰。”

  玄冥失声而出,“容兰?”  魅惑的瞳子撇出一抹狡黠之光。笑意盎然道,“那我得尊称你一声容兰姥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