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509章 求解开恼人的脚链

第509章 求解开恼人的脚链

  最后隐星的目光移到清芷的肚子上。适才她晕厥过去,他替她诊断时方知她怀孕了。她晕厥是因为她是凡人,太长时间没有进食,加上在孕期,导致身体能量供应不足。并非是食用丹药的原因?

  隐星倏地豁然开朗。这石碑显示的画像分明就是妙龄少女,难不成是清芷肚子里的孩子?

  “我明白了。”隐星在长时间的犹豫纠结之后,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释然。

  清芷却不知,他明白什么?明白她被人下了魔咒,所以变得这么苍老?不会吧,连玄冥,无邪都看不出来她中了魔咒,这隐星若是能看得出来,那他的修为还真是高深莫测到令人敬畏的地步。

  “炼药宫选定的宫主原来不是你,而是你的女儿。”隐星释然道。

  这下,轮到清芷彻底懵圈。

  卧槽,那画像上明明是她啊?难不成,她的女儿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她可不想要一个复制品活在世上。她的女儿,起码应该比她漂亮,比她聪明,更重要的是,不能是废柴灵根。

  “清芷,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炼药宫选定的继任宫主。待你生下她以后,我希望你能将她送进炼药宫,作为我的入室弟子,我亲自调教她。”隐星的脸上泛着喜悦的光辉。

  清芷有些无奈,“万一,万一我生的是儿子呢?”画像上明明就是她,好不好?就因为她是凡女,隐星对她就如此排斥。  隐星摇摇手,显然对清芷给出的假设十分不认可。“不,天意不可违,一定是她。”目光落在石碑上清芷的画像上。那少女巧兮倩兮美目盼兮,若游龙惊凤,美得摄人。更要命的是,她的眼睛,透着无

  以伦比的坚韧和执著。

  隐星见她一眼,便喜欢上这个徒弟了。

  清芷无精打采的从炼药宫出来时,朔月和青鸟立即迎了上去。

  师父收徒,要女儿不要母亲,这个事实真够打击人的。

  朔月见清芷心情不佳,一路上也沉默着不敢多说,怕说多说错,让清芷更加感伤。

  离恨天。剑林。

  玄冥御剑来到离恨天时,无极仙尊正在试剑。白衣纷飞,在飘逸的竹海里若云卷云舒,血红的宝剑劈出漫天的海棠花。美得无以伦比。

  玄冥手提顺来的桃花酿,醉卧竹竿形成一道蓄势待发的弓。一边怡然自得的品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刮一眼舞剑的男人。

  “小子,你又来偷酒喝?我地窖里的酒都快被你喝光了。你从前不是不喝酒吗?”无极斜一眼头顶上的少年,他随便一个摆拍,就是最令人销魂的画面。

  玄冥将酒壶从性感迷人的丹唇上移开,摇晃着所剩不多的酒壶,自言自语的感叹起来,“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

  无极射出手里的宝剑,宝剑在空中华丽的旋转起来,浮雕里的海棠花忽然向开了闸的洪水,源源不断的飘出许多海棠花瓣。它们纷纷落到玄冥的身上。

  玄冥伸手接住三五花瓣,修长如玉的手捡出最绚烂的一朵,放在鼻子边嗅了嗅。不知为何,脑海里立刻想起老婆婆那张哀怨的脸。想起她家相公为她种的大片海棠花。

  人世间最美的爱情,莫过于此!

  玄冥心血来潮,丢了酒壶一个鱼跃龙门,飞身出去接住那把血红的宝剑,然后在漫天飞舞的海棠花海中,舞出一个又一个华丽恢宏的剑花。

  剑气,纵使不比当年那么霸道威猛。然而其形,优美不减当年。

  “老头,为何我的脚踝上有一窜铃铛?”玄冥舞剑,醉翁之意不在酒。

  无极的注意力在剑上,玄冥的注意力却在无极的眼睛上。无极眼底流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慌张丝毫未逃过玄冥的眼睛。

  “谁知道呢?你小时候顽劣不堪,喜欢在自己身上种一些深沉的迷瘴。”

  玄冥忽然飘到无极的面前,“你一定知道怎么解开这窜脚链?”

  无极摇头,“你的迷瘴,我可解不开。”一边说一边往茅草屋走去。

  根本就是刻意回避玄冥的问题,玄冥不甘心,化为一道清风,凝聚成人形时,霍地倒挂在无极面前。“你是我的师父,你都解不开,何人能解?”

  “有求于人时就知道叫我师父啦?”无极冷哼一声,坐到茅草屋前的石桌旁生闷气。

  “老头,你可知道这个铃铛昨夜扰了我一晚上。扰得人心烦意乱。你肯定知道这铃铛是何人给我系上的?我找她去。”玄冥苦恼的飘坐到无极旁边。

  无极兀自抓起酒壶仰着脖子喝酒,就是故意不搭理玄冥。

  玄冥穹宵剑一挑,酒壶落地,上好的桃花酿洒落一地。心疼得无极叫苦不迭。“哎哟,我的酒……”整个人扑倒地上,侵入大地的花酿又尽数被他倒吸进嘴巴里。

  “酒鬼!”玄冥摇头叹息。  却啪一声将石桌上放的几壶果酿震碎,飘香四溢,惊得无极瞪大二筒似得眼睛。又扑过来抱住所剩无几的美酒。为防止美酒溢到泥壤里变了味道,无极抱着残存的酒壶将剩余的美酒咕噜咕噜全部喝进

  肚子里。

  玄冥望着无极贪杯的模样,眼底蔓出狡黠的笑庵。

  “瞧瞧你猥琐的模样。”玄冥讥嘲趴在地上喝酒的无极,“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都没有。”  无极将钻入大地的酒水尽数吸出来,打了个饱嗝,已经有几分微醺之态。望着诞着不羁笑庵的玄冥,无极气不打一出来。气呼呼的走到玄冥身旁。“为师好不容易埋几壶美酒,你一来全部报销了。你还

  好意思嘲笑我没有为人师表的样子。你看看你自己,哪一点有做人徒儿的样子了?”

  玄冥将笔直修长的腿往石桌上一抬,死乞白赖道,“那你告诉我,这铃铛怎么解?否则我就不走了。”

  无极暴跳如雷,跳起来双手叉腰。“你……你这无赖的本事跟谁学的?气死人了?真丢人。我怎么教出你这样的徒弟。”  玄冥瞥一眼沉睡的穹霄,“去,把地里的美酒都给爆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