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449章 玄冥的模样
  “什么梦?”清芷抓住轻舞的手,有一丝激动的问。  轻舞想了想,将一些闪现在脑海里支离破碎的片段尽量拼凑起来,道。“奴婢记得,奴婢的魂魄好像已经到了冥府,冥王翻了生死簿,正纳闷上面没有奴婢的名字时,这时候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年郎闯进冥府,说他是至尊神帝,要带走奴婢。冥王对他十分恭敬,便许他带走了奴婢。后来我们遭到很多天兵天将的追击,我还记得那个少年郎还受了很重的伤。可是他也是真的十分厉害,若不是对方用了许多

  宝物,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后来他带着奴婢逃出生天。然后奴婢就醒过来啦。”

  清芷瞳孔放大,深黑的瞳子里蓄满睿智深思的神色。

  身为医者,自然看过许多关于人死后是否有灵魂,和灵魂归属问题的书籍。相比许多杂家论坛,清芷更乐意接受许多具备科学实验考证的专家论点。

  他们普遍认为,人死后会有灵魂的。灵魂会循着一道亮光的指引走向另一个世界。

  轻舞的经历应该是灵魂指引失败,所以回到了人界。

  “轻舞,你告诉我,那个救你的人长什么模样?”清芷忽然来了兴致,想要模仿一些罪犯画像师复原那至尊神帝的模样。

  轻舞便认真的将那人的眉眼描述出来。“他穿着一袭胜雪纱衣……发丝自然洒落,额间一环碎玉,眉眼修长,鼻子挺拔,嘴唇薄抿……”

  轻舞一边研墨,一边仔细的回忆着。

  清芷则手执画笔,时而闭目沉思,将文字性的描述凝成一幅栩栩如生的水墨画。时而下笔如神……

  最后,清芷望着自己的杰作,却哑然失笑。

  沮丧的丢了画笔,她根本就是以君若雪的模板去勾勒的“至尊”神帝的模样。

  轻舞望着清芷的画,表情十分认真。“小主,奴婢记得他好像就是这个样子?”

  清芷转移到椅子上半躺着,泄气道,“轻舞,这个根本就是君若雪嘛?我一定是想这家伙魔怔了,所以画笔走了神。画错了。”

  轻舞却将画像很宝贝的收藏起来,甜滋滋道,“小主的画工不俗,肯定是奴婢说的不够具体。”

  清芷觉得这一幕好似从前在锦王府的时候,轻舞总是如此无条件的宠溺她,纵容她。

  不觉心里发酸。从前的幸福无忧的日子,似乎离自己太远了。

  那边,阿九带着璃月,匆匆来到绛云殿。

  看到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的君若雪,璃月的心能抽一下。

  “皇兄!”

  “璃月!”君若雪悠悠然睁开眼,苍白一笑。

  璃月为君若雪检查伤势时,君若雪径直拒绝道,“璃月,没用的。朕伤在元神。且是神物所伤,你肉体凡胎看不见的。”

  璃月瞠目,“神物?”

  眼底闪过一抹激愤,忽然平息凝气,打坐于空中,进入神修凝著中。顷刻间,元神出窍。

  一袭红衣,眉眼含春。

  乍一看鲜衣怒马,陌上人如玉。

  再一看,灼灼桃花眼,明眸善睐,妖冶万千。

  君若雪望着面前的两个人,静坐空中如木偶的,是璃月。

  活色生香矗立自己面前的,是无邪。

  无邪看到玄冥身上伤痕累累,怒极,“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的?”

  君若雪惨然一笑,道,“无邪,能用飞天斩的人,还能有谁?”

  无邪不可置信的望着君若雪,“父皇?父皇竟然对皇兄你下此狠手?”

  君若雪摇摇头,“父皇授意铁手,抓捕我们回去。”

  无邪激动的嚷起来,“皇兄,以你的修为,难道还打不过大哥身边那条狗腿吗?”  君若雪无奈一笑,“不是打不过,是不敢全身而退。总得受点伤,让铁手回去好交差,让父皇动恻隐之心。否则,指不定父皇下次就把上先请来了。那我们还不得乖乖的回去?你知道的,我不想回去…

  …”君若雪的眼神,倏地黯淡。

  无邪很是为他忧伤,却言不由衷的嘟哝道,“难怪天洲人都说皇兄你最腹黑。”

  “皇兄,你放心,无邪替你走一趟神庭,偷几枚丹药回来。保管让你药到病除。”无邪忽然振作起来,信心满满道。  君若雪却摇头制止,叮嘱道,“不可,你刚进入神修凝著,元神和肉体不能自如契合。你这一走,若是神庭的人耽误了你的时间,你可知道天上一天,人间十八年。你的肉身若是被他们当做尸骸烧掉了

  怎么办?穹天之下,你又要去哪里找一副这么完美的身躯?”

  璃月却十分倔强,“可是若是你没有神丹疗伤,你的肉体凡胎就快撑不下去了。”璃月说完一转身便消失不见!

  清芷许多天没有见到君若雪,说不想念是假的。可是天性好强的她,又不愿意主动低头。向他服软。

  最近便有事无事的在外面晃悠,期望见着皇上。

  总觉得,上次见他时他精神状态不太好,也不知好些没有。

  小皇子在御花园里捉蝴蝶,看到清芷和轻舞,顿了下,然后转身便跑。

  “小皇子……”轻舞抚育他近三年,对他有割舍不了的感情。小皇子从前很依赖她,这次见着她便跑。轻舞心里觉得困惑,也很心酸。

  小皇子转过身,仇视着清芷,指着清芷大声道。“这个狗奴才欺负母后,我……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清芷只觉自己的身子如坠冰窟。

  儿子对她的指控,一字一句,剜着她的心。

  轻舞脸色煞白,“小皇子,你……”气不打一出来,忽然扇了小皇子一耳光。

  小皇子捂着火辣辣的脸,哭着嚷起来。“奶娘,母后说的没错,你帮着这个贱婢欺负母后。你也是坏人。”

  小皇子捂着脸跑开了。

  轻舞看到颓靡悲恸的清芷,自责不已,“小主,都怪奴婢没有教好他。”

  一种绝望的无力感攫住清芷的四肢百骸,清芷吁叹道,“不怪你。轻舞。”

  仰望着乌云蔽日的天空,清芷感叹不已,“不知为何,我老是觉得老天向我伸出了一只无形的大手,他要夺走属于我的美好的一切。我的相公,我的儿子,还有你们。”

  轻舞红着眼安抚清芷道,“小主,你别难过。你丢失的每一样,轻舞相信。你都能把它们给找回来。”

  清芷望着轻舞,她期许的眼神,熠熠生辉。  清芷忽然生出无限的力量,走到今天,她肩膀上承载着那么多人的喜怒哀乐。她不够格去堕落,颓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