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353章 沉痛的“诀别”,皇上的深情

第353章 沉痛的“诀别”,皇上的深情

  太后闭目,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再次决堤。

  素暖的用心,她身为女人,比谁都懂。

  她是要皇上,有一个活下去的念想。

  果不其然,君若雪郑重其事的对素暖的遗体许下承诺,“暖儿,你放心。为夫定会踏破大璃国,收回锦王府。你喜欢那儿的梅林,为夫就让它永远为你绽放。”

  然而,当火葬仪式开始时,当侍女们走上前来抬走素暖时,君若雪却不依了。

  “谁也不许动她!”他趴在素暖的遗体上,叫的声嘶力竭。

  “皇上,让素暖入土为安吧?”太后沉痛的劝说道。

  可是君若雪紧紧的护着素暖,不许任何人动她,甚至也不许人走近她。

  太后忧虑不安,璃月手足无措,阿九急得上蹿下跳。

  君若雪抬起荒芜萧瑟的脸庞,呐呐道。“阿九,朕早几年听闻这世上有一颗赤丹神珠,可以凝集魂魄,令死者复生。朕要你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找到它!”

  阿九瞠目结舌。爷从前从来不信这些谣传之言。今日为了太子妃,竟然这么虚无缥缈的传说也不放过。

  可是璃月觉得,皇上能够有些寄托,总比这般行尸走肉生无可恋的好。所以璃月赶紧吩咐阿九,“阿九,还不快去!”

  阿九只能闷着头向外走。

  然而,轻舞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失声惊呼起来。“赤丹神珠?”她忽然想起来了,这颗神珠不就在她的身上吗?

  众人循声望着轻舞。  轻舞只是觉得不会这么凑巧吧?便忙不迭的解释道,“皇上,当日太子妃还是锦王妃的时候,你可记得她曾经去国子监上过一段时间的学堂。太子妃曾用一颗东珠作为赌注,将同学的赤丹神珠给忽悠过

  来了。”

  君若雪陷入了回忆中,忽然表情激动,道。“确有此事。轻舞,你可知赤丹神珠在哪里?”  轻舞道,“太子妃给了我两样宝贝,一件就是这赤丹神珠。还有一件是金莲灵根。太子妃说,太上皇也在找这两样宝贝,届时她就用这两件宝贝,作为见面礼送给他老人家。所以她让我一定要好好保管

  。轻舞便将它们随时携带在身上。好在这两件宝贝十分小巧,方便携带,而且看起来极其普通,所以陪着轻舞颠簸了这么些日子也没被人抢了去。真是万幸。”

  轻舞从脖子挂的香囊里取出拇指大小的东珠,递给君若雪。

  君若雪望着赤丹神珠,凝视良久。

  那时候素暖说送给他的父皇,原来那时候她便说的是送给他的亲生父亲,他还误会成是送给大璃国的皇帝。

  素暖对他的用心,足见其深。

  君若雪又是好一翻难过,毫不犹豫的将赤丹神珠放进素暖的嘴里。

  然而,毫无反应。

  太后绝望的闭上泪已流干的眼睛。绕是无奈的对孙嬷嬷道,“走吧,儿大不由娘,哀家管不住他了!他要怎样都随他去吧!”

  就这样,素暖的遗体一直停留在瑶光殿。

  君若雪从瑶光殿里走出来已经是第五天的时候,小皇子哭的撕心裂肺,轻舞无奈,只得拉下脸来求太后。

  太后抱着小皇子,径直走到瑶光殿,将嗷嗷待哺的小皇子强行塞给沉溺于痛苦的君若雪中。

  “皇上,你要生要死哀家不管你,可是小皇子是你和素暖的亲生骨肉,你必须代替素暖照顾好他,这样才对得住死去的素暖。”

  襁褓里,嗷嗷待哺的婴儿,本来哭的撕心裂肺,然而投入父亲的怀抱,哭声戛然而止。

  君若雪茫然迷迭的目光,慢慢的转移到孩子身上来,却看见瞪着一双探索的眼睛,澄亮的望着自己。

  君若雪暗黑压抑的心,仿佛被人撕裂了一道口子,他将脸轻轻的埋在襁褓里,任凭眼泪湿润襁褓。

  父爱的天性,瞬间被激发。

  太后望着君若雪俊美的脸庞恢复了一丝丝鲜活,长长的舒了口气。

  大凤帝国,君若雪从一蹶不振的状态里复苏,以雷霆之势,扫荡着钰硕贼寇。

  那个曾经鲜衣怒马的少年,转眼间成长为一个成熟,内敛,深邃,冷冽,眼里只能看见他的怨愤,眉间微蹙,拢一丝郁郁的君王。

  从此褪下素彩色的华丽锦袍,披一袭暗黑神圣的锦袍,浑身透着肃杀之气,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和疏离的表情,让人望而生畏。

  失去情爱寄托的君若雪,仿佛被激发了战争欲望的野兽,一心只想扫荡四海八荒,吞了钰硕,灭了大璃,诛尽四海之佞臣,吞并大陆之土地。

  大凤帝国,迎来第二次版图扩张的春天。

  除却事业上雄心勃勃,纵横四海以外,君若雪也有十分束手无策的时候。

  那就是小皇子的生活作息,十分让他焦头烂额。

  “阿九——”

  “阿九——”

  “阿九——”

  每天阿九的耳朵都快被主子焦躁不安的声音贯穿,“皇上,小的来了。”

  “你快看看,这小东西干嘛一直哭,一直哭?”

  “皇上,小皇子该是饿了!”

  “皇上,小皇子拉臭臭了!”

  “皇上,小皇子想睡觉了!”

  君若雪就特别无语的瞪着自己的儿子,“早知你这么磨人,我就该让你娘亲将你一并带走。”

  小皇子听了皇上的气话,顿时吓得更加大声的哭起来。

  君若雪又立刻心软了,抱着小皇子柔情似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是父皇不对。父皇不该吓唬你!”

  只有皇上服软认错,小皇子才会停止哭声。

  连阿九都忍不住揶揄道,“皇上,小皇子继承了你和太子妃各自的精髓部分。小皇子长得像你,但是性子却跟太子妃一样腹黑奸诈!”

  君若雪蹙眉,自言自语的呢喃道,“太子妃?”

  然后望着阿九,黑着脸命令道,“朕要追封素暖为朕的德暖皇后!”

  阿九眼睛一湿,点头道,“是,小的记住了。德暖皇后。”

  皇上唯一的一抹温情,或许就只给了这个襁褓中喜怒无常的婴儿。在外人看来,甚至是璃月看来,皇上已经变了。变得深不可测,变得不易亲近,变得喜怒无常。

  让人望而生畏。  二十一世纪,现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