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321章 牛头不对马嘴

第321章 牛头不对马嘴

  素暖想法却十分阴毒,将凤瑟鸣配给寻常百姓家,反倒让她尝了平常人家的幸福。不如将她配给相爷家野心勃勃的黎二公子,身处高位,避不了风口浪尖,却也没有足够大的权利掌握自己的命运。素暖就

  是要让她也尝尝乱世飘零身不由己的滋味。

  大凤帝国。

  当璃月收到阿九的书信时,看着阿九遒劲有力,笔锋飘逸的字体,对自己的皇兄真是莫名的又多了分崇拜。

  他调教的侍卫就是不同凡响。

  然而当璃月读到君若雪受伤,法力尽失,需要闭关疗伤的内容时,璃月真是焦急如焚。帝宫的事情交给曾经的旧部打理,刻不容缓的就赶去大璃帝都。

  快马加鞭,六天后,抵达大璃帝都的璃月,直奔神瑛阁。

  阿九看到一袭红袍加身的璃月霸气侧漏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时,真是傻了眼。

  “这么快?”

  “我皇兄呢?”璃月劈头盖脸的怒责阿九。

  阿九懵懵的指了指地下,璃月绝世无双的脸庞倏地煞白。

  “你说什么?”因为太激动,璃月一只手抓住阿九的衣襟。奋力摇晃,阿九的脑袋就跟拨浪鼓似得前后摇摆。

  “璃……月……公……子……”被璃月猛烈摇晃的阿九开口说话也只能发出颤音。听起来断断续续如结巴似得,有些搞笑。

  洛天依在一旁笑成傻子。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阿九和璃月公子的谈话,真是对牛弹琴。

  阿九手指地宫,璃月怕是误会成长眠地下了。

  “快说,我皇兄在哪里?”璃月的摇晃更加猛烈,直摇的阿九的唾沫星子都喷了出来。

  阿九说话就更加不顺畅,简明扼要道,“地……下……”

  璃月倏地松开阿九,阿九的脑袋惯性的摇了几下总算停下来。有点找不到东南西北的阿九直接瘫坐在地上,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璃月凤眸里倾泻出极大的哀伤,颀长挺拔的身子晃了晃。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悲恸中。

  阿九缓过神来,从地上爬起来,这会活色生香的开始讨伐璃月的粗鲁,“璃月公子,你能不能对我稍微温柔那么一点?我的脑袋都快被你摇掉了?你是跟我有深仇大恨吗?”

  看着完全没有因为皇兄离去而感到悲恸的阿九,璃月只为皇兄感到万分沉痛。倏地拔出宝剑抵在阿九的脖子上,阿九吓得动也不敢动,颤颤的问,“璃月公子,二皇子……你是不是又叛变啦?”  为何阿九会说璃月又叛变了呢?这事还得从九年前说起。那时候璃月和锦王初相识,因为兴趣相投而大有义结金兰的架势,然而就在结拜之前,大璃和大凤的战争一触即发。锦王和璃月各为其主,讨

  伐对方时,两人便在战场上相遇了。那一刻,阿九就在心里认定璃月叛变了。

  这一次,情况和上次有些雷同,锦王和璃月认了亲兄弟,璃月却要杀阿九,故而阿九才认为璃月又叛变了。

  本来一直处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洛天依,这会见事情闹大发了,赶紧飞奔过来横在璃月和阿九中间。洛天依用最简洁的话结束了这场闹剧。

  “璃月公子,爷在地宫下闭关疗伤。”

  璃月微楞,宝剑才从阿九的脖子上挪开。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阿九一眼,“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下次记得表达清楚一点。”

  阿九才悟出都是自己一张笨嘴惹了祸。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劲,明明是璃月误解了他的意思,他为何不说他自己理解能力太低?

  阿九十分郁闷的瓮声瓮气道,“我表达能力不差,是你理解能力欠佳。”

  璃月回眸瞪了阿九一眼,阿九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杀气。

  作为弱势群体的阿九,心里更加郁闷,“果然是亲兄弟,跟爷一样不讲道理。”

  这回璃月听了他的嘀咕没有再瞪他,只是俊逸妖冶的脸庞上浮出欣慰的笑容。

  阿九直摇头叹息,自言自语道,“一个宠妻狂魔,一个宠兄狂魔。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这二人就是亲兄弟呢?这根本不用验的——亲兄弟!”

  璃月没理睬他的嘟哝,因为心里挂念皇兄得紧,也不知他的伤势到底有多么严重,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马上见到皇兄。

  “阿九,带我去地宫!”

  阿九摇头似拨浪鼓,主子这个时候很特别,样子很特别,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主子的秘密。

  璃月扬了扬手里的剑,剑鞘立即哐当的摇晃起来。分分钟要跳出来灭了阿九似得。

  阿九立即狗腿道,“跟我来!”

  璃月疑惑不解,皇兄调教的侍卫怎么这么奴性。完全没有一点儿骨气。

  阿九将璃月带到地宫门口,便耸耸肩无奈叹息道,“爷反锁了门,进不去的。”

  璃月望着门上的几把锁,再看白痴似得望着阿九,“滚!”就知道忽悠他。当他傻子吗?

  阿九嘿嘿的陪着笑。他竟然糊涂到忽略这几把锁了。

  阿九配合的掏出钥匙,慢吞吞的捣鼓着锁眼,心里暗忖道:也不知道璃月看到爷的样子会不会吓一跳?

  璃月见阿九慢吞吞的,分明就是故意拖延时间不想他进去。“滚!”

  没有耐心的璃月一只手罩在锁上,轻轻施展十重玄力,锁立即融化。

  阿九耷拉着脑袋,生无可恋的叹息着。在强者面前,做再多挣扎都是无效的,好悲哀!

  地宫的门自动向两边滑去,璃月站在门口,一眼瞥见盘坐地上背对自己的君若雪。

  一袭黑色锦袍,背上有一道血窟窿。看起来触目惊心。  然而,君若雪的对面,还盘坐着一个人,半透明的模样,可是依旧看得出来,他穿着一袭似月华般清冷的纱衣,衣袂随着他双掌的舞动而纷飞,他还有一头很长的飘逸飞舞的青丝,自然散落在腰际,

  额间环着一圈耀若星辰的碎玉。灼灼光华刺得人眼睛睁不开。  在看他的脸庞,狭长的眉眼,挺拔坚毅的鼻梁,性感迷人的薄唇,每一处,都仿佛是雕塑大师穷极一生心血雕刻的绝笔之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