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298章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第298章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

  璃月刚刚突破十重境,离玄修大满贯还有小十重天的距离。破境之后的璃月,受伤的筋脉在慢慢愈合,比起破玄修大满贯的锦王,璃月的结局明显好太多。

  璃月在飞雪的搀扶下,蹒跚着来到璃王面前,璃王见求救锦王无门,转而又抓住璃月的袍脚,苦苦哀求道,“璃月,好弟弟,你救救我。哥知道错了。”

  璃月蹲在他面前,望着他这副为求生而毫无尊严的尊容,璃月感觉十分可笑。  “曾经,我当你是哥哥,所以即使明明知道你贪婪,你淫靡,你阴毒,我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心里虽然嫌恶你的作风,但是想到你和我一脉相承,想到你自幼流落在外,我就对你生出许多不该有的怜

  悯。可是你,却利用我的柔弱,去伤害我真正的皇兄。璃王,就算锦王府念及旧情不杀你,却不代表我可以饶恕你。你这等伪君子,万死难辞其咎!”

  “璃月,你相信我,我对你是真心的,我是真心将你当做我自己的弟弟。要不然,我也不会不顾自己的安危为大凤帝国报仇雪恨,是不是?”璃王诡辩凿凿。

  璃月凄然一笑,“你打着为大凤帝国复仇的旗子。一边骗我与我皇兄互相残杀,一边却对我们埋下天罗地网。璃王,狼子野心,今日我璃月绕不了你!”

  璃王面如土灰,“你……你……想把我怎样?”

  “我璃月不是纯善之辈。有恩报恩,有怨报怨,绝不含糊。飞雪,给他喂一颗噬毒丸,我要让他也尝尝我哥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滋味。”璃月俊脸冷冽,阴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璃王目瞪口呆,“噬毒丸?”

  也许因为不知噬毒丸为何物,反而接受得十分坦然。

  飞雪拿出噬毒丸,强行捏开璃王的嘴巴灌了一粒下去。不死心,又倒出来一颗灌了进去。

  须臾功夫,璃王脸上的筋脉暴突在肌肤表面,青筋游走为墨汁般的黑色,让他看起来十分的惨不忍睹。

  更让璃王崩溃的是,他体内如万蚁穿心,痛得他到处抓挠。没多久他就扯掉身上的锦衣华裳,撕扯着身上的亵衣破出无数个洞,黑色的筋脉如树杈一般密布在身体表面。让他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

  素暖虽然觉得璃王下场凄惨。可是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又觉得是他咎由自取的报应。  璃月处理了这场劫难的始作俑者璃王后,注意力转移到萧炎大将军身上。璃月以不容抗拒的口吻霸气侧漏道,“萧大将军,锦王宫城不是你们大璃皇室的人,不受你们大璃国法的约束。他是我大凤帝国

  的太子殿下,我要带他走。你没有异议吧?”

  萧炎大将军肃穆庄严道,“璃月公子,大凤帝国已经不复存在,曾经的大凤帝国现在是大璃国的领地。锦王殿下依旧受大璃陛下的管制。末将要带走他,你拦不住。”

  素暖听到他二人犀利的外交辞令,浓郁叹息。

  锦王和萧炎,无异于手心手背,顾此失彼,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萧炎是她的亲生父亲,倘若她顾念亲情,将锦王移交到萧炎手上,萧炎必然会秉公守法的将锦王交给皇上。皇上为了大璃国的长久安稳,宁可错杀也不可漏杀。锦王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锦王是她的相公,倘若她顾着锦王府,今日集结锦王府全部力量与萧炎厮杀一番,也许,能护佑锦王和她的周全,让他们逃出生天。可是以皇帝多疑的性格,必然怀疑萧府包庇罪犯,轻则罚萧炎办事

  不力,重则罚他包庇罪犯,株连萧府九族。如此,她便连累了整个萧府,她又于心不忍!

  素暖思忖许久,心里有了主意。

  两难选择,她只有选择自噬。如果能牺牲她换来所有人的安全,她愿意赴死。

  璃月和萧炎两个人僵持着,互不相让。素暖深情的凝望了锦王最后一眼,然后决绝的走到璃月和萧炎的中间。道,“你们别争了。”

  素暖是萧炎和璃月都钟爱的瑰宝,都不想让素暖难做,所以乖乖的噤了声。  素暖望着萧炎,眼眶已经微微的红润了起来。嗫嚅道,“义父,他是我的相公,他如今身受重创,若是落到大璃皇帝的手上,就算大璃皇帝容得下他这个假皇子,可是必然容不下大凤帝国的太子殿下。

  他回去,只有死路一条。义父,暖儿求你,让璃月带他走吧!”

  萧炎面露难色,“暖儿,我也不想为难锦王殿下。可是……”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萧炎太清楚皇帝生性多疑的性格,倘若他不能捉拿锦王回去交差。只怕他的萧府,便会面临灭门之祸。

  萧炎以为,素暖是一介女流,必然不了解政局时事。故而提出这样的请求也是她为情所困的原因。他理解她。

  素暖当然知道萧炎为难的原因,他是铁血果敢的将军,可是也是一名深爱妻儿的夫君,父亲。眼睁睁将萧府推入罹难中,必然于心不忍。

  素暖又怎么会忍心将自己的母族推入水深火热的地步?

  素暖铿然道,“义父,让璃月带锦王殿下走,我跟你回去,以证将军大公无私的丹心。”

  萧炎目瞪口呆,“暖儿,你……”

  她可知道,他怎么忍心将自己的骨肉推入火海中。

  锦王的惑世美瞳因为激动再次布满血色,阿九望着爷,身子微微一侧,挡在爷的前头。

  锦王不能动弹,可是意识清醒。

  素暖的提议让他十分激动,他绝对不允许素暖为了他以身试险。

  可是诡异的力量控制着他的举动,让他不能动弹。

  萧炎否决了素暖的提议,“不行,你犯了欺君之罪,倘若回去,必死无疑。”

  素暖望着萧炎固执的脸庞,忽然扑通一声跪在萧炎大将军的脚下。内流满面,温软慈糯的喊了声,“爹!算女儿求你了。”

  萧炎大惊失色,“暖儿,你……”  他诧异非常,她分明就知道她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