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220章 傻子,你要珍惜本王

第220章 傻子,你要珍惜本王

  锦王殿下想着这桃花是素暖赠送的,想也不想便接了过去。素暖却忽然撅起嘴,十分不满的抱怨起来,“咦,你明明喜欢的是海棠花,今儿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也爱上灼灼妖冶的桃花了?”

  锦王闻言,俊美入铸的脸庞浮出一抹娟狂邪肆的笑庵,自嘲道,“本王在这里欣赏海棠花,谁知这枝桃花竟然自己飞入我手中。”  锦王拿着桃花枝。枝头上一朵桃花孤零盛放,锦王叹道,“本王是该弃之,踩之;还是让它回到桃花枝头,兀自盛开,无人欣赏?亦或是,待到来年花期时,找到喜欢桃花的人,来桃园欣赏它,采撷它

  ?”

  锦王幽暗不明的眸光望着钰硕国两位皇子,“不如,你们替本王拿个主意?”  以花比人,两位皇子自然明白锦王殿下的心意。钰硕太子也知道当初钰硕公主嫁给锦王殿下是使了偷梁换柱的手段,他只是没想到,锦王殿下会如此执著,不爱便不爱。只怕执着的钰硕情路坎坷,未

  必顺从锦王殿下的安排。

  素暖对锦王的一番比喻十分敬佩,看来这妖孽的情商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才会严重下线。

  人群里,璃月公子忽然拍手喝彩,“说得好。”

  锦王清清淡淡的眸光扫过去,一副“关你何事”的清高样。

  璃月笑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素暖,你此生有福了。”

  他这么一说,锦王殿下敌视的情绪略微缓解,转头望着素暖,已经换上眸光脉脉含情的宠溺神态,“听到没有?傻子,你要珍惜本王。”

  素暖只笑不语。心里却乐开了花。

  钰硕二皇子望着素暖,惊异的眸光一闪而逝,“原来是你,母老虎?”

  素暖早已留意到钰硕二皇子就是那天在赌方里故意输掉一箱珠宝给他的纨绔少年。

  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自己母老虎,素暖瞬间炸毛。“叫谁母老虎呢?”

  钰硕二皇子此刻方知她的身份原来是大璃国最有名的战神王的锦王妃。

  不过已经是弃妃。

  二皇子揶揄道,“难怪做了弃妃,就你这么凶的样子,谁敢喜欢你啊!”

  锦王殿下脸色一沉,将素暖圈进怀里,怒怂回去,“千里马也需伯乐的慧眼才能识别。你喜欢你的温柔解语花,本王喜欢我的母老虎。各不相干。”

  言外之意,钰硕二皇子不具伯乐慧眼?

  钰硕二皇子脸色瞬间变黑。素暖则扬着无辜的眼神嘚瑟的朝他笑。

  二皇子没好气道,“锦王妃,你应该多学学那轻舞小姐的端庄贤淑。”

  素暖笑道,“轻舞啊,我调教出来的小丫头当然不差啦?”

  钰硕二皇子闻言表情瞬间懵逼了,原以为轻舞姑娘是各大世家的千金名媛,听锦王妃的意思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轻舞竟然是这个母老虎的丫头?

  搞错没有?

  那他如果要纳轻舞为妃岂不是要得到她的首肯?

  看到钰硕二皇子灰溜溜的表情,素暖就暗爽。

  钰硕二皇子望着素暖嘚瑟的小表情,就十分不爽。

  好在这时候皇上和太后娘娘大驾光临,所有宾客入席,纷乱的场面立即得到控制。

  一身明黄龙袍的皇上,浑身射出威严无比的气息。目光在全场一扫,眼底含笑。

  四方纳贡,四海升平,能不开怀吗?

  钰硕太子的目光在人群里扫视着,直到落到七公主身上,方才绽放出温煦的笑意。

  使者团们相继给皇上行隆重的叩拜礼,呈上贡品。钰硕国的本就是盛产黄金的宝地,所以贡品特别富足。相较之下,地处严寒之地的高俪使团的贡品显得有些微薄。

  公主们的眼睛更多的是追随着钰硕国的两位皇子。可惜那两个家伙目空一切,一副自大狂的模样。

  素暖望着那些珍稀贡品发呆,当皇上真好,每次请客都能收礼,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情。  皇上收了礼,笑意盎然,目光在公主席上一瞥,然后又不着痕迹的扫过妃嫔们。最后落到皇后身上,道,“你看这钰硕国的两位皇子,仪表不凡,相貌堂堂。这高俪的两位皇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我

  大璃公主一个个娇媚如花,不如趁此良辰吉日,给她们择一佳婿,可好?”

  皇后低垂嗪首,眼波含春,低眉顺眼柔声道,“皇上做主便是。”

  殊不知皇上此言一出,立刻在各位皇子公主心里掀起轩然大波。

  钰硕二皇子率先走到皇上面前,叩首道,“多谢皇上厚爱。只是德风心有所属,不敢辜负公主们的美意。”

  皇上眼底染起一抹寒意,却故作雍容大度,问,“哦,你父王前几日传书与朕,信中还托朕为你寻得佳偶。你千万别是为了拒绝成婚而故意向朕撒谎吧?”

  钰硕二皇子立即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皇上,德风不敢撒谎。”

  皇上怒,“你没撒谎,莫不成是你父王撒谎了不成?”

  德风真是百口莫辩,焦灼如焚唉声叹气。  皇上嗤笑一声,为自己识破了二皇子的把戏感到自豪。见二皇子一副委屈的模样,皇上又道,“德风,你说你有心有所属的人。能否告诉朕,她是谁啊?若真是有这么个人,只要是良家妇女,朕立即成

  全你。”

  眼底噙满邪笑,他就是要让他黔驴技穷,乖乖就范。

  哪里知道,德风眼神坚定,道,“皇上,你说的可是真的?”

  皇上道,“那是当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素暖手里的茶盏倏地滑落在案上,一种不详的预感划过心底。  果不其然,德风的目光瞥到素暖身上,嘚瑟一笑。然后转头望着皇上,无比坚定的眼神,道,“父王没有撒谎,德风还在钰硕国的时候,确实心里空落落的,没有心上人。可是德风也没有撒谎,因为此

  刻德风心里已经有人了!”

  皇上惊异非常,“哦?这何解啊?”  素暖脑海里浮现出钰硕二皇子初次见到轻舞的情景,凭她的经验,她就知道德风对轻舞是最最上瘾的一见钟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