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193章 感动~
  阿九鼻子抽了抽,瓮声瓮气道,“你们不就是仗着爷喜欢凤姑娘,才这么胡作非为吗?”

  一席话,说的轻舞红拂羞愧得低下头。

  素暖怔怔的望着锦王,锦王则黑着脸瞪着阿九。

  阿九连珠带炮似得宣泄过后,才知道自己触犯了爷的底线。心虚的护着后脑勺,干笑着。“爷,嘿嘿!”

  说不感动是假的,素暖的冲天怨愤。也不知为何消弭了不少。想到自己发明创造的黑暗料理,他竟然照单全收,她不禁为他的胃担心。毕竟前段时间,他的胃可是大出血来着,那经得起这么折腾。

  担心之余,心里涌起莫名的暖意。  气氛有些旖旎,阿九对轻舞红拂使了使眼色,暗示她们可以出去了。哪只,锦王殿下却不领情,喝道,“阿九,你去查一查,昨天的食材是谁送进来的,顺藤摸瓜,本王一定要找出着幕后的黑手。哼,

  好好的锦王府,绝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鹰瞳骤然一缩,声音冷冽无温。然而微微有些气息不足。

  阿九站直身子,铿然有力的应道,“诺。”

  素暖望着锦王,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他的手一直捂着他的肚子……

  “你怎么了?殿下!”素暖问。关心溢于体表。

  锦王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没事。”

  素暖强制性的将他的手拽到自己面前,替他把脉。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他的脉搏好虚弱,想必生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素暖鼻子酸酸的,想到他拖着病体去火场救他,还要熬夜守护,眼眶就湿润了起来。

  锦王望着她担忧的脸色,于心不忍,柔声宽慰道,“我没事。这点痛,不算什么!倒是你,给本王好好的休息。等你恢复元气后,本王的膳食还由你负责。”

  素暖噗嗤失笑,“你就不怕我的黑暗料理毁了你的身子?”

  锦王笑道,“本王不怕。本王害怕吃不到你做的菜。”

  阿九的眼珠子瞪成铜铃似得,爷这是开窍了?情话说的肉麻兮兮的?这天下的女人哪个听了爷这样说情话不会投入爷的怀抱啊?凤姑娘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该被融化了吧?

  阿九仿佛看见自己的曙光即将来临,只要这两冤家冰释前嫌和好如初,爷这变态磨人的性格才会好转吧?

  素暖躺了一整天,这会精神复原了些,便嚷着要回到自己的素心向暖院。

  “轻舞,给我绾发!扶我回去吧。明泽殿留给殿下休养身子。”

  她这话一出口,明显感觉到一屋子的人神色都有些紧张。

  素暖的脸略微有些烧伤,这是锦王殿下最怕她面对的问题。然而素暖刚苏醒过来,就嚷着要绾发,要回自己的院子。

  轻舞红拂无助的望着锦王殿下,她们和锦王的担心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害怕素暖看见自己受伤后结疤的脸无法接受,做出失智的冲动行为来。

  “傻子,何太医说了,你大伤元气,不宜走动。你就在明泽殿里好好将息,本王去书房休息便可。”

  素暖楞楞的望着他,她自己就是医者,难道还不知道病者多走动利于病体康复的道理吗?除非,她的情况特别不乐观!

  素暖悄悄的在被褥里动了动腿,除了微微疲软,并未感觉到异样。心里就十分纳闷,她乃健全之身。她们为何不让她走动?

  凝思斟酌,忽然顿悟,莫非伤不在腿上?与火苗接触最多的地方,当然是脸上。  素暖的手缓缓的爬上自己的的脸颊。她看到他们瞳子里射出惊恐的目光。更加证实了自己的脸部应该被火势烧伤了。只是有些不安,不知道是几度烧伤,倘若轻度也无妨?倘若是彻底毁了,素暖想了

  想,顶着一张丑颜,其实也有它的好处。不被情所困,可以活得洒脱一点……

  素暖的手便覆上自己的脸庞……

  “小主!”轻舞抽泣起来。

  “轻舞,拿铜镜过来。”素暖道。

  轻舞摇头如拨浪鼓。

  素暖心里一沉,莫非真是面目全非了?

  锦王将素暖的脸掰向他,强迫素暖与他直视,郑重其事道,“傻子,你要知道,一个女人最重要的不是外表。而是美丽的心灵。”

  素暖倒吸一口气,呃,连心灵鸡汤都用上来了。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去吧!”素暖再次请求道。

  锦王无奈,朝轻舞点头。

  轻舞慢吞吞的取来铜镜,犹疑半天才递给素暖。

  素暖望着铜镜中的自己,然后愤懑的目光扫过众人。卧槽,特么把她吓惨了。结果呢?就是轻度烧伤,只需要用点中药膏擦一擦就能恢复的皮外伤。不知道他们在担心啥?

  将铜镜丢给轻舞,倒在床上,陷入了深思。  这下可真的是吓坏一众人了,锦王殿下无比担忧道,“傻子,其实你以前比现在丑多了。本王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你诞着口水,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裳,跟孔雀开屏了似得,追着本王喊夫君。那时

  候你外表正常,内在却十分吓人。起码现在,你精神正常了。”

  素暖白他一眼,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她又没有伤心难过,她只是看着自己黑乎乎的脸颊,脑子里灵光一闪,生出一个复仇的妙计而已。

  “可对外宣称过我的病情?”素暖望着锦王问。

  锦王一愣,这才明白过来,这小脑袋想的事情原来和他们担忧的事情根本不是同一件。

  锦王望着最爱八卦的阿九,阿九立即摇摇头,替自己澄清道,“小的还没来得及宣传出去呢。”

  素暖松了口气,“能暂时秘而不宣吗?”

  锦王宠溺道,“既如此,秘而不宣。”管她是何用意,只要她开心,他就可以放纵她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锦王只是好奇的望着她,这傻子看到自己烧的惨不忍睹的面容后,不但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反而还挤出一抹慧黠的笑容。

  傻子的思维,永远让人琢磨不透。

  阿九望着爷苍白的脸色,担忧主子,道,“爷,你且去休息吧。凤姑娘已经无大碍了。”

  锦王却无比担忧的望着素暖,深情流露的喊了声,“傻子——”

  素暖怔怔的望着他,看到他为自己形容憔悴的模样,忽然惊觉,这些日子或许自己错怪他了。

  素暖不由自主的抚摸着他温润如玉的手,安抚一个孩子似得,“去吧。回头我给你做晚膳去。你记得吃。”

  锦王心花怒放。“好。”  目送着锦王离去的背影,素暖柔软的目光忽然沉了下来。眼底蔓出一抹碎毒的寒气。“钰硕,该我还击的时候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