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优德88金殿娱乐场吧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124章 二手货献太后,素暖你确定不是找死?

第124章 二手货献太后,素暖你确定不是找死?

  飞雪慌里慌张的跑进来,见到主子衣不蔽体的模样,再望着受了惊吓飞奔而去的璃王,飞雪跺足,无奈嗔怒道,“这个璃王!”

  为主子重新穿上锦衣华裳,瞥到主子惑世美瞳里的失落和落寞,飞雪安慰起来,“公子,璃王毕竟是大璃国的皇子,自幼生活阔绰无忧,身上有些纨绔子弟的浪荡脾性也在所难免。”  “知道了。”绕是无奈的叹口气,对于璃王,期待有多高,失望就有多大。眷念不舍的环顾了下自己住了近一年的地方,企图把每个角落都刻骨铭心的烙印在脑海里。十分不舍的吩咐侍女,“飞雪,将属

  于我们的东西都带走吧。这里,我们以后再不会来了。”

  飞雪乖巧的应了声,“诺。”

  虽近年关,然而锦王府的气氛却前所未有的压抑。

  锦王殿下不知抽什么风,这两天将自己关在明泽殿,连锦王府庆祝瘟疫解决的宴会他也没赏脸参加。

  阿九明白爷的心思,不就是惦记着王妃说的和离一事么?

  爷以为这样躲着不见锦王妃,便能将这事捂过去么?

  素暖最近见到阿九的第一句话便是,“小九九,你家爷什么时候才跟我讨论和离的事啊?”

  阿九就谨记着爷的千叮咛万嘱咐,“啊,锦王妃,边境不宁,爷最近忙着参详地图,连午膳都没吃。依小的看,你这事可能得往后延几天呢。”

  素暖就失落的回到自己的素心向暖院。

  几天后,素暖登门造访。明泽殿里闷得快发霉的锦王殿下和阿九正下棋,陡然听见锦王妃的敲门声,锦王赶紧坐在长案前,面前堆叠着十几层军事战略规划图。装出冥思苦想的模样。

  阿九将棋局扰乱了丢在地上,然后瞥了眼主子,发现他已经准备就绪,这才慢吞吞的去开门。

  “锦王妃,有事么?”阿九故意装糊涂。

  素暖的耐性已经被磨光了,“我要见殿下!”

  阿九朝她挤眉弄眼,小心翼翼的提醒她,“爷正发脾气呢!王妃你好之为之。”

  说完故意挪开身子,素暖瞥见一地扰乱的棋子,吞了吞口水,他这是撒什么野啊?算了,她还是别往他刀口上撞。

  “没事,就问问他,明儿年关了,什么时候去给太后送礼?”素暖挤出月牙般弯弯的笑容,一脸无害的望着锦王。

  锦王这才抬起头来,声音冷得可以冻死一头牛似的,“这事你自己做主吧?”只是匆匆的一瞥,便又埋头工作了。

  虾米?

  素暖望着里面的男人,真有这么忙么?前几日闹瘟疫的时候不是天天在外面浪么?

  素暖识趣的应道,“哦。”

  从明泽殿出来,素暖愁眉苦脸的,为了阻断这场瘟疫,她已经千金散尽,手上没有值钱的东西。拿什么给太后做年礼呢?

  钰侧妃从清荷殿的方向走来,老远就叫住了她。

  “王妃姐姐!”

  素暖不得不驻足等她。  钰硕公主粉面桃腮,气色不错。笑容可掬的走来,“姐姐,明儿就是年关了,按照往年的惯例,我们这些做媳妇的可得进宫给太后贺礼。我这性子迟钝,准备了许久今儿才算完成,下午我便进宫给太后

  送礼去。不知姐姐可要一同去?”

  素暖琢磨着有个伴也不错,当即应承下来,“如此甚好。我正愁没人做伴呢。”

  回到素心向暖院,素暖愁容满面,“轻舞红拂,你们说我们给太后老人家送点什么好呢?”

  轻舞也为此事急得发愁,原本锦王妃去找殿下赞助,可是连话都没说上几句,殿下便将王妃打发回来了。

  轻舞急得满屋子打转。“这可怎么办?”

  红拂抱着剑,立在门边,也冥思苦想着对策。

  忽然,素暖拍案而起。“有了!”

  轻舞红拂欣喜的走上去,“王妃,你可想到送什么礼物了?”

  素暖激情四射道,“太后是老人家,送什么都没有送温暖最好啊。轻舞,把我的羽绒马褂拿出来,好好的包装一下。”

  轻舞红拂差点一口气茬过去,那羽绒褂虽然暖和,可是看起来实在不雅观,做工粗糙,前后长短不一,更更让人要笑掉大牙的是,这是王妃穿过的二手货。

  “还不去?”素暖见轻舞站着发呆,又催促道。

  轻舞这才无奈的迈开脚步,取了羽绒马褂,用漂亮的丝帛将它包装了一番。

  下午的时候,素暖和钰侧妃便同往飞凤宫去了。

  阿九将这消息告诉给锦王殿下后,锦王殿下如获重释,赶紧溜出来透气。

  在花园里舞了会剑,阿九已经贴心的为主子搬来一张小茶几,椅子,点心,糕点,锦王殿下舞剑完毕则坐在庭院里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一边享用着糕点水果。

  好不惬意!

  “阿九,那傻子的宝库不是已经花完了吗?那她用什么给太后准备的年礼?”忽然想起一件严峻的事情,锦王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阿九一脸懵逼道,“小的不知。”

  “还不去打探!”锦王此刻祈祷着,那小财迷千万别抽风,若是送了什么廉价物给太后,惹人笑掉大牙。

  阿九风也似的奔去后院,没多久气踹嘘嘘的回来了。

  “爷,不好啦!”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看到阿九这煞白的脸,,锦王殿下的所有心里防备瞬间崩溃。

  “那傻子又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了?”

  阿九哭笑不得,“爷,惊天地泣鬼神都已经不能形容王妃了?她竟然,竟然给太后送了一件她穿过的马褂。小的听轻舞说这是王妃亲手缝制的,丑陋不堪啊?”

  锦王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某人穿那件丑陋无敌的羽绒马褂是的鬼样子,脑补下将它挪到尊严无比的太后身上,活生生把个仪态万千的太后给逼成一个逗比。她这是给自己找死么?

  “阿九,备马。爷要进宫。”

  阿九也知道事态严重,二话不说便去牵出了爷的宝驹。

  锦王则一脸漆黑,生无可恋。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这傻子难道不知道惹怒太后的后果很严重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